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荆!”

    同为天君的茯苓生,还有另外几人,一齐惊叫着,但却不敢上前,生怕那绕骨千丝缠会粘在自己身上,这可是连开创者天无法都忌惮的秘术啊。

    灭法冷冷道:“顺我者生,逆我者死,诸位都好好考虑下吧。”

    除了陆羽魁等少数几人外,十强二十四家的高层,以及所有人族,无不感到心头压了块巨石。

    若是这般屈服了,从此再无尊严。

    但若是不屈,可能就没命了,这还是好的,若是被绕骨千丝缠射中,便终身为奴,更是悲惨至极。

    杨青玄皱了下眉,道:“放开这女人,还有我爷爷,灭谛玉给你。”

    杨青玄走至灭法身前十丈,停了下来。

    灭法盯着他,开口说道:“你不怕我杀了你?”

    杨青玄突然笑了,道:“难道你会放过我?”

    灭法道:“那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

    杨青玄道:“我能控制天地双榜,灭谛玉,自然是有后手的,你若是不信可以试试,你将彻底失去获得这两件圣器的机会。”

    灭法眼中凶芒一闪,道:“我很好奇,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叫板?但这两个蝼蚁的命,不值一哂,放了又如何。”

    灭法抬手掐诀,杨照和紫荆的身躯一颤,皆露出痛苦神色,从全身的皮肤上钻出一道道符文串,直接化作银色的液体。

    灭法放下诀印,伸手道:“圣器,给我。”

    杨青玄看了一眼杨照,这才放下心来,对灭法说道:“能详尽告诉我当年之事吗?”

    灭法皱了下眉,不耐烦道:“不能,你太嗦了!”

    杨青玄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你如此急,那我就现在送你一场超度吧,来世记得做个好人!”

    灭法惊愕道:“你说什么?你超度我?哈……”

    大笑之声,刚传出口,就像是被勒住了脖子一般,再也笑不出来。

    天墟上爆发出可怕的光能,一圈圈不断扩散,像是某种可怕的力量被解封出来。

    灭法浑身一震,骇声道:“殷武王!”

    杨青玄面色凝重,专注的盯着战戟天墟,脑海中不断回想古树之下,殷武王那一招一式。

    杨青玄全身不断爆出能量,仿佛已经融入了记忆中的那一招内,整个人都变得虚幻不定起来。

    战戟上的虚光,直接幻化成金银二色符文,疯狂灌注戟尖之上,无形的领域悄然张开,转瞬辐射出千里,不断涤荡着天地之间的污浊之气。

    眨眼间,整片天地仿佛变成另一处世界。

    神光净土,花开菩提。

    金色的花瓣不断飘落,带着莫大的威压降临。

    杨青玄眸光中神火飘动,满是坚决的神情,整个人身形一动,戟尖微转,斩杀而去。

    戟尖上爆出的神光令的天地寂静,锋芒纵横天地,花瓣凝滞在半空,又忽而飘动。

    “刹那生灭!”

    一戟斩出,周围的场景不断变化,飞速的诞生与消亡,陷入走马灯般的情景中。

    灭法亦被那景象包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传承自千界之主的一招神通,再现尘寰。

    灭法瞬间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刹那生灭虽然可怕,但他并未慌张。

    毕竟自己也是一代枭雄,历经了无数坎坷和劫难,才走到现在这一步的。

    灭法再顾不得镇压玄天机,五指一抓,剑冢瞬间降临大地。

    无数古剑倒插在无垠大地上,剑身颤动铮鸣,剑音相互呼应,剑气覆压苍穹,与那花开菩提的景象抗衡,将天地割据成两半。

    但灭法心头还是一惊,刹那生灭带来的虚像,竟然穿过实体防御,直接降临在他心头。

    那纵横天地的戟光,更是穿梭在无数场景的生灭之中,以生灭为载体,转瞬即至。

    灭法强压住内心的震惊,单脚踏下,一步而出,身化黄龙,太尘苍古帝剑挥斩出去。

    浩然剑意逸散出来,一片龙影穿梭,盘旋在剑上。

    “飞龙在天!”

    浩大的剑气穿梭在时间之内,斩裂虚空,与那一戟相撞。

    “轰!”

    两股强盛的力量对抗之下,天地寂静,但不过刹那,就爆出恢弘伟力,灭世余威碾压而出,像是一场浩劫降临。

    “轰隆!”

    乾坤破碎,万物归墟。

    浩劫所过之处,直接化作混沌。大片空洞与裂痕,横贯天地。

    “噗!”

    “噗!”

    灭法和杨青玄,同时喷出一口血来,被震飞出去。

    灭法只是退了十余步远。

    杨青玄则是如蝼蚁般,被余波冲击了数十里,化作一个漆黑的点。

    但所有界王都看的真切,刚才那一招下,虚光直接破碎了剑冢和飞龙,斩入灭法身上,穿透而过。

    灭法虽然只退十余步,完全是凭借强大的力量,将身躯镇定下来。

    而杨青玄却只是被浩劫余波震了出去,看似更为狼狈,实则那一招下,已经胜了。

    “噗!”

    灭法再次喷出一口鲜血,面色说不出的狰狞灰败,胸口传来撕裂般的剧痛,肉身竟开始出现崩碎迹象。

    “他竟然……重创了灭法?!”

    “杨青玄一招,竟压过了初代人皇?!”

    浩劫余波依然在天地间回荡,无数人卷入其中丧生。

    但活下来的强者,顾不得自己的伤势,无不骇然的望着这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

    “黑暗再久,终有光明的一日。宝剑再锋,终有断裂的一天。无情,这已经不是你的历史舞台了。”

    玄天机淡然望去,眼里一片古井无波,身上三道魂光亮起,交织闪耀下,融入体内。

    身躯不断迎风而涨,化作巨大的金色真身,无数天道之力汇聚在掌心,翻手就压了下来。

    “轰隆隆!”

    原本就破碎的天穹,在这一掌下更是万物不存,尽归虚无。

    仅仅是威压,就令灭法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气息瞬间萎靡,眼中满是怒火和恨意。

    就在这时,隐先生突然开口说道:“历史,从来都是由人来书写的。殷武王可以,天无法可以,我们又为何不能?玄天机,你可还认得我?”

    那黑色的袍子顷刻间从身上剥离,顺风飞去,露出一张布满疤痕的面容,十分可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