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陆羽魁浑身一震,原本杨青玄瞬移进来,他还觉得惊喜,心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这人自己作死,谁也救不了。”

    谁知杨青玄一出手,却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力量!

    “轰隆隆!”

    杨青玄的手掌之下,不断传来雷鸣般的轰声,一道道魔纹从其内释放出来,像是螺壳上的纹路,竟直接将剑气余波涤荡开,狠狠拍在陆羽魁身上。

    “嘭!”

    一道天崩地裂的声音,无数魔气尽数打入陆羽魁体内。

    任其是界王之躯,也难以承受。

    而且前方还有鬼尊的百鬼夜行逼压,根本就是分身乏术。

    “噗!”

    终于狂喷出一口血来,整个防御直接崩碎掉。

    大量魔气入体,同时百鬼剑气又斩在身上,青色玄袍瞬间染红。

    “嘭!”

    陆羽魁在两股可怕的力量围剿下,瞬间震飞了出去,在空中翻了几圈,稍微控制住身体,就急忙化作遁光往远处逃去。

    陆羽魁此刻的气息萎靡到了极点,不断用精血催动遁光。

    但鬼尊狞笑一声,道:“到嘴的鸭子,岂能飞了!”

    身影一晃,竟发出剑音,就闪至陆羽魁前方,狠狠的一掌拍来。

    陆羽魁面如死灰,拼着命一掌迎了上去,吼道:“我乃五星界王,若是发狠的话,直接兵解自爆,你们两人同样必死无疑。所以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做得太绝了!”

    “轰!”

    鬼尊与陆羽魁双掌相撞,陆羽魁再次喷出血来,往后飞去。

    杨青玄右手一抓,战戟虚光就浮现而出,守在陆羽魁的后方,冷冷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就如此荒谬可笑呢?”

    陆羽魁左右看着两人,惊恐道:“不要过来!再过来的话,我就真的自爆了!一位五星界王的自爆,你们应该知道意味着什么。就算是中央大世界的一座主城,都要灰飞烟灭!”

    杨青玄皱了下眉,有些犹豫。

    鬼尊也不敢冒然上前,陆羽魁说的的确没错,除非有远胜过陆羽魁的力量,才能压制得住他的兵解自爆。

    “哈哈哈哈,终究赢的人还是我啊,你们就算打赢了我,又能如何呢?还不是不敢上前,哈哈哈哈!”

    陆羽魁狂笑,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和憎恶,盯着杨青玄道:“下一次,你不会再这样幸运了!待我恢复全部的伤势,你将要面对的是一名五星界王,以及尘迩十陵满世界的追杀!”

    杨青玄执戟上前,平静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不如就将你留下,同归于尽就同归于尽,能拉一名五星界王垫背,此生也就值了。”

    陆羽魁脸色微变,眸子中掠过一丝荒色,惊道:“你,你真不要命了?别过来!我真要自爆的!”

    杨青玄再次停下脚步,道:“我可以放你走,但你必须将当年之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否则,那就同归于尽吧。”

    陆羽魁怒道:“你威胁我!”

    但下一刻,他心中就真的慌了,因为杨青玄的目光古井无波,没有任何情感上的涟漪波动,就如同草木石头,完全不像是活人,心中想到:他肯定爷爷刚死,受了刺激,所以有寻死不想活的念头,我乃是五星界王,尘迩十陵的主人,决不能莫名其妙的就陨落在这了。

    杨青玄内心十分镇定,他看出了陆羽魁的贪生怕死,越是拥有的越多,优越感就越强,就越觉得自己的命值钱,越不想去死。

    杨青玄此刻就是在赌,赌谁更不怕死。

    若是赌赢了,就赢出当年的所有真相,若是赌输了……

    杨青玄眼中厉色一闪,他根本就没想过赌输的情况,因为自己一定不会输。

    陆羽魁浑身一颤,见杨青玄的眼神突然便厉,还以为他要动手了,急忙道:“别动手!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杨青玄暗暗松了口气,道:“当年之事,一五一十说出来,若是敢骗我,亦或者隐瞒了什么,我就拼着跟你同归于尽。”

    陆羽魁哼了一声,道:“其实你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灭法自星渊内出来……”

    “等等。”

    杨青玄打断道:“海之星渊不是有大力魔牛王镇守吗?而且以大力魔牛王的实力,居然不知道有人逃出来了?这不合理。”

    陆羽魁阴鸷道:“哼,这我怎么知道!反正灭法是从星渊内出来的,一点不假,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绝代凶徒跟着他?至于他是怎么出来的,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杨青玄沉思了下,道:“继续。”

    陆羽魁道:“灭法来自星渊,自负实力超绝,刚出来不久,就直接前往星宫,挑战杨云镜,要争夺人皇之位。杨云镜原本不想应战,但灭法的实力强横,直接独闯星宫,将三仙二老全部打败,逼的杨云镜不得不出手。为了避免破坏星宫,于是两人前往中央大世界的星域之外大战了一场。”

    陆羽魁突然皱了下眉,似乎觉得有些惋惜道:“如此惊世一战,却没有人看到,只能凭借想象去猜测了。那场大战之后,两人都没有提胜负,而灭法也就在星宫居住了下来,成为杨云镜的麾下。以我对灭法的性格了解,必然是灭法输了。若他赢了的话,是绝不可能容忍杨云镜继续待在星宫的。当时杨云镜并不知道他是从星渊出来的,也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只是见灭法实力高强,神通了得,便邀他与自己一道修炼,共参道法。两人都是当世罕见的天才枭雄,相处数月之后,便有中惺惺相惜之感。但这种惺惺相惜,怎么也敌不过巨大的利益。时间久了,灭法发现杨云镜在各个方面都胜过自己,那种无法屈居人后的嫉妒,便慢慢在内心滋生。”

    鬼尊突然笑了,桀桀怪叫道:“贪、嗔、痴、恨、爱、恶、欲,人之七罪,永远都是引发事端的源头啊,古往今来,概莫如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