雷阳眼中射出杀气,盯着前方的列皆非,五指一握,五色雷光融成一个朦朦雷球。

    雷阳的眉心处有雷盘转动,闪烁出一个雷符。

    “雷神之怒!”

    那朦朦雷球在手中不断旋转,迸射出万道雷蛇,撕裂天穹,向列皆非打了过去。

    “轰隆!”

    突然一道金色拳芒撕裂天空,横劈而来,与五色神雷撞击在一起!

    “轰隆!”

    巨大的光芒炸开,化作数百丈的漩涡,可怕的能量破碎天地。

    雷阳脸色大变,惊怒道:“巫贤!你做什么?!”

    只见那出拳之人,正是巫贤,脸上闪过决然,寒声道:“我自然不屑于与道影为舞,但更加不能容忍一个假的人皇坐镇在飘渺星宫!”

    雷阳怒吼道:“你疯啦!”

    巫贤沉声道:“杨青玄先前所言的的确值得推敲,而现在,正是揭示人皇身份的最好时机。若是错过了这次,怕是真相永无大白的一天。”

    “真相?”

    雷阳突然笑了,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巫贤,亏你当了这么久的掌门,怎的还如此幼稚?”

    巫贤皱起眉头,冷冷的看着他。

    雷阳冷笑道:“真相是什么,重要吗?一点也不重要。人皇是谁,又重要吗?依然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的人皇,神通道法天下无敌,这才是最重要的!他是不是杨云镜又有何干系?若他的实力胜过杨云镜,取而代之又有何不可?”

    巫贤道:“看来你修炼雷诀,已经把脑子劈坏了,难怪雷霆古域一代不如一代,还能出现雷纭这样的败类,我真替雷老爷子心寒啊。”

    雷阳大怒,喝道:“巫贤,我古域之事,你有什么资格来讥讽!如今你向我出手,便是站在了人皇大人的对立面,已经是死罪了!”

    巫贤道:“我没有站在人皇的对立面,我只是站在假人皇的对立面,相反的,我正是站在真人皇的一面。”

    雷阳狞笑道:“任你如何说辞,在场的所有人都亲眼所见了你的所为,璇霄绛阙,等着在苍穹星域被除名吧!”

    巫贤脸色大变,杀气大起,寒声道:“你想让我的璇霄绛阙除名,我今日就先让你在苍穹星域除名!”

    巫贤手中金光一闪,化出一柄炽热的战斧,直斩而去。

    雷阳脸色微变,眼里掠过一丝忌惮,冷哼一声,十指飞速掐诀,就化作雷神之躯,一拳猛地砸下!

    “轰隆!”

    两股力量冲击在一起,星云炸裂。

    大片的云气在十方星台四周翻滚,云气压虚栏大阵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十强二十四家的强者都是骇然相望,没想到竟然发生内斗了。

    洞虚阴沉着脸,寒声道:“巫贤!当日在黑海之上,你就见死不救,眼睁睁的看着云行烈大人陨落!此刻又与道影沆瀣一气,罪不可恕,杀!”

    说着,自己便冲了出去。

    星台之上,十强二十四家的强者,都是面面相觑。

    杨云镜目光转望下来,高声道:“所有人听我号令,诛杀道影、巫贤、杨青玄,凡有不从者,皆以同谋罪论处!”

    不仅是十强二十四家,云海上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人皇令一出,便是号令天下,所有人族之人,都不得违背!

    杨青玄心中一怔,立即察觉到无数目光落在他身上,与先前的万众瞩目不一样,这些目光中充斥着震惊和杀气。

    澹台冥道:“诸位,人皇令出,还有什么可犹豫的,诛杀道影、杨青玄和巫贤!”

    说着,手中铁扇一收,便凛然向洪央走去。

    有琴笙右手托塔,跟在澹台冥身后,她对洪央心有忌惮,不敢独自一人战斗了。

    其他强者,当下再无犹豫,星台上一道道光芒闪动,分别爆射向道影几人。

    洞虚盯着巫贤,眼里杀气一闪,正要出手,身躯却突然凝滞了一下,猛地转身,冷眼盯着一道星云内的身影,寒声道:“诗衍大人,你这是何意?”

    诗衍身上的气势,若群山环绕,将洞虚镇住。

    诗衍叹了口气,道:“巫贤说的没错,人皇极有可能是假的,还望三仙二老,以及所有掌门、家主三思。”

    洞虚大怒,道:“放肆!人皇大人至高无上,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即便有万一的可能,在没有证实之前,他就是第十一代人皇,人皇令出,莫敢不从!诗衍,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将巫贤拿下,你此刻的所为,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诗衍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既然做了决定,又岂能因你三言两语而更改?”

    洞虚喝道:“那就受死吧!”

    身影一晃,也不见他迈步,就向诗衍逼近过去。

    星台四周的武者,俱是骇然,十强之内,竟然有两大掌门直接倒向了道影。

    之前张三突然现身,虽然同样震惊不已,但远不如两位十强掌门倒戈来的震撼。

    一是因为十强的力量,稳在二十四家之上,二是此地的十强掌门,除了杨云镜外,就只有诗衍和巫贤了,雷阳都只是雷霆古域的代掌门而已。

    两人的倒戈,一下就动摇了人心。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人皇真的是假的?”

    “不可能啊,那太玄剑冢,的确是杨家的传承武魂!”

    “可是……杨青玄也有太玄剑冢啊,两人难道不是应该有血缘关系吗?”

    各种议论声在云海上飞传。

    杨青玄内心焦急,望着长空上,月魂显然要支持不住了,而列子等人,都被十强二十四家的高层牵制住,自身难保。

    并且云海之上,不断有冷厉的光芒射出,落在他身上,似乎想杀他邀功。

    就在这时,数道身影落在杨青玄四周,正是十二天君中的强者。

    项凌道:“人皇令出,你已被判死刑,多说无益,以命谢罪吧!”

    阔剑在手中一晃,就刺了过来。

    另外几名天君,皆是各自出手,身影爆闪之下,围攻上来。

    杨青玄怒道:“待他日证明此人是假人皇,尔等是不是也要以死谢罪呢?”

    百鬼夜行一晃,就向几人斩去。

    鬼尊的身影在剑上一闪,就凝实而出,口吐鬼言,同时连出数掌,拍向四面八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