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法,你做贼心虚了吗?”

    五彩光辉骤然出现,化出一道拳芒。

    漠庭的身影挡在杨青玄面前,强大的不朽初心跳动下,震出一圈圈器蕴,在漠庭的拳芒上化出一层光之结界。

    “轰!”

    漠庭的拳头被帝剑斩中,不断崩碎过来。

    漠庭的周身,化出一枚心脏般的图案,如铠甲覆盖在身上,但依然挡不住太尘苍古帝剑,出现无数裂纹。

    一道道强大的刺目光辉,从裂缝中激-射-出来,照耀的云海上数十万人都睁不开眼。

    “漠庭大人!”

    杨青玄一惊。

    “我没事,你快闪开!”

    漠庭急喝一声,整个身体不断崩碎。

    杨青玄知道他的身躯几近不死,自己再不闪避的话,只能拖累漠庭。

    当下猛地抓住天地双榜,身影爆闪之下,就往远处遁去。

    “敢冒犯本座威严,天上地下,再无你容身之地!”

    杨云镜剑势一抖,便将漠庭完全劈开,然后置之不顾,追杨青玄而去。

    众人皆是心头震撼,当世三大强者,钧天紫府的主人,杨照,不朽初心的强者,依然挡不住人皇的步伐。

    就在这时,杨云镜的脚步一滞,竟停了下来。

    “灭法,回头是岸啊。”

    蓝凝虚烂在前方,淡然说道,眼里含着一丝笑意。

    他自然知道灭法不可能回头,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给众人不断灌输“眼前这人不是人皇,而是灭法假冒”的概念。

    事实上,蓝凝虚这句话并不是对灭法说的,而是对数十万懵了的人说的。

    “岸?我之剑端,便是彼岸,送你一场超度!”

    太尘苍古帝剑上剑锋流转,化成道道星云。

    在杨云镜四周,立即出现一片剑意星河,无数星云流转。

    剑芒未出,惊人的剑意就笼罩四野。

    蓝凝虚镇定异常,在杨云镜剑锋一动的刹那,就双手飞速掐诀,速度之快,化出千万残影。

    天穹上的星辰,竟在这结印之下,闪烁辉映。

    众人无不大惊,神通道法,竟引动星辰!

    蓝凝虚的身后,无数规则浮现,从云海之上,如阶梯般往上堆叠,俱化成一尊巨大的法天象地,双眸如日月一般,俯瞰云海,托手结印。

    “这法天象地是……”

    “天道化身?!”

    无数人惊骇的张大嘴巴,在这法天象地面前,无论是普通武修,还是界王境的强者,都感受到了一股浩瀚无垠的天道之意。

    “万千武魂之内,唯一拥有一丝天道之力的替天行道!”

    蓝凝虚双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光辉,道:“我之意志,便是天道意志。”

    “百代千秋,天道永恒,而你不过是天道下的一枚棋子罢了,竟敢妄言自己就是天道。我倒要看看,你所谓的‘天道意志’,到底有多强!”

    杨云镜眼中黄龙闪动,一剑挥出。

    星云内化出大片剑意,凝聚成龙,狂斩而去。

    蓝凝虚面色不变,一手掐诀,一手指天,法天象地结印拍下。

    “轰隆!”

    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荡出强大的光辉,涤荡整个长空。

    “轰隆”,每个人只觉得天塌地陷,像是乾坤破碎。

    这种可怕的威能,只有先前杨云镜战月魂,战大力魔牛王的时候才出现过。

    混沌的力量下,星宫范围内大片建筑,全都灰飞烟灭。

    云海上的数十万人,过半惊恐的大叫,被卷入余波中,不断飞入天穹,被甩的不知所踪。

    这些还是幸运的,那些实力低微的武者,瞬间就领饭盒了。

    杨青玄撑开一片结界,挡住这可怕的威能,施展出火眼金睛望去,浑身猛然一震,惊叫道:“玄天机!”

    云海之上,所有界王强者无不是心神一震,定眼望去。

    只见法天象地和剑之星云对撞的能量混沌中,杨云镜持剑而立,而蓝凝虚的身上,却插满了绝代神剑。

    一共三十六柄,全部穿透而过。

    鲜血已经浸满全身。

    蓝凝虚顷刻间就化作血人,就连眉心处都被一剑贯穿,显然是活不成了。

    道影之人全都皱起眉头,眸光中闪过惊色。

    这场战乱的主事者便是玄天机,若是玄天机一死的话,怕是己方要瞬间崩退了。

    杨青玄也呆在那,虽然玄天机杀了他不少朋友,杀了九卿,但这段时间以来,亦敌亦友,从苍穹论武走到现在,直至将杨云镜的身份公布天下,玄天机都功不可没,甚至可以说是居功至伟。

    此刻见他被杨云镜一剑斩杀,心中竟说不出的难过和愤怒。

    “你的确很强,但这具肉身,毕竟还修炼太浅啊。即便我不杀你,动用如此可怕的招式,也要自行崩碎的。看来你出招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要死的准备。”

    杨云镜目光平静,淡然的说着。

    “所以啊……”

    蓝凝虚张大嘴来,便大片的鲜血流出,声音轻微,再也说不出话,缓缓的闭上眼睛,只是嘴角留下一抹笑意。

    杨云镜眉头一皱,突然脸色大变。

    只见长空之上,传来一道声音,“所以啊……我不惜将自己的真身唤醒,特意从那时间的荒芜里赶来,就只为了将你镇压啊!”

    法天象地之前,忽而出现万道金色射线,相互缠绕。

    整片天地静谧,仿佛万物滞涩,莫大的威压降临,无数异光飘散而出,圈圈波荡而去,化作男子的身躯。

    那男子一身白衣,容貌俊美,气势绝世无双,墨眸缓缓睁开,便是蕴藏着睥睨天下的威严雄武。

    “玄天机?!”

    云海之上,所有人无不是心头大震。

    即便是道影众人,也没有人见过玄天机的初始真身!

    那即将被剑之星云击碎的法天象地,突然响起恢弘法音,如大道布施,法天象地上的裂纹,顷刻间复原。

    玄天机的真身上,不断有阵纹闪烁,顺着经络的路线流转。

    就在这时,替天行道的法天象地飞速涌入玄天机体内,那威压的身姿,一下迎风膨胀,化作巨大的金色巨人,一掌往剑之星河上抓去。

    “这股力量……!”

    所有人无不骇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