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教练低头笑了笑,“而且我现在对她们很有信心,郝冬冬的实力你们也看到了,她不仅是一名优秀的进攻型选手,还是一名敏锐的防守型选手,她当自由人,虽然委屈了点儿,但在大赛场上,这个位置很适合她。”

    其她几个教练点了点头,“的确,她的表现出乎我们意料。原本以二队的实力,是干不过T队的,好在后防稳固,郝冬冬这姑娘,在这场比赛里是大功臣啊。”

    洪教练喝了口水,“这场比赛她们抽签运气不好,复赛是不指望了,所以这次比赛会结束得比较快,等比赛一结束,就选定最后三人,安排签约吧。”

    “可是洪教练,现在咱们面临着一个问题,许多队伍和俱乐部已经注意到了这些姑娘,且打听到了她们现在尚未签约咱们战队,所有人都铆足了劲儿地去挖人,我今天就看到T队的教练和郝冬冬说了几句话。”

    洪教练,“说什么了?”

    “T队教练当然是先夸赞了她一番,然后问了她从哪里来,从前签过什么俱乐部之类的套近乎话。郝冬冬这孩子的反应呢,淡淡的。后来T队教练又说了,‘你现在还没签约JR战队吧,我听说这次集训竞争很激烈,最后只有三个人能留下来,据我所知现在JR战队不缺自由人,缺的是副攻和一传手,最后选不选择你也不一定,何必浪费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去争取一件概率不高的事情呢,咱们打职业的,黄金时期就这么几年。你该去到适合你的地方,这样,只要你愿意,随时打我的电话,我这儿的待遇和机会,不比JR战队少。’。”

    “这话,相当不要脸。”一个教练嗤笑一声,虽然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也是有先来后到的规矩的,怎么能这么赤裸裸地挖人呢。

    “郝冬冬什么反应?”洪教练其实心里对郝冬冬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有个大概的底,但还是随口这么问了。

    “这孩子似乎对这个橄榄枝不感兴趣,拿过名片看了一眼,就走了。”

    “没说啥?”有个教练表示不相信,T队也是国内知名的队伍,这诱惑不小啊。

    “哦说了。”

    “说啥了?”

    “她说她饿了要去吃饭。”

    其他几个教练,“哈哈哈哈哈……”

    洪教练,“……”这个回答,她确实没想到。

    笑够了,一个教练正色道,“所以,咱们现在该怎么办,还是等最后比赛结束再宣布录取名单吗?怕是会有优秀队员在这段时间内被挖走,咱们花了这么多精力和成本培养的运动员拱手送人,想想就亏。”

    洪教练没有说话,她喝着保温杯里的红枣枸杞水。

    一个教练建议,“不如,咱们现在先把名单内定了,跟这几个内定的队员打好招呼,免得她们被挖走了,至于其余人,想走随时可以走,咱们也不要再浪费时间。”

    “坏了规矩。”洪教练淡淡地回绝,“体育行业竞争是所有行业竞争里相对来说最公平的,如果说我们现在把这种公平打破,那么就是破坏整个行业的规矩。现在内定名额,让其她有可能的队员彻底失去了表现的机会,这样是不公平的。”

    其她几个教练点了点头,“那就任由别的队伍在我们这儿挖人?”

    “挖不走的怎么都挖不走,该挖走的迟早得走。我们和队员签了协议,这次比赛报了名就得打完,非特殊情况不得离队,所以,不管怎样,等这次比赛结束吧。教练们继续评估每位队员的实力,观察她们每次训练以及每场比赛的表现,最终的三个人选,现在不着急定,所有人都有可能,所有人都有机会。”

    说完洪教练就离开了办公室。

    ……

    郝冬冬结束晚训,回到酒店洗了澡,老郝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冬冬啊比赛地方住得还习惯吧?”

