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江,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这么着急忙慌的,你先把话说清楚啊。”

    “小姐,来不及解释那么多了,赶紧跟我赶去吧,去晚了,就来不及了。”

    江户川喘着粗气的说完,没等大家再开口,就转身出了房间,三人见状,也急匆匆的跟了出去。

    众人在江户川的带领下,出了神捕司,一路朝着城东前进着,停在了一间药铺前。

    “江户川,呼,呼,你给本小姐说清楚。呼,呼,你急急忙忙的,到底想干嘛?”

    “小姐,是田大夫出事儿了。”

    “田大夫?出事儿了?”

    “就是我之前说的,可以帮我们照顾乡亲们的人,出事儿了!”

    “等等,有人欺负人你亮出身份拦下来便是,喊我们干嘛?”

    江户川想要回答,就听到药铺中传来一阵声响:“老头,今天还不上银子,你和后院的那堆穷鬼,都得给爷挖煤去!”

    “迟少爷,这世道艰难,您就再通融几天吧,再说,那本金我早就还齐了,只是这利息,还差一点,我回头有钱了再给您补上。”

    这时,江户川正要说明,就见杨清平反手提起宝剑,飞身而出冲进了药铺里,同时留下淡淡的一句。

    “我先去救人了。”

    诸葛芃芃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前方有三五个人从药铺中被打飞出来,躺在地板上不住的哀嚎着。

    这时,后知后觉的诸葛芃芃也看出了情况不对,她越过几个惨叫的杂兵,也冲进了店里,江户川和柯南也赶忙跟了进去。

    “道长这是要管闲事吗?可别怪我迟百城没提醒你,这盛京城可是龙泉山庄的地盘,不是谁都可以撒野的地方。”

    “呦呵,贫道只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没听说过那座城是谁的地盘。”

    “听这口气,道长,你是全真教的人吗?怎么当朝廷鹰犬当习惯了,真把自己自己当主人了吗?我告诉你,别在我脸前充大个,你们全真教在我眼里就是朝廷养的一群狗,想要谈事儿啊,回去叫你们主人来吧。”

    “虽然贫道很想赞成你的话,但是看你本来是准备骂我的架势,现在就好好收拾收拾你!”

    这时,诸葛芃芃刚刚走进来,正好看到杨清平欺身而上,冲着自称迟百城的紫衣公子打了过去。迟百城身边还有十几个喽啰,看起来也都是好手,见杨清平一言不合动起手来,也没讲江湖道义,直接就并肩子上了。

    五个呼吸过后,十几个人瘫倒在地,双臂的关节全部被杨清平卸掉,躺在地上哭嚎着,迟百城惊恐的跌坐在地,看着步步逼近的杨清平,不住的往后趴着。

    “砰!”迟百城撞在了柱子上,也因此停了下来。

    “龙泉山庄迟百城是吧?今天道爷心情好,就不拆卸你们的部件了,记住,这地儿是道爷我罩的,以后再敢来,道爷直接送你们去见列祖列宗去,听明白了吗?”

    “是,是。”迟百城十分窝囊的点了点头,扶起倒下的家丁们,灰溜溜的走了。

    这时,江户川才走到杨清平的身旁,小声说道:“道长,您这出手有点太狠了吧,那人可是……”

    “龙泉山庄的少爷,迟千秋的弟弟吗?安心,我有分寸的,对付这种痞子,就得比他还混,要不然,他跟个狗皮膏药似的没玩完了的。”

    “可是杨道长,他迟百城毕竟是地头蛇,咱们又不在这儿久待,等到咱们走了之后,田大夫恐怕还得受他欺凌啊……”

    江户川有些担忧的说着,可没等到他开口,就听到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传来:“这位道长说的对啊,恶人还得恶人磨,只可惜老头一把年纪了,没练成什么功夫。要是老夫有道长的半成功力,都不会落得如此地步。”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鼻青脸肿的老人,只见他拄着拐杖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一边叹息一边说着。

    “哪里哪里,老先生虽然不通武艺,但是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小道敬佩的很啊。小道杨清平,拜见长白医仙田鲁宁田先生。”

    “哦?这长白医仙的称呼,有些日子没人提过了,看你的年纪不像是听过这个名号的样子?”

    “小道虽然不知,可是师门长辈们却对前辈甚是推崇,您这一幅对联,便是我师叔的手笔。”

    杨清平执晚辈礼节恭恭敬敬的说道,同时眼神一撇,瞥向了药铺中挂着的一幅对联。

    “但愿世间无疾苦,何妨架上药生尘。”一旁的诸葛芃芃轻声念到,心中也对这老先生升起了几分敬意。

    “原来你是玄妙的师侄啊?上清观弟子,怪不得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身手。可是自从当年龙虎山封山之后,可就没见你们上清观的人来过关外了,怎么,这次是准备去那龙泉山庄赴那腊八会吗?”

    “确有此意,不过路见不平,自然也该当拔刀相助。”

    “那老夫就多谢小道长了。”

    “田先生严重了。”

    两人寒暄完毕,众人帮着一起收拾好了被迟百城砸地乱七八糟的药铺,期间,江户川一边帮着田鲁宁敷伤药,一边问道。

    “田先生,您虽然医者仁心,平日里不怎么赚取诊金,可是家底毕竟在啊,怎么会沦落到跟他迟百城借高利贷啊?”

    “嗨,这事就说来话长了,这奉天府连年冬天都闹妖患,大量百姓流离失所,还有不少葬身妖口,短短三年过去,虽不至十室九空,但也死伤了许多。老夫不忍许多人流离失所,便收留了许多人在我这里干些体力活,赚个口粮。

    可没想到,今年收成不好闹了粮荒,几大粮商突然涨价,老夫府上人口太多,一下就缺了粮食,为了不让大家饿死,我就去找那迟百城借了一笔银子,同时想着慢慢变卖产业兑出钱来把债还上。可没想到,这迟百城狼子野心,老夫只借了他一千两银子,想着他却狮子大开口要我还两千两,我哪里拿得出这许多银钱来,于是就变成现在这个情况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