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炎风一行被守门的突厥军士围在北门外,张炎风抬起头看了看天色,日头已经偏西,他探头向城里望去。

    城中仍然没有动静。

    一名卫士轻声道:“校尉,怎么还没动静,会不会情况有变呀?”

    张炎风嘘了一声道:“休得胡言,耐心等待。”

    话音未落,城门内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张炎风一喜,抬头望去。

    城门处尘土飞扬,一彪马队疾奔出城,为首的却不是咄陆可汗,而是一个满面虬髯的突厥将军。

    张炎风失望地摇了摇头,对身旁的卫士道:“不是咄陆可汗,大家耐心等待。”

    马队驶过张炎风等人身旁,为首的突厥将军一眼看到了张炎风等人,他一声大喝,猛地勒停坐骑,圈马来到近前。

    守门的突厥军士赶忙迎上前来,满脸陪笑道:“达布萨卓尔将军。”

    达布萨卓尔点了点头,一指张炎风一行道:“这些是什么人?”

    军士道:“他们说是大唐派来的信使。”

    达布萨卓尔眉头一皱:“大唐的信使?”

    军士道:“正是。”

    达布萨卓尔挥了挥手,军士连忙闪在一旁。

    达布萨卓尔纵马来到张炎风面前:“你是大唐派来的信使?”

    张炎风点点头:“正是。”

    “你叫什么名字?”

    “末将张炎风。”

    “是谁派你来的?”

    “末将是大唐平驱王的信使。”

    一听平驱王之名,达布萨卓尔登时吃了一惊。

    他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啊,原来是平驱王殿下的信使,你要见咄陆可汗?”

    张炎风道:“正是。”

    达布萨卓尔点点头道:“随我进城,我带你去牙帐。”

    张炎风道:“请问将军怎么称呼?”

    达布萨卓尔道:“鹰师统帅达布萨卓尔。张将军,请吧。”

    卫士们的目光望向张炎风,张炎风踌躇着。

    达布萨卓尔双眉一扬道,“怎么,张将军信不过达布萨卓尔?”

    张炎风忙道:“不敢。只是守门的军士已经进城通禀咄陆可汗了,末将最好还是在此等候。”

    达布萨卓尔皱了皱眉头:“你们汉人就是有这许多说道,有什么关系,我带你进去,不是一样的吗?走吧。”

    张炎风望着达布萨卓尔那副急切的样子,疑心顿起,眼珠一转道:“啊,不劳将军,我等还是在此等候吧。”

    达布萨卓尔的脸沉了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张炎风冷笑一声道:“难得将军还知道这句话,那末将说一句话,将军一定也知道,黄鼠狼给鸡拜年!”

    达布萨卓尔的脸色登时变了,他一声大喝:“给我拿下!”

    身后的骑兵一拥而上。

    守门的军士连忙阻拦:“达布萨卓尔将军,他们是给可汗陛下送信的,不能抓!”

    达布萨卓尔抡起马鞭狠狠地抽在军士脸上,厉声喝道:“给我滚开!”

    军士连退几步摔倒在地。

    达布萨卓尔马鞭一指,手下骑兵纵马向张炎风一行扑来。

    张炎风大喝一声:“准备应战!”

    众卫士拔出腰刀,突厥骑兵呐喊着冲到面前,登时刀光剑影,双方混战在一处。

    “住手!”城门前传来一声大喝,咄陆可汗和率卫队疾奔而来。

    双方激战方酣,根本听不到喊声。

    咄陆可汗冲卫队长喊道:“吹号角!”

    “呜……”威严的号角声响彻云端。

    混战双方停止了战斗,众人愕然回头,向城门方向望去。

    咄陆可汗脸色铁青,立马城门前。

    张炎风脸现喜色,纵马奔到咄陆可汗面前,翻身下马,叩下头去:“末将张炎风,参见可汗陛下!”

    咄陆可汗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原来是炎风将军,快快请起。”

    张炎风站起身来。

    那边,达布萨卓尔的脸色很难看,他深吸一口气,策马来到咄陆可汗面前,滚鞍下马,躬身道:“可汗。”

    他麾下的骑兵也纷纷下马跪地,齐声叫道:“可汗!”

    咄陆可汗环伺四周,沉着脸问道:“达布萨卓尔,这是怎么回事?”

    达布萨卓尔咽了口唾沫道:“可汗,这些汉人都是奸细,想要混进城中。末将要将他们抓捕起来,献到可汗帐下。”

    咄陆可汗冷笑一声道:“哦,是哪个对你说,这些汉人是奸细呀?”

    达布萨卓尔登时语塞:“啊,啊,那,那倒没有,末将是见他们形迹可疑,这才……”

    咄陆可汗道:“哼,行迹可疑?他们是大唐前来送信的使者,好端端的在城门前等候,怎么会形迹可疑?啊!”

    达布萨卓尔无话可说,忙低下了头。

    “我早就听闻,你们突利五部的贵族,只认阿史那贺逻鹘和欲谷,不认我阿史那泥孰呀……”

    达布萨卓尔吓得单膝跪倒:“可汗,这是佞人谣传,您千万不要相信。

    咄陆可汗是我突厥十部的大可汗,沙漠中的雄鹰,我们唯一的领袖!”

    咄陆冷笑一声道:“不要嘴上说一套,暗地里做一套。达布萨卓尔,你做的事情以为我不知道吗?

    上个月初,你私自出兵靠近凉州以北,骚扰大唐边境。

    前天,你再次出兵劫掠凉州附近的村镇。我说的不错吧?”

    达布萨卓尔深吸一口气道:“是,可汗说的没错。”

    咄陆又责问道:“我曾三令五申各师不可与大唐军发生摩擦,这你不知道吗?”

    达布萨卓尔道:“末将知道。”

    咄陆怒道:“那为什么要明知故犯,是不是想学一学阿史那贺逻鹘呀?”

    达布萨卓尔吓得浑身一抖道:“末将不敢。”

    咄陆道:“听好,再让我知道,你不听号令,私自出兵,我便将你麾下鹰师一体剿灭!到那时,便是玉石俱焚,你自己想好!”

    达布萨卓尔头上已渗出一层密密的汗珠,一听此言忙叩头谢罪:“可汗饶命,末将再也不敢了。”

    咄陆可汗哼了一声,转面对张炎风道:“张将军,麾下无礼冲撞,还望见谅。”

    张炎风连忙还礼道:“可汗言重了。”

    咄陆挥手让道:“请上马,我们道牙帐叙话。”

    张炎风应喏,说着,翻身上马。

    咄陆可汗狠狠地瞪了达布萨卓尔一眼,率卫队护送张炎风一行向城内奔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