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狼看着黑衣人渐渐远去,长舒了一口气,几匹小一号的灰狼靠了过来,朝着巨狼说道:“二爷,咱们不追了吗?”

    “不追了,我和那个段箫狗贼打起来未必护得住圣树周全,我们先把这个女人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巨狼一脸严肃的说道,说完便伸出前爪,小心翼翼的将上官婉放到了自己的背上。

    此时,在腹中“看”到自己的异界母亲已经脱险的杨清平,重新镇定了下来,突然,他感觉到神魂深处传了一阵猛烈的虚弱感。

    杨清平猛地有些慌了,他试探的在心中默念着:“老疙瘩?你再说句话啊,别吓我啊,你把我一个人扔到这异界不是要我白给吗?WDNMD,神木大哥别玩了行吗?神木爷爷……”

    “既然你都叫我爷爷,我就再跟你说几句。”

    灵魂深处传了一阵虚弱的回应,当然,如果杨清平此时可以动的话,他肯定会对着这个老东西竖起食指和无名指之间的手指。

    “先别浪费时间了,我刚才带你入体时本来就消耗过大,为了救这天选之子的性命,又强行爆发了一次,未来,恐怕要沉睡好久了。”

    “别啊,树爷,你不是说好要给我当金手指的吗?怎么这刚刚穿越过来就要撒手人寰了啊?我的树爷爷啊?你死的好惨啊。”

    “闭嘴,老夫只是沉睡,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放心,我肯定不会留你自己在这世界乱闯的,这些年我读取了你不少记忆,沉睡之后,我会留下一缕残魂助你,你也不用太慌。记住,尽快找齐我的所有残魂所在,如今这万灵谷的命运,就交到你的手上了。”

    说完,杨清平只觉得的脑海中一阵颤抖,接着一道强大的冲击波震荡着他的神魂,良久之后,方才停了下来。

    等他慢慢回过神来,感觉到神魂之中空落落的,杨清平试探性的又说了一句:“老榆木疙瘩?”这次,没有那个威严中带着几分顽皮的声音回应,杨清平心想,恐怕从今天开始就要独闯异世界了,突然,他的神海中出现了几行文字

    【姓名】:杨清平

    【年龄】:未出生

    【战斗等级】:无

    【修炼境界】:无

    【修炼功法】:《天衍决》

    【修炼武技】:无

    【特技】:无

    《天衍决》后面,有个小书图案,杨清平神识一转,那小书突然放大开来,猛地翻开,只见上面整整齐齐的书着蝇头小楷,密密麻麻的写着一些玄奥无比的话语。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顺天而至,气法自然……”看不了几行,杨清平只觉得文章晦涩难读,神魂深处昏昏沉沉,这时,恍若一阵清风拂过,一瞬间杨清平的神魂只觉得空灵无比,此时的他有一种如沐春风的舒爽感觉。

    之后,那文章却仿佛深深地刻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天衍决》的书名后面又出现了几个大字:

    领悟程度:出神入化。

    “这难道就是老树精送给我的大礼?”杨清平心里嘀咕着,虽然不知道这功法到底什么水平,不过看这书名就肯定不是一般的地摊货,现在自己稍一回想就能想到全书的每个字,每个段落的具体含义,仿佛自己已经浸淫多年一般。

    又看了好一会儿,没发现什么新东西以后,杨清平便觉得有些无聊,回想起之前老树精教给自己的神识外放之法,开始观察起了周围的环境。

    此时,在逼退了黑衣人之后,狼王哈奇背着上官婉寻了一个避风的山洞,将他安顿了下来,又命群狼找了些干草,木柴,简单的做了个草垫,还弄了一团营火防止上官婉被冻伤。

    上官婉昏迷了许久,直到第二天的傍晚才揉着脑袋,渐渐的睡了醒来,只见她缓缓的张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头巨狼趴在洞口,舔舐着自己的狼爪。

    “妖孽!你想干什么!”看清了之后,上官婉一个激灵站了起来,随手抓了一根烧得半焦的木柴当做武器护在自己身前,整个人绷紧了神经,盯着巨狼。

    “上官小姐,请稍安勿躁,是我哈奇救了你的命,你不说声谢谢也就罢了,怎么还把我当仇人呢?”哈奇慵懒的站了起来,全身放松的伸了一个懒腰,接着,惫懒的朝前走了几步,伸出前爪从火堆中刨出来一只外焦里嫩的烤野兔,眼神戏谑的将野兔放到了上官婉的身前。

    随着那一股带着焦味的香气窜入上官婉的鼻腔,她的肚子瞬间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接着一股虚弱感直冲脑海,双脚都有些微微颤抖了。

    上官婉试探性地看了狼王几眼,只见他卧在原地百无聊赖的摇着尾巴,丝毫没有攻击的动作,慢慢也就放下了戒心,猛地吞了一口唾沫之后,伸手拿起了野兔,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

    “慢点吃,别噎着。”看着上官婉如此不顾自己的吃相大块朵颐着,哈奇从身后拿过来一只半满的水碗,送到了上官婉的面前。

    “你没用过吧?”上官婉小心翼翼的看了哈奇一眼,伸手拿起水碗放到嘴边,接着,依然略带戒备的问了一句。

    “放心,这个是干净的碗。”说完,哈奇转过身去,叼了另一只碗放到自己的面前,喝了两口。

    看到哈奇有另一个碗,上官婉立刻举起水碗咕嘟咕嘟喝了起来,那水碗足有半个西瓜大,被她一饮而尽。

    看到这样,哈奇喊了一只灰狼进来重新给上官婉盛了一碗清水,过了一会儿,等她饱喝足了以后,哈奇有些调皮的说道:“久闻上官小姐七窍玲珑,怎么今天看来却是对我这个妖族全无防备呢?我若是在食物饮水里面下了剧毒,此刻,怕不是已经一尸两命了。”

    “呵?你要是想杀我,何苦用毒,那姓段的阉狗都不是你的对手,杀我,还用不着你浪费毒药。”吃饱喝足之后,上官婉身子恢复了些力气,看着巨狼毫无恶意,便坐在草席上,同他攀谈了起来。

    “哪里,不过是趁人之危罢了,段总管的实力,不在我之下。”哈奇想了想那黑衣人手上诡异无比的细剑,此时也是心有余悸,若非趁他受伤之时偷袭得手,胜负,也只在五五之数。

    “是吗?那不知道阁下是哪位妖王,不在万灵谷苟延残喘,何苦要为了救小女子惹上这莫大的仇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