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莺,你们这是想干什么!”当隐刃第二小队在血莺的带领下,匆匆来营地洞窟入口,担任入口守卫队长之职的第三小队统领紫莺,立即迎上前,挡下第二小队众人质问道。

    洞窟入口处莹光蒙蒙,显然布有禁止法阵,这座法阵是由女妖首领烨姬亲自设下,用来隐匿洞窟入口。

    同时还具备不俗的防御力,除常年驻有大量鼠人守卫外,女妖隐刃三支小队也需轮流担任守卫之职。

    “紫莺,快将法阵开启,我们有要事外去。”血莺急忙说道。

    “可有烨姬大人的手令,姐姐你也知道烨姬大人下了禁足令,任何人没有大人的手令,一概不可外出。”紫莺委婉说道。

    “想必紫莺你也定能感应到那枚印记,雪莺、花姬两人便死在此人手中,我要带姐妹们前去报仇,杀了此人,还请紫莺妹妹行一方便,放我们出去。”此次外出血莺自然没有首领的手令,随即将紫莺拉到一旁说道。

    “若放姐姐外出,烨姬大人知道了,定会怪罪妹妹我,姐姐还是去请示一下烨姬大人,莫要为难妹妹。”紫莺犹豫说道,紫莺确实也感应到了那枚远处正不断移动的印记。

    “没时间去请示烨姬大人了,再晚些,那人就溜了,若烨姬大人怪罪下来,姐姐一力承担,不会连累妹妹你的。”血莺苦声求道。

    “这…”紫莺一时陷入两难,一边是烨姬大人的禁令,一边是好姐妹的哀求。

    “就帮姐姐这回,杀了那人,姐姐立即就返回,用不了多少时间,烨姬大人平日潜心练功,不会发现的。”血莺接着劝说道。

    “那…!”紫莺经不住血莺的苦求,取出操控法阵的器令,便要打开入口法阵的禁止,放第二小队一行人出洞窟。

    “哼!你们想干什么!”当入口法阵的禁止打开,血莺带领第二小队正要通过时,一道身影凭空而现,挡去了血莺等人的去路,正是这座女妖部落的首领烨姬,一位身形极为高挑的冷艳女妖。

    “拜见烨姬大人!”血莺等女妖与一旁的大量鼠人守卫顿时皆齐声跪下,第二小队一行人便是面容失色。

    “血莺,带上她们去囚房各领五十炎火鞭!”烨姬厉声说道。

    “血莺知罪!待杀了那人为雪莺、花姬妹妹报仇,血莺会带着姐妹们自行前去领罚,还望大人成全。”血莺低头苦求道。

    “待杀了那人,蜜姬愿领一百鞭!”

    “大人,让我们出去吧!就这一次!”

    “还请大人成全!”

    隐刃第二小队其她女妖成员也纷纷跪求道。

    “放肆!现在就滚去各领一百鞭!”首领烨姬怒气训斥道。

    “烨姬姐消消气!就让她们去吧!”这时又一道身影凭空闪现,乃是一妖娆多姿的银发女妖,此女肤若凝脂,媚态天生,额头有一月印,竟是暗魅女妖一族的王族“姹魅女妖”。

    “拜见姒雪圣女!”在场所有人皆再次齐声拜道,就连一旁的女妖首领烨姬也同样屈身行礼。

    “姒雪,上次狩猎妖虎,可能已走漏了风声,此时让她们外出,太过危险!”烨姬担忧说道。

    上次设陷阱围猎一头七阶深渊妖虎,不甚被其从陷阵中冲出,还逃窜至了炎窟层,后来追猎途中闹出的不小的动静,部落营地所在位置可能已有所暴露。

    所以至那后,烨姬便向部落下了禁足令,没得到她的允许,任何人皆不可外出,尤其是部落中这帮不安分的小姐妹,之前,时常偷着外出狩猎,是屡教不改,若不加管教,早晚会生出事端。

