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你这水妖头子来这君山之上,没听说过我陈须同的名字吗?”声音刚落,一个独臂大汉便从远处飞奔而来。

    只见他眉目刚毅,留着一圈络腮胡子,皮肤黝黑,头发胡乱的散开,身上穿的灰布长袍尽是大块的补丁,虽说缺了一条手臂,行进之时却是虎虎生风,一个起落跃至伍笙面前,一只肉掌照着他的兵器就拍了过去。

    伍笙只觉得一座小山朝着自己压了过来,双手吃痛之下,手上那柄以妖族秘法制成,将近半吨重的三叉戟猛然脱手而出,竟是被那陈须同一手夺过,接着,陈须同将三叉戟随手一抛,接着又是一掌推出,停在了伍笙胸前半寸。

    肉掌是停下了,不过掌风没有,伍笙只感觉自己的胸口被千钧铁锤捶中一般,一股鲜血喷出,接着轰然倒地。

    被掌风轰倒在地的伍笙,色厉内荏的说道:“陈叫花子,难道这官家的事情,你也要管吗?”

    “官家人是死是活与我无关,不过妖族祸乱的事情,我就必须要管上一管了!”陈须同大义凛然的说道,引得一众士兵们纷纷叫好。

    此时,妖将们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对,立刻结成圆阵,将重伤倒地的伍笙团团围住。

    眼见这陈须同完全说不通,自己等人即将命丧黄泉,伍笙情急之下大声喊道:“老太监,还不动手吗?”

    听到伍笙的大喊,众人瞬间警惕了起来,陈须同闭目凝神,使用神魂扫过四周,这时,一簇绣花针带着红线从西方射出,其中四十余根直取群妖,在众鱼妖的眉心之处留下一点殷红,剩下的三根银针,明显粗壮些许,化成一个品字型,飞向陈须同。

    陈须同从这三根银针之上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威胁,银针之上气机锁定,寻常凝魂高手只会觉得避无可避,同那鱼妖王伍笙一样,卒于银针之下,死不瞑目,不过陈须同,可不是一般人。

    见他化掌为爪,爪心之上发出一道巨大的吸力,将银针稳稳钳住,凭空停留在陈须同面门之前,再也不得寸进。

    这时一道红色的身影飘飘然落下,来人唇红齿白,肌肤如玉,眼角斜吊,眉角微翘,葱葱玉手,脖颈透红,再配上一身红袍纱帽,透着一股妖艳诡异的劲。

    “东方府主,别来无恙啊。”来人还未自报家门,陈须同却率先开口了。

    “哦,陈帮主?上次让你逃过一劫,怎么不在你的花子窝里好好呆着,还要出来乱窜呢?怎么,这只胳膊你也不想要了?”来人正是葵花府府主,东方让。只见他眉眼带笑,话语间却是杀气腾腾,周围的士卒只觉得的一股寒气自脚底传来,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就怕东方府主留不住我陈某人。”这句话说完,那银针上的劲力才堪堪散尽,落到陈须同身前的泥土上,砸出了三个寸深的小坑。

    “怎么?陈帮主这是降龙掌有成,想来会会我么?”说话间,东方让左手翘着兰花指,以长袖捂在嘴前,嗤嗤的笑了起来,仿佛是说起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

    “可恶。”面对东方让如此侮辱,陈须同也只敢暗叹一声,不敢有太多的动作,他知道面前这个红衣妖人有多厉害,若是正面对垒,自己绝对不是东方让的对手。

    “怎么?陈帮主怎么不说话了?”见陈须同兀自站在那里,眼球不住的左右瞟着,东方让往前踏了一步,继续咄咄逼人的说道。

    他脚步还没有落下,突然,一道黄龙从陈须同手中飞出,正是一招潜龙勿用,此时二人之间不过七八步的距离,东方让也不敢托大,侧身回掌,稳稳将这一掌接住,等他回过身来,陈须同已经遁出了视线之外。

    “小叫花子,下次再收拾你!”东方让有些愠怒的说了一句,接着运起身法,飘飘然来到寨墙之上,落到了戴达罗的身旁,轻声说道:“戴指挥使,应该知道今天的事情该怎么说吧?”

    戴达罗一听东方让说完,立刻诚惶诚恐的回答道:“小的明白,妖族趁大营空虚,前来偷袭,多亏东方府主出手相救,我们才能顺利守住君山水寨。”

    “很好,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记住,我来这,只是来斩妖除魔的,旁的事情,都与本尊无关。”

    “小的明白。”戴达罗颤巍巍的答了一句,再抬头看,却已经看不见东方让的踪影,此时他的战袍已经被汗水彻底浸透了。

    过了半晌,一个千户凑到了戴达罗的身边,有些怯生生的问道:“戴老大,若是上面问起来,咱们怎么说啊。”

    “我刚才怎么说的,就怎么说,这事情不是咱们这些人能掺和的,想活命的,就给我嘴巴紧一点。”说完之后,戴达罗黑着脸返回了营地,口中呢喃着:“阿紫,我对不起你啊。”

    君山水寨往北不远处,有一座密林,此时,密林深处,段公公手中拿着一张地图,来回比对着,寻找着什么。

    “有了!”突然,段公公满脸惊喜的说道,接着对着一个木头桩子连敲了三次。

    接着,一阵机械轰鸣声响起,木桩之后竟然露出了一个洞口,洞口之内有一道石制的阶梯直通地下,段公公面露喜色正要走进去,却听到四周突然唱起了一阵莲花落。

    “南来北往的您往这瞧,求求大爷你行行好,给多给少的无所谓,能给个馍馍就算好……”接着,一群叫花子便从林中钻了出来,敲打着手中的竹棒,哼唱着要饭的歌谣。

    这群叫花子每个人身上都挂着一串布袋,少的有五个,多的有八个,领头的中年汉子,身上挂着九个布袋,腰间还挂着一个大酒葫芦,整个人醉醺醺的走上前来,朝着段公公说道。

    “这是葵花府那位公公来我们这叫花子窝来寻宝啊?”

    “知道我是葵花府的人,还不赶紧让开!”段公公嘴上如此说着,手却握在了剑柄之上,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