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锦玉指天发誓,奈儿松开一点点,用小手按下白锦玉冲天并起的两根指头。吸着小鼻子,奶奶的声音道:“奈儿信娘亲!父王说,娘亲的朋友远道而来长安,娘亲这阵子都要在这里陪他们,所以才没有回去。”

    白锦玉默然,仿佛看见凤辰一遍遍和奈儿解释自己不回晋王府的画面,当即心中软成了一池春水。

    白锦玉又亲了亲奈儿被泪水弄花的脸蛋,面前却冷不丁地直递过来一个锦缎的布包。

    白锦玉抬头看看谢遥,谢遥睨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这是小世子的功课,今日要做完。”

    “哦,好。”白锦玉乖巧地接过布包,这个谢遥真是七年如一日,从来不因为白锦玉身份的改变而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但凡她稍微有些委屈凤辰,他的脸子就直接甩给她看。

    尴尬间,怀里的奈儿脱离了开去,他手背抹掉泪水,笑着迎上看得一头雾水的李子。白锦玉这才发现,文渊斋里的伙计也注意到了谢遥和奈儿的到来,但是慑于谢遥过份冷峭的气势,竟然一个都没有上来招应。

    “你是李子吗?我叫凤奈,是你师叔的儿子,我们……一起玩吧!”

    白锦玉看着重整精神与自己所妒之人主动示好的奈儿,恍然一笑,这掩饰心绪的样子还真的挺像凤辰。

    李子看着比女娃儿还漂亮三分的奈儿一脸和气地过来跟自己做朋友,很乐意地点点头,还不信地问他:“你真的是我师叔的孩儿吗?原来我师叔也有孩儿!”

    凤奈来找白锦玉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文渊斋,白锦玉生怕惹人眼嫌,哄着奈儿和李子在自己的屋里玩儿。

    即便如此,千玺和闻玲知晓后仍然虎视眈眈地几次三番过来监视,与此同时,当李子知道奈儿的“一起玩”是比拼背书时,当场后悔不迭,但是出于不甘落后的小心态,硬着头皮跟着奈儿背完了荀子两百九十一个字的《劝学》首篇。

    稍晚的时候,白锦玉留奈儿吃了晚饭,眼见时候不早了才依依不舍地拉着奈儿的小手出了房门。

    一大一小走到文渊斋的一进门的店堂,顿时一怔。只见店堂里千玺和闻玲把在门口,在他们中间,谢遥笔直冷冽地站着,三人的目光在无声的空气中厮杀,直怵得文渊斋的几个伙计在角落里缩做一团。

    正在这时,楼梯上又传来一阵脚步声,听这声音白锦玉心叫不好,抬头去看,好巧不巧,果然是文渊斋的掌柜簇拥着闻宴从二楼上走将下来。

    闻宴站在楼梯上将在场众人一扫,白锦玉不由地攥紧了下奈儿的小手。

    一片窒息的宁静中,奈儿稚嫩的声音响起:“娘亲,你跟奈儿一起回去吗?”

    一声脆生生的“娘亲”在鸦雀无声的空气中洋洋盈耳,当场好几个人心头都为之一抖。

    “呃,”奈儿翘首以待,白锦玉干干笑着,低头生硬地对奈儿安抚道:“那个……娘亲的朋友今晚还有很多话跟娘亲说呢,那个……”白锦玉说不下去了,她自认奈儿的“娘亲”,翠渚这边有几道目光已经向她杀来。

    她看了看僵着脸的闻玲和千玺,又望了望看不出情绪的闻宴,向他们陪笑,好不容易憋出了一句道:“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嘛!”

    纵然如此,谢遥那边,一听她不回府,射来的目光也几乎可以化成冰锥直接扎穿她了。白锦玉心头呜呼哀哉,感到自己两边都得罪了个干净。

    “好吧,”奈儿有点失望,不过还是懂事道:“那奈儿和父王就在府里等娘亲回来喽!”

    白锦玉摸着他的脑袋点点头,忽然,身后窜出三个小影,分别是李子、桃子和润儿。

    李子对白锦玉道:“师叔,我要把我的新朋友介绍给桃子和润儿!”

    白锦玉点头道:“好,不过奈儿快回家了!”

    李子道:“没关系!”招手喊上桃子、润儿。桃子跑上前来,看见白锦玉爽利地喊了一声:“舅娘!”

    白锦玉蓦地一抖,当即就感到一道冷冽的目光向自己刺来。是了,她差点忘了,桃子和李子不一样,李子喊她“师叔”,桃子是喊她“舅娘”的!

    这时,王楚然跟着润儿也走了过来,一见白锦玉便自然地喊了一声:“妹妹!”

    白锦玉浑身一电,瞟了下谢遥,欲哭无泪,这下真是一百张嘴的说不清了。

    “谢遥……”白锦玉嘴唇微张。

    谢遥一把牵过奈儿,冷声道:“不必解释!”

    白锦玉一步迈前道:“我得解释……”

    这时,从后院走进来一个伙计,正是白日在门口碰见白锦玉的伙计,他乍一进来没感到异样的气氛,也没看到闻宴和掌柜,一见白锦玉就突然想起地道:“白姑娘,我还没给你看红檀狼毫呢!”说着就朝一边的货架上去取。

    “什么白姑娘?!”一个严厉的声音打断了认真给白锦玉取笔的伙计。

    众人皆一愣,只见文渊斋的掌柜从楼梯上跑了下来,揪着那伙计的耳朵就道:“要叫闻夫人!”

    白锦玉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这个掌柜真是够狗腿的,她连忙制止道:“掌柜,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啊,我怎么成了……”

    “哎呀我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没等白锦玉说完,掌柜一拂手已经抢白道:“我下午都撞见了,你和闻山长在书房……”掌柜故意不说完贼笑。

    千玺和闻玲听了当即瞪大眼睛互视一眼,兴致大起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追问道:“看见什么了?!”

    掌柜道:“还能是什么?”

    这个掌柜仰慕闻宴不是一天两天了,对闻宴的一举一动都上心得很,白锦玉在文渊斋的这些天,他早将闻宴对白锦玉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出于生意人的敏锐,眼前这个形势,他一眼就知道该怎么做怎么说,当即就站出来主动发挥起来。

    白锦玉脑袋一团乱麻,这一来,她除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谢遥外,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王楚然了!

    “不是这样的……”白锦玉看着脸上划过惊诧的王楚然,不知作何解释。

    “告辞!”迷蒙间,谢遥一把抱起奈儿,转身大迈步而去。

    “谢遥!”白锦玉顾不得王楚然了,几步追着谢遥出了文渊斋。

    清白的月光下,谢遥抱着奈儿定住。

    白锦玉踌蹰了一阵,在他身后声音弱弱地差不多央求道:“这里的事……你、你别和殿下说啊,这些事情你听我解释……”

    “不必了!”谢遥斩断白锦玉的话,把奈儿往上掂了掂,根本不给白锦玉机会,不由分说地快步走向一旁停候的马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