    “烨姬姐,过些日子,咱们便会迁走,就让她们去吧!那些可恶人族凶徒,杀吾族人,定要他们血债血偿。”姒雪脸露恨意地说道。

    “蜜姬,被你下印之人,是何身份?”烨姬斟酌片刻松口问道,

    “是一中州道人,与那帮矿工应是一伙的。”蜜姬立即回道。

    “那好吧,你们速去速回,莫生其它事端!”那帮矿工她知道,经常下鬼窟层采矿,在部落营地迁来此地之前,这帮人就在了,应不是什么陷阱,烨姬叹口气说道。

    至从上次追猎闹出动静,部落位置可能走露风声后,烨姬这些年便一直提心吊胆,不单下达了禁足令,还立即着手准备迁移部落营地。

    特意另选了一处新的营地洞窟,新选营地离此很远,这些过去,已快建好,不出两个月,就可开始搬迁,烨姬心中也稍松了口气。

    烨姬如此谨慎,便是担忧本族圣女姒雪的安全,一旦圣女的消息走露,那些贪婪的人族恶徒定会如嗜血猛兽般蜂拥而来,而暗魅一族衰弱已久,根本抵挡不住,只能在这地下深处如鼠般四处躲藏。

    为了保护圣女的安全,部落每隔两百余年,便会搬迁营地,而这次这座营地才过百年,就如此匆忙着手迁移。

    就是因为上次狩猎妖虎,可能走露了风声,烨姬太了解人族的歹毒与贪婪,本族姹魅在那些人族歹徒眼中,就如一味行走的极品丹药。

    正因如此,本族中的王族姹魅在人类的捕猎下几近灭绝,原本族内“圣女”一位,是从王族姹魅之中挑选天资最优者担当,而如今姒雪已是族中唯一的王族,像这种尴尬处境,对女妖一族来说,早已是司空见惯。

    其实若不是得益于姹魅一脉的特殊性,在人族的捕猎下,姹魅一脉早已灭绝,女妖一族姹魅的出现,有两种途经,一种同其种族一样,由上一代姹魅女妖孕育,且姹魅一生只孕育一胎。

    另外,只有当姹魅单性孕育后代,才能顺利生出姹魅后代,若与其他种族雄性结合,便只能生出其他种族的后代。

    所以这便造成了姹魅一族,天生仇视其它种族的雄性,同时也禁止族人与外族通婚。

    第二种,由普通暗魅女妖孕育后代而来,胎中返祖觉醒姹魅血脉,但这种几率极少,但却成了数次挽救姹魅王族一脉灭绝的转机。

    上一代圣女姒水被人类捕获囚禁后,女妖一族便失去了姹魅王族一脉,而姒雪则是千年前,通过返祖觉醒了姹魅血脉,成为女妖一族中唯一的一位姹魅女妖。

    这才令女妖一族重新有了王族一脉,而对女妖一族来说,王族一脉极为重要,也是女妖一族复兴的唯一希望。

    因为普通的暗魅,因血脉资质所限,最高也就能修至金丹期,大多困于筑基期一生,而对王族一脉的姹魅来说,晋升至金丹期并不是难事,且姹魅一脉,还有突破至灵婴境的潜力。

    “谢烨姬大人成全!”血莺兴奋起身谢道,随即带着第二小队十余名女妖,快速通过了洞窟入口。

    ……

    “你的消息靠不靠谱,这都瞎逛了半个月了,怎一点动静都没有!”昏暗的洞道中,诱饵小队聚在几堆篝火旁休息,莽鲨来到刘玉与老鸮的篝火,语气不善地质问道,这半个月来,枯骨帮折损了不少人手。

