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照”狞笑道:“骗你?你又何尝不是骗我呢?幸亏我多了个心眼,当时只将杨照身上的绕骨千丝缠解除了大半,留下一些细微的隐藏在脑部的骨头上。做梦也想不到,居然真的派上了用场,你的命还真硬啊!事实上,从护着你逃到这,一直都是我在操控这身体啊。操控着四肢、笑容、舌头、喉咙,每一寸肌肤骨骼,都在我的控制之下。只不过当日我重伤在身,没有太强的力量,生怕对你下手会被杨照本体反抗,所以一直隐忍着。果然,只要是守护着你,这俱身体就十分配合。啧啧,现在杨照的意志在疯狂反抗我呢。但已经晚了啊,哈哈哈哈!”

    “杨照”狂笑,只是眼里流下血泪。

    杨青玄双目中,亦流下两行泪水。

    原来这一路过来,所有的“呵护”都是假的,所有的“温情”都是假的。

    亲人的片刻相聚,转瞬即逝。

    杨青玄猛地抓住“杨照”的手,一点点将其从心脏处推出来。

    “杨照”瞳孔骤缩,盯着那伤口,惊道:“这是……生死破相!”

    当心脏破碎的时候,存在死和不死两种可能,生死破相之下,便选择了不死。

    但即便没有当场死去,心脏破损,也无法维持太久。

    子鸢满脸惊恐,颤声道:“青玄哥哥!”

    她已经将武魂之力,催动到极致,“不死!不死!”

    每一次都选择“不死”的结果,但以她的力量,能够选择几次?

    不过片刻,子鸢的脸色就苍白如纸,魂力枯竭,两鬓冷汗如雨滚落。

    渡若和孔灵亦是满脸震惊,他们身为星宿,自然感应的到杨青玄的生机在无限流失。

    子鸢将嘴唇咬破,急哭道:“重生!心脏重生!快点心脏重生啊!”

    当心脏被摧毁的时候,存在“重生”和“不重生”的可能,只是“重生”的概率无限低,以她的修为,根本无法将“结果”定格在“重生”上。

    “杨照”讥讽道:“十大至强武魂之一的生死破相,在你手中真是宝珠蒙尘啊。”

    但“杨照”脸上的讥笑,瞬间就凝结了,只见杨青玄身上长出无数的长毛,身躯不断膨胀开,化作一头高大的怪物。

    “杨照”脸色大变,惊叫道:“时空巨灵?这一族已经被我用来献祭了,怎么可能还存在?!”

    “杨照”猛然右臂一甩,将杨青玄的手震开,五指一握,就要击落下去。

    但双眼中的鲜血,却如水般涌出。

    杨照的意志在拼命抵抗绕骨千丝缠,丹田内更是涌起光辉,竟要将自己兵解自杀,来抗衡灭法的操控。

    时空巨灵猛地抬起头来,仰天大吼,双眸中射-出猩红的目光,双手猛地往身前一握,飞速掐诀。

    生命的力量在急剧流逝,心脏的创口不断扩大。

    在这一刻,杨青玄脑海中反而异常冷静,想起在殷武殿前,那时空巨灵被斩杀后,瞬间倒流时间的神通。

    一道道晦涩复杂的诀印在手中幻化而出。

    子鸢在星戒内,瞬间与杨青玄心意相通,急忙吞下一把丹药,强行将自己枯竭的魂力再次抽取,施展出生死破相,提高杨青玄时间倒流的几率。

    “杨照”瞳中一片惊色,咬牙道:“该死!”

    右手举在空中,不断颤抖,真元紊乱的迸射-出来,化出一圈圈波纹。

    时空巨灵的周围,呈现大片的时间齿轮,不断的转动,时空巨灵的肉身,置于巨大的日晷上,身上的时间竟开始倒流。

    嘴角的鲜血,眼泪,伤口,都在时间的回光下,一点点化去。

    时空巨灵的两鬓,流下汗水。

    这种可怕的神通,虽然有生死破相的加持,但依然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

    胸膛处碗大的伤口,很快就恢复如初。

    “噗!”

    “噗!”

    时空巨灵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瞬间就变回杨青玄。

    星戒内,子鸢同样吐出大口血来,但眼中浮现的泪光,却是带着无尽欣喜的笑意。

    “爷爷!”

    杨青玄大叫一声,急忙上前,猛地抓住杨照的手,急道:“爷爷你挺住!我想办法救你!”

    杨照猩红的双眼,似乎血已流干,射出微微精芒,用力的抓住杨青玄的手,嘶哑道:“没用的!我已经开始兵解自己了,你好好活下去,替我,替所有人报仇!你去星罗找宁家的人,告知他们一切,他们会帮你的!”

    杨青玄急道:“爷爷,你别说丧气话,别放弃啊!千万别放弃啊!”

    他急忙传音道:“精灵王大人,凝甲子大人,子鸢,渡若,孔灵,你们可有救我爷爷的办法?!”

    没有人回答。

    杨青玄颤声道:“谁来告诉我,怎么破解那绕骨千缠丝!灭法,灭法,求求你,快放了我爷爷!”

    “放?可以呀,你自戕在我面前,我就放了他。”

    “杨照”眼里闪烁邪异的光芒,嘿声狞笑到,戏谑的看着他。

    杨青玄一颗心跌至谷底,只觉得浑身冰冷。

    杨照颤抖着伸手,抚摸着杨青玄的脸,微弱的声音说道:“不要难过,这就是我杨照,背负的宿命,亦是我杨家之人的宿命。爷爷没有做完的事,就全部托付给你了。爷爷唯一遗憾的是,便是不能看着你手刃仇人,登上这片星空下的巅峰。”

    占满鲜血的目光,透着一丝温柔,杨照的眼里,露出欣慰的笑容,他轻轻拍打着杨青玄的头顶,然后身上不断有荧光飞起,若黑夜中的萤火,散入四周。

    所谓的亲人相聚,终究只是浮梦一场。

    “爷爷!”

    杨青玄悲愤的大叫,模糊了视线,伸开双臂拥抱上去。

    杨照的身躯一下散开,化作无数荧光,不断飞起,洒入碧海青天。

    杨青玄浑身颤抖,跪伏在长空上,痛苦的无法语言。

    子鸢从星戒内化身而出,同样难过的站在杨青玄身后,不知如何安慰他。

    两人静默无言,任白云流动,日夜交替。

    翌日,子鸢道:“青玄大哥,我们走吧。爷爷会化作天上的星辰,一直守护着我们的。”

    //谢谢茅山道士的打赏,恭喜茅山道士成为第n位盟主,a!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