    郝冬冬擦着头发,“住到无所谓,我向来对住没要求,就是这个吃啊——”郝冬冬遗憾地摇了摇自己的小脑袋,“吃是吃得挺好,就是我太容易饿了,有时候吃完没两小时就饿了,让我有点儿怀疑自己是不是忘记吃饭了。”

    “这个就不用怀疑了,你还能忘记吃饭?”老郝在那边呵呵笑,“平时没事儿在酒店备点吃的,像巧克力啊,士力架啊什么的,补充能量。你现在每天训练,比赛压力这么大,自然消耗大,饿得快是正常的,但可不能饿坏了身体,该吃还是得吃。”

    “知道啦。”

    老郝,“你妈看电视,说你这些日子都累瘦了,心疼得不得了。”那边传来老姜小小的声音,“我哪有。”

    老郝呵呵笑,“别听你妈嘴硬,从比赛开幕式她就守在电视机前,一看到你出现眼睛就放光。”

    郝冬冬嘿嘿笑,“怎么样,我上镜是不是超级漂亮?”

    老郝,“漂亮漂亮,当然漂亮。”

    老姜,“也就那样。”

    郝冬冬自动忽略老姜的话,“我妥妥儿地遗传了老郝年轻的颜值,那叫一个好看。”

    在这件事情上,老郝还是挺有立场的,“咱们家你妈最好看,你排第二,我垫底。”

    “哼。”郝冬冬瘪瘪嘴。

    “不过说,姑娘,JR战队那儿你确定能顺利签下来吗?有几家不错的队伍电话打到了我这里,意思是,你想去他们随时能和你签约。”

    “怎么还把电话打到你那儿去了?”郝冬冬一皱眉,这资料泄露得也太严重了吧,知道她的电话号码没啥,毕竟报名需要填写这些东西,但怎么能知道老郝电话呢,她记得自己没有填写过家人的电话啊。那些人还真是神通广大。

    “老郝这个你别管,所有事情,等我比赛打完再说。我就是冲着JR战队来的,自然不会临时改变主意。”

    “行,这个事情你自己决定,你是个有主意的孩子,不管怎样,我和你妈都支持你。”

    “老郝,下次她们再打电话过来,你别理。”

    “好好。”老郝说着想起一件事儿,“对了冬冬,爸爸我有个朋友,你小时候叫张叔叔的,还记得吧。”

    “记得啊,小时候喜欢给我塞红包的张光头叔叔嘛。”郝冬冬就这牛奶吃了两包饼干。

    “那你张叔叔有个儿子,叫张权,比你大两岁,后来去了英国念书,你还记得吗?”

章节目录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一百八十七章 紫黑色鸡窝头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场必须要赢的比赛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一百九十章 上来就主动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一百九十一章 这其实是一场表演赛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一百九十三章 吃得贼拉香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一百九十四章 春风得意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一百九十五章 你的心不在我这儿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一百九十七章 香菇炖鸡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一百九十八章 踩点鬼才郝冬冬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一百九十九章 香气逼人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零一章 但我又恋爱了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零二章 能吃能睡好养活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零三章 仗义单纯心眼好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零五章 骚到发光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零六章 可没你甜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零七章 我也是甜的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零九章 吉姆拉姆他施巴神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一十章 钱多多的惬意生活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一十一章 反手打脸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一十三章 开心得像个猴子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一十四章 手滑了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一十五章 信息不对等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一十七章 温水煮青蛙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一十八章 金马奖影后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一十九章 千里迢迢给惊喜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二十一章 骚骚队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二十二章 郝冬冬不开心了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二十三章 最后的冠军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二十五章 明天我去接你下班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二十六章 吃肉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二十七章 喝奶茶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二十九章 同意了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三十章 海绵宝宝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三十一章 有个姑娘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三十三章 斗志熊熊燃烧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三十四章 你最近有恋爱的打算吗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三十五章 招人喜欢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三十七章 成贤街老馄饨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三十八章 大叔和小姐姐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三十九章 你在看风景,我在看你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四十一章 江山送美人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四十二章 拱了颗好白菜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四十三章 学做饭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四十五章 镇宅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四十六章 这是我的排班表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四十七章 出发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四十九章 二姐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五十章 来自全院的脱单祝贺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五十一章 自由人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吗第二百五十三章 远方发来贺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