    “莽鲨兄放心,应该快了!”老鸮赔笑着说道,其实他心里也有些着急,原本老鸮猜想这座女妖部落,应介于灰岩镇、青火镇、红铁镇这三镇范围之间的鬼窟层。

    但这片区域眼看已逛了大半,仍不见动静,若此次行动探寻无果,幽鲨角斗场的人怕是不会放过他,毕竟劳师动众,耗费了幽鲨角斗场大量的人力与物力。

    刘玉则在一旁闭目养神,对他来说能否找到女妖部落都无所谓,只希望此行早点结束,算日子师祖玄木应已抵达了白鲸港,早些赶回白鲸港,便能早些得到宗门的消息。

    年前,从宗门传来消息说,师尊玄南筹备年内入“绝灵谷”渡劫冲击金丹境,也不知师尊是否真已入了谷“绝灵谷”。

    按师尊的寿元来算,金丹雷劫确不能再拖了,若此事为真,期望师尊渡劫定要顺利才好,但金丹雷劫又岂是那么容易渡过的,刘玉甚是担心。

    “来了!”突然刘玉猛地睁开眼睛,灵识探察到有几道微弱的隐匿气息正在靠近,通灵眼一开,刘玉装做不经意向灵识四周瞟了一眼。

    只见他们一行人已被十几名暗魅女妖包围,且这些女妖正悄悄在靠近,刘玉立即通过密音,提醒一旁的老鸮。

    “啊~!”当莽鲨见刘玉与老鸮神色不对,灵识外散,发现暗魅女妖的气息,刚要提醒枯骨帮其他人时,来袭的暗魅女妖已动手,一道道利刃破隐而出,原本围聚在篝火旁谈笑的枯骨帮帮众纷纷中招,一时血花四溅。

    “跑!”刘玉躲过几道暗刃,立即开启玄血遁光,不管不顾,一马当先,按计划沿着来路冲出。

    而老鸮则紧随其后,莽鲨与女妖统领血莺交手几招后,也突围而逃,因为枯骨帮帮众在十多名暗魅女妖的围攻下,已然没了活口。

    三人一路逃跑,女妖小队则在后方直追,刘玉“玄血遁光”已近大成,身法速度快如一道闪电。

    莽鲨身为筑基后期修士,自然不会比刘玉慢,而老鸮显然也修炼有提升身法速度的秘术,速度竟也能跟上刘玉与莽鲨。

    后面急追的女妖小队则甚是气愤,女妖一族向来身法迅捷,但前方这三人逃窜一点不慢,一时她们还真追不上,只能边追,边驱使法器,获施展法术向前方三人,展开攻击。

    “碰、碰!”刘玉惊险左右闪跳,躲过几柄后方袭来的女妖法器,利器射中洞道两旁的石壁,炸出阵阵碎石,而刘玉将“玄血遁光”激发至极限,头也不回地向前飞奔。

    这些女妖显然是来找他寻仇的,三人一道逃跑,受攻击最多的就是他了,不时有兵器,或法术灵刃轰来,令刘玉狼狈躲避,一刻也不敢停,要是自己落入这些女妖之手,以传闻中这些女妖的那些手段,怕是会生不如死。

    “撤!”约半个时辰后,血莺领着第二小队从鬼窟层,一路追着刘玉三人来到炎窟层,直到眼睁睁看着刘玉三人逃进了一座矿帮营地,血莺才不甘地下令撤退。

    “血莺姐!难道就这么算了吗?”蜜姬双目冒火地说道。

    “待部落迁去新营地,到时咱们再找机会返回这一带,到时找出这道人,定将其抽皮剥骨。”血莺咬牙说道。

    前方那座矿帮营地人数虽不多,也就百余人,若是平时,凭她们隐刃第二小队的实力,到可试试,但烨姬首领嘱咐过,莫生事端,此事便只能作罢。算这道人走运,暂时便先放他一马。

    “哎!”蜜姬负气一鞭将旁边的一块巨石抽碎,又让那道人逃过一劫,最后看了那简陋的矿帮营地一眼,转身跟上小队返回部落。

    “血莺姐,你们回来了,怎么样?”当血莺领着垂头丧气的第二小队返回部落营地,在迷宫般的鬼窟层七转八转,来到偏僻角落的一堵不起眼的厚厚石壁前,从石壁中突然跳出了第三小队统领紫莺,显然这堵石壁不过是法阵显示的障眼之法。

    “让那人跑了!”血莺摇头回道。

    “怎么让他给跑了?发生何事?”紫莺急忙问道,第二小队十多位姐妹出击,竟没能成功,莫不是遇上了强敌?

