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张灵风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杨清平一见他回来立刻就把今天得到的坏消息告诉了他,没想到,张灵风不急反笑,笑嘻嘻的同杨清平说道:

    “师弟,我们不用担心俞卓了。”

    “为何?他可是合道境的高手,师父都未必能稳赢的狠角色。”杨清平不解的追问道。

    “自然是因为我有好消息啦。”说完,张灵风便拉着杨清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同时喊了一个小道童去通知张灵云过来。

    “灵风师兄,是什么好消息啊?”一进屋,杨清平便急不可耐的追问道。

    “清平,你先别着急,等灵云来了,我一起告诉你们,先让我喝口水。”张灵风一边出言安抚着心急如焚的杨清平,一边拿起水杯,满满的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

    “灵风,听说你有急事找我。”没等张灵风把水杯放下,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见张灵云猛地推开房门,闯了进来。

    “是啊,师兄,好消息!”张灵风脸上露着喜色,着急忙慌的把房门关好,接着转回身来,冲着二人说道。

    “什么好消息,你倒是快说啊。”杨清平被他卖关子卖的十分难受,见张灵云来了,再也沉不住半分气。

    “清平,你看这个。”说完张灵风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杨清平一把抢了过去,直接拆开,仔细地读了起来。

    与此同时,张灵风喜形于色地缓缓开口说道:“这是吴乾刚刚送来的消息,听说京城出了大事,皇上紧急找俞卓回去,估计这一两天他就会带着君子堂的人离开了。”

    杨清平读着信上的消息,见信纸上确实是吴乾的字迹,内容也与张灵风说的八九不离十,本来焦躁的心这才沉了下来,不自觉的长出了一口气。

    另一边的张灵云脸上也露出了喜色,一脸庆幸的说道:“灵风,你这消息可真是及时,清平刚刚打探到俞卓就住在白马寺中,我们正犯愁怎么救人呢,这下好了,我们等个几日,等他回到京城就好了。”

    张灵风和张灵云满脸开心的样子,杨清平却并没有完全放松精神,他仔仔细细的看完了信,然后皱着眉头问道:“灵风师兄,消息来源可靠吗?”

    “怎么,师弟你还信不过吴乾了?”张灵风不知道杨清平为何如此发问,一脸疑惑的说道。

    “吴乾师兄我自是信得过的,不过这信上说,是皇上秘密召唤俞卓进京,吴师兄又是怎么知道的啊?”

    杨清平说出了自己的怀疑,整个房间一瞬间重新安静了下来,张灵风斜着眼睛看了看杨清平,又不经意的瞥了眼张灵云,一脸很为难的样子。

    “其实吧……”

    “其实吧,吴乾家里交友广泛,听说他爹的一位同窗在京城里做官,恐怕,是他动用了他爹的关系打听到的。”张灵云打断了正要开口的张灵风,眼睛转了一圈,有些颤颤的说道。

    “原来如此,吴师兄还真是厉害呢。”杨清平深信不疑的点了点头,大家都是师兄弟,二人也没有骗他的必要。张灵云既然这么说了,他也就暂且信了下来。

    “没错,这次他可是帮了大忙了,回头到了山上,我一定要请吴师兄好好的搓一顿。”张灵风也赶忙顺着话头说道,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挠着自己的后脑勺。

    “拉倒吧,灵风师兄,就你那点家底,还请吴师兄吃饭。怕不是请吴师兄吃食堂吧。”

    “哪有,我张灵风行走江湖这么些时日,也攒下不少银钱的好不好,大钱虽然拿不出来,但是吃顿好的,还是负担的起的。”

    “是是是,灵风师兄闯荡江湖多年,也是侠名远播啊,怎么会兜里只有五两银子。”

    “诶?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多少钱,咦?我荷包什么时候到了你小子手上了!快还我身家性命!”

    就这样,众人嬉闹了一阵,也渐渐放松了紧绷的神经,这些天众人对如何救人一筹莫展,今天好不容易得了个好消息,自然放松了许多。毕竟都还是少年心性,没那么沉稳,却也多了几分洒脱。

    嬉闹之后,杨清平先一步回了房间中,张灵云也转身要走,却被张灵风突然开口叫住了脚步。

    “灵云,为什么要骗清平啊?”

    张灵云停在了原地,矗立了一阵,神情时而收紧,时而放松,过了许久,才微微侧过头来,说道:“这很重要吗?”

    “可是,大家都是自己人,为什么要瞒着……”

    “为了他好。”张灵云打断了一脸不解的张灵风,沉声说道。

    “啊?”张灵风一时没有听明白张灵云的意思,歪着脑袋,头上挂满了问号。

    “这也是老天师的意思。”张灵云没有急着解释,继续说着。

    “师父?师父什么时候安排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怎么不知道?那如果不是师父的意思,又为何让吴乾专门誊抄了一遍情报,才送过来啊?”

    “是啊,为什么要把消息让吴师兄重新抄一遍啊?我也不明白。”张灵风头上的问号更多了。

    “你……算了,跟你解释也解释不通,你就乖乖听我的话就是了,至于为什么,你以后就知道了。”张灵云也没有过多的解释,说完,便信步走出了房间,留下了一头雾水的张灵风。

    “真是的,活的那么累做什么。”

    另一边,杨清平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准备躺上一会儿,脑海中突然响起了老树精的声音。

    “老夫感觉,你那两个师兄有事情瞒着你。”

    “呦,树大爷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说话了?”杨清平笑嘻嘻的回答道,却一点没有惊讶的样子。

    “怎么,你小子也看出来了?”

    “是呀,这信若是从龙虎山送过来的,那墨迹怎么会没有干透呢。”

    “哦?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啊。”

    “那是,我可是堂堂起点穿越者,这点事情能看不出来,闹呢?”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当场戳穿他们啊?”

    “可以,但是没有必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