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彦之眼睛睁大,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本来恐惧到极点的心情,不知道为何,竟然放松了下来。

    是啊,这才是燕燕姐,哪怕身临绝境,也不缺少反戈一击的勇气,相比于我,燕燕姐永远都是这么帅气。

    而我真是太差劲了!

    可惜,王燕燕勇气可嘉,但是她面对的,却是一头怪物。

    她的拳头,砸在蜘蛛的复眼之上,丝毫的效果都没有,相反,反而激起了白色蜘蛛的凶性。

    它唳叫一声,喷吐出白色的蛛丝将两人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然后对着王燕燕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大快朵颐。

    “嗖——”

    一阵破空声传来。

    在王燕燕惊讶的目光之中,整个白色蜘蛛倒飞了出去,撞在了旁边的墙壁上面,并且镶嵌在了其中。

    一把方天画戟死死的钉在了它的肚子上面,将其死死的钉在墙上,根本挣扎不下来。

    它在怒吼,挣扎,八条腿不停的横舞,妄图将钉在自己身上的方天画戟弄下去。

    忽的一阵风起,一个人影像是突兀的出现,一拳如同猛烈的炮弹一般,直接轰在了这头白色蜘蛛的头上。

    顿时这头蜘蛛的头颅像是充满了水的气球一般,爆炸了开来。

    本来还在挣扎的八条腿顿时垂了下来,不再动弹。

    王燕燕跟陈彦之抬头,仰望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看着已经死亡的白色蜘蛛,竟然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个在他们眼里,如同魔兽一般,不可抗衡的白色怪物,竟然就这么死了?

    ......

    方不平一拳轰死这头白色蜘蛛,将自己的方天画戟从这头蜘蛛的肚子上拔出来。

    然后用方天画戟挑断了王燕燕和陈彦之两人身上的蜘蛛丝。

    王燕燕爬起来,看了一眼白色蜘蛛的尸体,对着方不平道:“谢谢你!”

    而陈彦之也是赶紧低着头道:“谢谢你!”

    看着方不平的眼神之中,带着某些不明的意味,看到方不平的目光看过来,却是立刻躲闪开来了。

    方不平微微皱眉,这个男的,看他的目光让他微微有些不舒服,但是又不像是敌意,反而有点像是之前在火车上,那些女生的目光,稍稍带着一点灼热。

    是因为我救了他,所以崇拜我吗?

    倒是眼前这个女的,正常多了,可以交流!

    “谢谢你救了我们两个?不过,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些怪物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王燕燕迫不及待的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等着方不平给她解答。

    但是方不平只是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的继续前进。

    “燕燕姐,现在怎么办?”陈彦之偷偷看了一眼方不平,对着王燕燕道。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跟着这个人了。”王燕燕呼出一口气道。

    方不平没有回答她,她也不好继续再问,更不可能会逼问。

    毕竟现在还需要靠方不平才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逼问的话,没准还会引起方不平的反感,适得其反。

    至于生气什么的,倒也没有,她又没有什么公主病,觉得天下所有男人都要因为性别让着自己。

    反而觉得,如果真有女人这么想,应该是一个蠢货吧。

    虽然心中有着许多疑惑,但是还是先暂时压在心底吧,等到出去了,总会有人帮自己解答的。

    而王燕燕不知道,方不平也是这么想的,毕竟出去了,他们两个人的记忆肯定是要被消除的,所以现在说了什么,都会忘记。

    所以说不说又有什么必要呢?

    至于两人被蜘蛛丝缠住,为什么没有被魇力侵蚀,自然是因为,这头白色蜘蛛根本就不是什么魇物。

    只是这座迷宫里面的宠物而已,反而这头蜘蛛才是后天阴体,被感染者。

    常年在这座迷宫里面,受到了魇物力量的侵蚀,所以才发生变异,变成了之前那般模样。

    但是从本质上来讲,却也还是血肉之躯罢了。

    顶多就是样子恐怖,比之寻常的蜘蛛强大许多,习性有些变化而已。

    方不平之前进到黑雾之后,也是同样来到了他们之前所在的广场,不过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这次他没有遇到之前王燕燕他们开局时候遇到的那个小女孩。

    甚至也没有出现选择题让他选,所以他是一路打过来的。

    看到什么怪物,都是直接一方天画戟打死,毕竟这些都不是什么魇物,不过是有些蛮力,身躯得到强化的普通野兽罢了。

    一路走来,哪怕是遇到了死胡同,他都是直接打破墙壁,从死胡头走到别的路上。

    而那个小女孩一直都没有出现,仿佛无法奈何方不平这个入侵者一般。

    倒是方不平稍微放下了心来,对方已经被无间确认为完美级的魇物,但是这头魇物,也跟澄空一样,将自己的能力给点到别的方面去了。

    将自己的域场化为了一个庞大的迷宫,并且设置了其中的规则。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就是惊悚和恐怖,遇到选择不当,或者被迷宫之中的怪物追到,就意味着必死结局。

    这对于内心来说完全就是折磨,因为你不知道下一次选择会什么时候到来,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不知道在选择之前意外会不会到来。

    仿佛人生被一瞬间压缩在了这间迷宫里面,有的选择可以给你时间,但是有的却是猝不及防,你只能够在那一刹那做出自己心里的选择。

    选对了,就有机会反抗,选错了,就是万劫不复,对和错对半分,就是无波无澜。

    但是无论是哪一样,生活的意外也在追着你,啃咬你,要将你撕碎。

    对于方不平来说,制造迷宫的魇物却是将自己的力量都给分散了,如果是类似于欧莱克那种倾向于力量的魇物,只怕方不平一入场的瞬间,对方察觉到自己,就会立刻出现,给自己来上一记重拳。

    而也是因为如此,方不平在这个迷宫之中就像是开挂了一般,一路横冲直撞,像极了VIP用户,近乎为所欲为。

    三个人一路前行,方不平也看到了每到一个岔道口,就会出现选择题给这两个人选择。

    虽然疑惑自己为什么没有,但是却也知道,王燕燕两人根本没有办法给自己答案,只有找到这间迷宫的核心——魇物,才有可能回答自己的问题。

    两人一路前行,两人的正确率都保持在了百分之五十左右,所以方不平也不清楚,要是选错了,让正确率低于百分之五十会产生什么样的惩罚。

    倒是每次两人遭遇的问题,他都是记录了下来,他不觉得,这些问题的出现是随机的毫无道理的。

    其他人之所以没有发现问题,完全可能是因为,一直处于疲于奔命之中,根本没有这个闲工夫来思考这个问题。

    一路无话,有着方不平的保驾护航,就像是有贵人提携一般,三个人前进的速度都快了许多,也终于再次遭遇到了第二波人。

    ......

    “救命啊,别杀我,别杀我!”

    “大哥,你别跑,别丢下我!”

    “要死大家一起死!谁都不能够丢下我跑走!”

    又是一阵杂乱的声音响起,跑动声,惨叫声不绝。

    在方不平三人听到声音响动之后不久,有几个人从巷道的另外一方跑了过来,他们看到方不平三人的时候,脸色一喜。

    但是却没有和方不平三个人打招呼的意思,而是直接从三个人身边跑了过去。

    可是下一刻,就有数条血红色的丝线从远处延伸过来,直接缠绕住这几人的脖子。

    下一个瞬间,这几个人的头颅瞬间高高飞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