    “哼!那人跑的比兔子还快,逃入了一座矿帮营地,我们只好回来了。”身形娇小的牡莺,愤愤不平说道。

    “血莺姐,你们没被跟踪吧?”紫莺眺望四周谨慎问道。

    “放心,我特意绕了几圈,没人跟来!”血莺摇头说道,回部落营地的路上,他们不单绕了些弯路,且血莺还亲自藏于小队后方,留意是否有人跟踪。

    “哎!姐妹们快进吧!”紫莺通过阵令,激发禁止打开了入口法阵,只见石壁泛起微微灵光,一座宽敞的洞窟入口便随之而现,众女妖迅速鱼贯而入。

    “找到了!”当女妖们迅速进入洞窟入口,入口便立即关闭,重新恢复成一堵不起眼的厚厚石壁,四周也重入一片昏暗,而藏于远处角落阴影中的幽鲨真人,则露出了会心一笑。

章节目录

玄尘道途第五百七十九章 血魄法杖 玄尘道途第五百八十章 真言初显威 玄尘道途第五百八十一章 冬水令 玄尘道途第五百八十二章 御兽令 玄尘道途第五百八十三章 小白闭关 玄尘道途第五百八十四章 小白醒了 玄尘道途第五百八十五章 血狮令 玄尘道途第五百八十六章 血影风斧 玄尘道途第五百八十七章 幽鲨角斗场 玄尘道途第五百八十八章 买输 玄尘道途第五百八十九章 一笔横财 玄尘道途第五百九十章 此事不妥 玄尘道途第五百九十一章 炎霸裂山拳 玄尘道途第五百九十二章 玄磁灵金 玄尘道途第五百九十三章 师弟手头可还宽裕 玄尘道途第五百九十四章 玄山陨落 玄尘道途第五百九十五章 有恃无恐 玄尘道途第五百九十六章 不择手段 玄尘道途第五百九十七章 落沙坡 玄尘道途第五百九十八章 蛮夷之地 玄尘道途第五百九十九章 云鹰山庄 玄尘道途第六百章 黑森林旧矿区 玄尘道途第六百零一章 莹风草原 玄尘道途第六百零二章 商队被围 玄尘道途第六百零三章 狼群退去 玄尘道途第六百零四章 魅花妖印 玄尘道途第六百零五章 通灵眼·开 玄尘道途第六百零六章 腐肉双兽 玄尘道途第六百零七章 枯骨帮 玄尘道途第六百零八章 老牛矿队 玄尘道途第六百零九章 骨妖 玄尘道途第六百一十章 女妖魅影 玄尘道途第六百一十一章 生擒灰狐 玄尘道途第六百一十二章 蜜姬寻仇 玄尘道途第六百一十三章 灰狐惨死 玄尘道途第六百一十四章 再遇“暗鸮小队” 玄尘道途第六百一十五章 贫道惭愧 玄尘道途第六百一十六章 兑换“天师真言·灭魂咒” 玄尘道途第六百一十七章 白驹过隙 玄尘道途第六百一十八章 味如嚼蜡 玄尘道途第六百一十九章 姹魅圣女 玄尘道途第六百二十章 冰鸾之誓 玄尘道途第六百二十一章 冬焰岛 玄尘道途第六百二十二章 两仪鸾心契血阵 玄尘道途第六百二十三章 千年婚约 玄尘道途第六百二十四章 晴天霹雳 玄尘道途第六百二十五章 颓废老者 玄尘道途第六百二十六章 女妖部落 玄尘道途第六百二十七章 **熏心 玄尘道途第六百二十八章 银风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