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塔内的杨青玄,面带痛苦之色。

    大颗的冷汗从两鬓淌下,脸色极为苍白。

    他一边吞服丹药,一边用仙玉吸纳能量和道蕴之力,补充体内消耗。

    天地四时书的解读,在脑海中太消耗能量了。

    几乎不亚于大战一场。

    而眼前纷繁的万物结构规则,更是解析的脑壳疼,觉得脑袋里的神经都要炸裂了一般。

    并且规则越来越深澳,每解析一次,消耗的能量和精力,都是先前的数倍,呈几何级数递增。

    而他的脑子和心灵,在过度使用后,不断的变得迟钝,恍惚。

    “不行!坚持住!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杨青玄深吸了口气,又是一把丹药吞入肚中。

    脑海中,天地四时书的金色文字,再次清晰的显化出来,不断印证眼前规则。

    事实上,杨青玄此刻的状态,就相当于考试的时候,拿着一本书在对着做题。

    只不过这个过程,对自身的能量、脑力和心灵的消耗巨大。

    但也正因为这个机缘,让杨青玄拥有了洞彻万物结构的机会。

    时间一点点过去。

    外面的数值,跳跃的异常缓慢了。

    但整个广场上,静可闻针,每一次的数值跳动,都像是众人的心跳,引来一阵惊呼和倒抽冷气。

    “噗!”

    塔内,杨青玄在解析了有一个结构规则后,莫名的心中一动,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

    顷刻间,全身的精气神跌落至极点。

    天地四时书的显化,在脑中倏然崩碎,化作点点荧光,随后荡然无存。

    杨青玄只觉得脑中一昏,知道自己达到了极限了。

    再没有精进可能的。

    整个人的精气神直接崩塌,就从那塔的内部高空,坠落下来,狠狠摔在地上。

    “终究失败了吗?”

    杨青玄一脸颓然,苦涩不已。

    冥冥之中,已经快要看到终点了,似乎剩下的结构解析已经很少了,但却如天堑一般,横亘在前方。

    自己终究是败了下来。

    杨青玄心情极度低落,也不知道获得了多少分,甚至极度担忧。

    这项测试没过的话,后面两项压力就巨大了。

    杨青玄很快调整了下心态,盘坐在塔的中央,开始调息真元。

    ……

    万物结构塔外。

    数千双眼睛,全都紧张的盯着那塔上数值。

    所有人的心脏都是随着数值的每一次变化,而剧烈跳动。

    当随着数值的再一次提升,突然一道狂笑声响起,划破这沉闷的气氛。

    宁昌黎手舞足蹈起来,脸上一片痴笑,“哈哈,我不信,我不信,九十五,居然能够解析万物结构百分之九十五,哈哈,肯定是做梦,我这是在做梦。”

    “昌黎!”宁鸿儒突然大喝一声,那声音直接穿透耳膜,侵入脑中,将混沌震散,重归清明。

    宁昌黎打了个哆嗦,这才惊醒过来。

    方才他又疯又癫,竟是差点走火入魔,此刻方一清醒,惊得是面色煞白,浑身冷汗。

    再一看,周围数千视线都是聚集在自己身上,带着各异的神色。

    当即面色涨红,浑身气的颤抖。

    丢人丢到家了。

    目光怨毒的望着万物结构塔,满是滔天的怒火和恨意,恨不能现在就冲进去杀了那个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丢脸的孽障。

    随后,那九十五的数值,又往上跳了一下。

    到九十六后,便沉寂了许久。

    终于,塔门咔嚓一声,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道修长身影跨步而出。

    清隽的面容绷紧,竟有些丧气。

    等等,丧气?

    众人怀疑自己看错了。

    但杨青玄的确有几分丧气,现在回忆着最后的时候,依然觉得惋惜无比。

    关键还是自己修为太低。

    若是拥有界王之力的话,或许能够走到最后。

    但这世上,没有如果。

    此刻走出塔门,感概万千,忽然觉得外面气氛不对,所有人都直愣愣的望着自己,以至于都没有发出声音。

    他皱了下眉,没通过就这么奇怪么?

    “哗啦!”

    整个广场,瞬间就沸腾了。

    所有人拼命鼓掌,都是亢奋至极。

    几个情绪激动之人,直接喊了出来。

    这可是历史性的一刻啊!

    前无古人,后面也未必有来者了。

    除非是造物之神,否则谁能对万物规则理解到百分之百?

    百分之九十六的成绩,必将成为传说。

    宁芷婷更是不避嫌,欢呼的冲了过来,将杨青玄抱住。

    宁鸿儒、宁清瑜等人,都是露出欣慰的笑容。

    另外一侧,宁昌黎等人,一个个黑沉着脸,到此刻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杨青玄在愕然下,终于回头看到了自己的分数,这才重重松了口气,露出一丝微笑,向宁鸿儒和宁清瑜抱拳拱手,道:“终于没给外公、我娘和清瑜姨丢脸。”

    “哈哈,太长脸了!”

    宁鸿儒大笑不已,仿佛一下年轻了几十岁。

    宁清瑜问道:“真无法相信,你是怎么做到的?”

    广场上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宁昌黎等人亦是急忙竖起耳朵,想要聆听。

    杨青玄目光一转,微微笑道:“说来话长,而且这里也不是说话之地。若是那件事能够达成的话,我愿意将里面的体悟,毫无保留的分享给所有人。”

    众人一愣,随即都是狂喜。

    虽然不知道“那件事”是何事,但终是有机会获得百分之九十六的万物规则分享,全都激动的热血沸腾。

    不少人再次高呼杨青玄的名字。

    令的宁昌黎派系之人,都是铁青着脸,咬牙切齿。

    宁鸿儒笑道:“好,好。那件事能否达成,还得看接下来的两个测试了。你状态如何,可要继续?”

    杨青玄苦笑道:“继续不了,给我三天时间休息。”

    宁鸿儒笑着点头道:“三天就够了?哈哈,好。当年你母亲可是直接休息了半个月啊。你可千万别勉强。”

    杨青玄道:“三日够了。”

    ……

    “爹!这下怎么办?那小子居然测出了九十六分,太可怕了!”

    在一处密室中,这里四面都是镌刻着阵法,长明灯幽幽燃烧,照的满室辉煌,宁若松却是面色灰白如土,两个儿子也一脸苍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