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光在空中一晃。

    随后五道绚丽的火焰叠加,伴随着虚光闪过长空。

    整个阴晦的天空,被这凌厉和炽热之气斩成两半。

    “嘭!”

    怪物身上的甲壳一下破碎,发出刺耳尖锐的惨叫。

    虚光伴随着五火,将其身躯劈成两半,并且逐渐烧化。

    杨青玄瞳孔微缩,只见怪物体内一点白光,爆出刺目光辉,一闪就暗淡下去。

    杨青玄伸手一抓,一枚白色的珠子被摄入手中。

    晶莹剔透,呈乳白色,仿佛一滴液体凝成。

    珠子上还有细密的纹路,如水般往四周流淌。

    杨青玄仔细望去,吃了一惊,那些密密麻麻的,竟是大道符文。闪烁之下,融入珠子内部,顷刻间不见。

    “怎么会是道纹?”

    杨青玄骇然不已,这珠子灵动十足,应该是怪物体内生成,类似于“内丹”之类的东西。

    迄今为止,杨青玄接触过的有道纹的东西,只有道纹丹和仙玉,但这两样都并非天地生成,而是后天炼制出来的。

    这怪物内丹上的道纹,是天生的,还是后天修炼的?

    杨青玄望着那被火烧成灰烬的怪物,也无法询问了。

    他将内丹收起,回到鱼人族的领地,那些昏厥之人,开始逐一苏醒。

    最先醒来的,便是子夜等界王,还有鱼人族族长。

    随后就是鱼人族族人。

    当看着水面上浮着的大量残骸时,所有鱼人都抱头痛哭,哭成一片。

    鱼人族族长更是嗷嚎大哭,跪在水面上,拼命捶打自己胸口,心怒交加之下,连吐数口鲜血。

    杨青玄等人都是静静看着。

    巫昀青眼望向四方,看见远处的焚烧残骸,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望向杨青玄,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心中微微震惊。

    在刚才那声音下,就连自己都迷昏过去了,杨青玄是如何做到镇定心神,斩杀海妖的?

    另外几位界王在知道结果后,同样惊骇不已。

    过了一阵,鱼人族的哭声渐弱后,杨青玄才道:“不用哭了。那怪物已被我斩杀,算是给这些死者报仇了。”

    满场的哭声,戛然而止。

    突然就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数千双哭红的眼睛一齐盯着杨青玄。

    “哈哈哈哈!笑话,天大的笑话!”

    鱼人族族长含着一口血,悲愤的狂笑道:“你杀了阎摩。哈哈哈哈,这个人类他说他杀了阎摩,哈哈哈哈!”

    水面上,飘荡着鱼人族族长肆意、凄凉、悲愤的狂笑。

    还有断断续续的哭声。

    杨青玄皱眉道:“阎摩?是那怪物的名字吗?那怪物是何来历,歌声竟如此可怕。”

    鱼人族继续哭泣着,没人理他。

    杨青玄叹了口气,将那枚白色的内丹翻了出来,摊在掌心,散发出微弱的光辉。

    一圈圈道纹又显现而出,转而又隐没不见。

    “啊!”

    鱼人族族长浑身巨颤,惊恐的盯着那珠子,面容异常扭曲,“阎摩珠!真的是阎摩珠!”

    整个水面上,尽是鱼人一族倒抽冷气的声音。

    同时数千双眼睛,全都惊恐的看着杨青玄,仿佛万难相信。

    杨青玄指了下远处,道:“那怪物就死在那,尸体被火烧化了,也不知是否还有痕迹。”

    鱼人族族长立即狂奔过去,一会又跑了回来,发狂的大笑道:“哈哈,死了死了,真的死了!阎摩真的死了!哈哈哈哈!”

    “噗!”

    惊喜交加,情绪大起大落之下,鱼人族族长一口血再次喷了出来。

    只不过这次喷血,依然难掩满脸兴奋。

    杨青玄将手一翻,把珠子收入囊中,淡淡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们,这怪物的来历,以及金洵族的位置了吧?”

    鱼人族族长稳定了下情绪,恭敬的抱拳,作揖拜下,道:“大人击杀了阎摩,便是我赛丁族的恩人。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不过,那阎摩珠可否赐予我,我族愿用任何东西交换。”

    杨青玄道:“那珠子十分有趣,我要留着自己研究。”

    鱼人族族长暗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无缘了。

    毕竟那珠子之珍贵,根本就是无价之宝。

    杨青玄看出他不甘的样子,轻笑道:“就算我将这珠子给你,你能保得住吗?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怕是你赛丁一族都要因此而亡。”

    鱼人族族长猛然一惊,立即醒悟过来,惊出一身冷汗,急忙向杨青玄道谢。

    当下,赛丁族族长便要邀杨青玄等人回府邸一叙。

    被杨青玄直接拒绝了。

    毕竟寻找风月之书,时间紧迫。

    双方便站在水面上,进行简单交谈。

    原来那阎摩,乃是远古神话时代就流传下来的异种,一直盘踞在忘川,甚至长久以来都是忘川之主。

    因为阎摩之音,就算是界王都难以抵挡。

    使得忘川之内,百族臣服。

    直至白骨夫人突然在忘川出现,这一局面才得以改变。

    整个阎摩一族,被白骨夫人斩杀过半。剩下的也都逃入忘川的各大水域中,不敢冒出头来。

    杨青玄心中一动,内心思忖道:“白骨夫人?她是如何克服这阎摩之音的?”

    赛丁族族长继续说道:“可怜我赛丁一族,体生内丹,就被这头阎摩盯上了。阎摩一族最喜欢吞噬内丹,提升自己修为。而我族在他的淫威下,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只能隔三差五的,被他吞噬一次。”

    说到后面,老泪纵横,整个赛丁族都低声呜咽,沉浸在那可怕的回忆里。

    子夜道:“既然如此,你们为何还要留在这,不迁徙他处?”

    赛丁族族长道:“这忘川的水域,十分复杂。任何一块领域,都有强大的存在。且不说我们擅自迁徙可能招来灭族之祸,就是那阎摩,也会时时盯着你,你走到哪,他也会跟过来的,直至将你们吃光为止。”

    声音中还带着极度的惊恐。

    杨青玄等人都是面面相觑,想不到忘川的形势这么复杂。

    赛丁族族长道:“金洵族离我们这不远,说起来,我赛丁族跟他们还有些过节。”赛丁族族长阴沉着脸,道:“不知诸位大人有何事要找那些杂鱼?”

    //下章会晚一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