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信和李武直奔戏园而来的架势,门口的伙计老早就注意到了。

    赶忙上前几步招呼两人,除了照常的说些奉承的话之外,伙计其实也是有着探探口风的意味。

    免得官面儿上真有什么动向,他这么做也能提早了解一二。

    李武见对方赔笑也不在意,随口问道:

    “伙计,里面人多吗?还有位置没有?”

    对方一听到李武那轻松的语气,还有之后询问的问题,顿时明白了李信和李武基本就是来听戏的。

    只要是来听戏的,那就都好说,伙计的笑容更加灿烂的几分,但是很快表情却有露出了几分为难,

    “托县令大人护佑,近来几日还算热闹。

    不过今天二位大人来的稍微晚了一些,但是您二位放心,我肯定给二位大人腾出个靠前的好位置来。”

    看到伙计为难的表情,李信也就明白了伙计的想法。

    其实真的没有好位置了么?

    基本上都是有预留的。

    但是伙计如果不这样表示,怎么能体现出自己卖了力气、花了心思?

    太简单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几乎绝大部分人都不会太珍惜。

    而在伙计说着话的同时,也继续的在前面引着李信和李武向里面走着。

    不过李信却开口打消了伙计的想法,

    “不用那么麻烦,给我们找个靠边角的位置就行。

    我们来也不是为了听戏,就是最近一阵子县里的毛贼有点活跃,我们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伙计听后在前面带着路,不管李信说的是真是假,也不敢过多询问,只能不断的连连应是。

    不一会儿三人就走进了戏园,李信站在门口大概扫了一眼之后,就直接喊住了前面带路的伙计,

    “行了,你出去招呼人吧,我们自己找个位置就得了。”

    一进戏园内部,发现里面确实如之前的伙计说的一般,很多前排的好位置,几乎都已经被人占满了。

    李信之前扯大旗,说抓贼那些话自然是假的。但是抓贼前面那一句,他们不是为了听戏,这倒是真的。

    索性李信和李武两人,稍微打量了一下全场之后,就选定了一个靠后的位置,那里有张紧挨着墙边的空桌子。

    桌子的位置很不显眼,但是在那里他们也能更自在、更放松。

    两人沿路向着桌子走去,中途李武还拉住了一个端茶送水的伙计,要了两盘点心,之后又要了些花生瓜子。

    等走到了空位,李武直接坐在了最里面靠墙的椅子上。

    只是以李武的性子,肯定不会在椅子上正襟危坐。

    反而是横着身子坐在了椅子上,随后上身向后一仰直接靠在了墙边。

    同时一只胳膊搭在了椅子背上,另一只胳膊横放在腹部,翘着二郎腿、微微扬起了头看向戏台。

    这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如果不是李武身上穿着官服,让陌生人看来,准把此时的李武当成混日子的流氓。

    等李武坐下后,李信也不多耽搁,挨着李武直接坐在了靠过道的那个椅子上,身体也微微放松,依靠上了椅背。

    此时的戏台上已经开始了下午的演出,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台上,而且李信和李武选的位置,也是一个偏僻的角落,并没有引起戏园子内太多的动静。

    两人都坐稳后,盯着台上的人影看了一阵,随后李武就闲聊道:

    “哎、台上唱的是个什么故事啊?还有那么多人叫好。”

    李武平时也是向李信问习惯了,一有难题就找李信问,一有闲话也找李信说,但是这次李信还真的是不懂了。

    “唉,我从哪去知道去啊,我也是第一次来,根本听不懂。

    不过我看台上那人顿足捶胸,还哭的挺惨的模样,可能唱的是一出悲剧或者冤情吧。

    我也是瞎猜,听的不是很懂。”

    桌子上就直接准备着茶壶茶碗,反正两人对于喝茶也不是那种讲究的人。

    两人随意的聊着闲话,李信就伸手拿起了茶壶,顺便倒了两杯茶。

    其中一杯向李武那边轻轻推了一段,而后李信就伸手拿起另一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还别说,中午两人没有吃饭,现在还真有点渴了。

    润了润嘴之后,李信直接几口喝完杯中的茶水,随后又再次倒满,

    “二狗,你知道这是哪的戏班么?居然这么受欢迎。”

    听到李信的询问,正在喝着茶水润口的李武也回应道:

    “我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他们不是咱们县周边的戏班,听说好像是从其他郡过来的。”

    李信听后也点了点头,

    “嗯,怪不得来了都有一阵子了,还是天天这么多人。”

    台上的人唱的好坏李信说不准,但新戏班的新鲜感也是能吸引不少人的。

    毕竟是有了新角儿、也有新戏儿。

    就在李信和李武两人,有一句每一句闲聊的时候,从观众最后面走来了一个伙计,手里端着点心瓜子等零嘴儿。

    很快伙计走到桌子旁,向两人打了声招呼后,开始一盘一盘的放下手中拖着的东西。

    在伙计放盘子的时候,李信拿起了茶壶腾出了位置,顺便又把两人的茶杯都再次倒满。

    等伙计刚刚放好点心瓜子,李信就晃了晃手中的茶壶说道:“伙计,再来壶新的,这茶都不热了。”

    到不是李信对茶叶有什么意见,他只是想换一壶热乎水而已。

    连忙接过茶壶后,伙计才开口询问道:

    “好的、好的,二位大人您看还需要点儿什么?”

    李信挥了挥手,说道:

    “行了,暂时不要了,你先去吧,有事儿在叫你。”

    伙计满脸堆笑的说道:

    “好的、好的,您有事儿就喊我,保证随叫随到。”

    说完就转身小跑儿着换水去了。

    在戏园子里面招呼人的伙计,不像门外拉人的那个,他们就是水芸县的本地人。

    有的住在县城周边附近的村子,傍晚下工后就出城回家,也有就直接住在县城里面的,这种人可能回去的就会晚一些。

    这种伙计经常关城门之后才会回去,当然两种伙计的价钱肯定是不一样的。

    因为如果戏班子是在乡镇表演,基本傍晚就结束了。

    但是在城里面,相对的安全性更高。

    所以通常晚饭后,还会在唱上一场。

    这种住在城里的伙计,他们才是对县衙最有体会的人。

    虽然这一任的县令本人他们没有见过,但是却都知道县令是相当有本事的,比上一任强多了。

    整个水芸县里里外外,比上一任的时候安稳了很多。

    就连在县城西北边树林里,上吊的人都少了很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