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作还真快,这个迟万古,有意思。对了,那李忠说的解药你们找到了吗?”

    “找到了,有七枚,已经给袁将军送过去了,短时间内,可以先应付应付了,只是,半年后。”

    “告诉袁家人,叫他们放心,半年内我杨清平一定给他们找到解药的药方。”

    “是!”

    江户川应了一声便离开了,等到江户川走远了,诸葛芃芃有些焦急的追问道:“这李忠什么有用的东西也没说,这半年后,可怎么办啊?”

    “我们上龙泉山庄。”杨清平沉声说着。

    “现在吗?不说那合道境高手迟文夷,就是那迟亿红就不是咱们能对付的了的,还有迟万古、迟百城也都是咱们这一辈的好手,贸贸然冲上去,那不是白给吗?”

    “肯定不能是咱们这几个人去送人头啊,我自有我的计划,对了,那迟千秋不是你们神捕司的人吗?怎么最近感觉,龙泉山庄和你们神捕司完全不是一条心啊?”

    “嗨,若是龙泉山庄跟我们神捕司关系近,千秋哥也就不会加入神捕司了。这龙泉山庄,毕竟是家族传承,千秋哥和迟万古,是他们这一辈最出色的两个人,迟万古为人醉心算计,将龙泉山庄的庄主之位视为他的囊中之物,千秋哥为了不闹出兄弟阋墙的戏码,就投身了神捕司中,再也不管龙泉山庄的事情了。”

    “原来如此。”杨清平点了点头,应了下来,默默记下之后,也就没有再追问迟千秋的事,转而说道:“这些都不重要了,再等七八天,咱们的援军就到了,到时候,我们一起上龙泉山庄。”

    惊雷茶庄,盛京城闹市中最大的一间茶楼,茶楼正中,每天都有艺人唱曲儿,这惊雷茶庄的小曲儿可算是盛京城中的一绝,也因此,有许多的常客。

    “惊雷,这通天修为天塌地陷紫金锤……”

    “杨道长,这种曲儿你们确定能留住客人?”

    “这种自然不能了啊,我故意让他这么唱的,要不然人太多,我怕会坏事。”

    果不其然,一首曲没唱到一半,偌大的茶庄就只剩下了二楼高台上的杨清平和诸葛芃芃两人。

    “臭道士,你能不能让那兄弟停一会儿啊,这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再唱下去,我怕我会受不了的。”

    “好。”说完,杨清平打了一个响指,那唱曲儿的艺人便停下了声音,茶楼重新回到了安静,或者说,比之前,更加安静。

    这时,两个上清观的道士,从正门走了进来,二人抬头看了一眼二楼的两人,便缓步走到了杨清平的桌旁,稳稳的坐了下来。

    “上清弟子,杨清平见过玄妙师叔,大师兄。”

    “呦,瑾瑜啊,这位看着眼生的很啊,这是谁啊?”

    “师叔,您还生我气呢?别介啊,这我虽然未经允许跑下山了,可师父还没把我逐出师门吧,我杨清平,生是上清观的人,死是上清观的死人,就算化成灰,也得洒在龙虎山上化作春泥,同那参天古木一起守护我上清观千百年……”

    “行了行了,你小子别贫了,处理你小子的事情,以后再说,说说吧,这次突然想起来联系我们,是为了干嘛?”

    “嘿嘿,师叔,这不是师侄我遇上了一些小麻烦吗?正好您和大师兄来关外办事了,就想让您和大师兄给我帮帮忙。”

    “哼?麻烦,佟大少爷和我说过,以你小子现在的水平寻常门派的掌门都不是你的对手,只要不是惹到十大门派、三大衙门这种级别的势力,你自己就能摆平吧。”

    “嘿嘿,师叔谬赞了,不过,确实跟您说的差不多,这次,想让您和大师兄一起跟我查查这龙泉山庄。”

    “龙泉山庄?什么情况?”

    “玄妙前辈,这个就由我来说吧,我是神捕司的诸葛芃芃……”

    诸葛芃芃将他们一路的所见所闻简明扼要的同玄妙和张瑾瑜二人说了一番,二人听得连连皱眉,直到诸葛芃芃说完,张瑾瑜才不可思议的追问道:“这位,诸葛姑娘,你的意思是,这龙泉山庄可能和妖族勾结?”

    “没错,迟家人暗中控制了整个奉天府的高层,挟持了关宁军,任由妖族在关外肆虐,害的百姓浮尸千里、十室九空。”

    “确实,这一路上确实没那么太平,不过,也遇到了不少关宁军的分队同妖族战斗,我和瑾瑜还以为是关外又掀起了一场战乱,没想到,这盛京城里,出了这么大的问题。”

    “是啊,不过还好,那李忠已经被我们拿下了,同时,罗佩也跟迟亿红一起逃离了盛京,多半是回龙泉山庄去了,现在奉天衙门是由袁家和神捕司的人共同控制着,相信很快就能将来犯的妖族赶回长白山中。”

    “嗯,关宁军乃是精锐之师,袁将军也是沙场宿将,现在的妖蛮都是一些散兵游勇,确实不是关宁军的对手。只是万万没想到,这官府竟然能够糜烂至此,堂堂封疆大吏能够受人胁迫到这种地步,真是,唉~~~”玄妙真人长叹一声,接着满脸哀怨的拍了一下大腿。

    “对了,师弟,你们刚才说,袁将军的毒还没有完全解除?”

    “是的,袁将军中的是一种十分离奇的毒药,这种毒药前所未见,我也为他把过脉,即使以纯阳真诀也没办法将那毒素去除,现在只是从李忠的家里搜出了几枚解药,可以先拖个半年,若是半年之内得不到根除的办法,恐怕……”

    “所以,清平,你的意思是,解药就在龙泉山庄中?”

    “没错,虽然那李忠说,这药是一个神秘人定时给他送过来的,不过,根据我们这些时日的调查,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龙泉山庄,所有,我们准备去龙泉山庄闯一闯。”

    “龙泉山庄么,真是个麻烦。”玄妙真人沉吟了片刻,没有继续往下说。

    “行吧,既然师弟你都这么说了,为国为民,这龙潭虎穴怎么也得闯一闯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