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职业的火巫师确实是少见的很了,也难怪士敬对妘载这么好奇,而这个名字,妘载隐隐觉得有些耳熟,但是却想不起来。

    或许和义均一样,都是某个典籍中一笔带过的人?

    但是妘载却很重视起来。

    既然觉得熟悉,那么肯定就在哪里看到过,而能留下名字的,也都不是寻常人物。

    至少岁月已经认可了他们。

    “巫和巫也不一样啊,你的火和我的火也不同,就像是有些火炭,有的是木的燃烧,有的是石头的燃烧,有些是气的燃烧....”

    妘载对她表示,虽然我的技能很厉害,看起来也是一个职业的,但是事实上,我转职过了....

    而且妘载更表示自己并不是技能学习师,交一点钱就能训练五个技能点这种事情根本不存在。

    大水褪去,相比起大羿在这里剥皮,士敬表示自己可能没有这么多时间等着扒皮抽骨了。

    远方的族人们发现大水褪去,他们便折返回来,而士敬再一次看到自己族人的时候,顿时心中悬着的大石落地,长长出了一口气。

    “巫!你没事啊!”

    孩子们连跑过来,有些是连滚带爬,哇哇的哭着。

    风融氏本来就是小部族,没想到图腾还被掀翻,遇到了这种祸事,突如其来的大雨,突然出现的异神,这简直就是天降的灾难。

    “是因乎吧,我之前感觉到天上有大风吹拂,有影子投射下来,是神告诉我,那是一位大神。”

    因因乎,西南的人称他为因因乎,南大荒的人称他为因呼,东南的人叫他呼民。

    “南山烈烈,飘风发发,我独何害....”

    南山高峻,狂风发厉,为何只有我们遭此祸害?

    族人们都有些悲伤,大荒风神经过,从而引出了龙罔象这种恶神,部族遭到了天降的灾难,春耕时期的土地都被毁掉,图腾被搬移回来,但是神也因为疲惫而不再回应自己的祝愿。

    “我们还是可以活下去的,再重新开垦土地吧!龙罔象已经死了!远方来的巫师与战士,帮我们杀死了它!”

    “恶神已死,我们可以踏足在它的骨血上,重新建立我们的家。”

    士敬劝慰大家,族人们也只能收敛悲伤的心情,族中的老人们来到妘载与大羿的前面,行大礼道谢。

    “远客,远来的巫!你是‘觋’吗!你们救了我们的巫,但我们的一切都被毁坏,粮食,肉,都失去了,几乎无以为报。”

    “只剩下这一个,这是感谢。”

    这位老人是部族的长老,年纪是最大的,是一位老妇人,她从自己的兽皮兜里,取出了一枚保护的极好的玉石。

    “这是遗玉,松枝千年之后化为茯苓,再过千年之后化为琥珀,又过千年之后化为遗玉。”

    妘载看着这玩意,这玩意确实是琥珀没错,不过是那种十分精美的琥珀,里面那个东西看起来像是虫子,而上面刻画着风融氏的图腾,是篝火的样子。

    这个部族的神是一位影子神,属于火神一列,是人形神,不带有外在野兽的形态,崇拜来源于古时候人们围绕着篝火煮东西吃时,外面投射的影子。

    乍一看还以为是奥运会火炬手.....

    总之这个东西,对于这个部族来说,这东西俱有很大的象征意义。

    “这太贵重了,我受不起啊。”

    风融氏的人们称妘载为觋,觋,意思就是走街串巷的巫,男的女的都叫做巫,但是都居住在部族与固定的地点,就像是商与贾,到处游走的是商,在市场上固定哪也不去的叫做贾。

    像是雨师,其实就是觋的升级版,炼气士们已经不担任部族的巫师,而是转移到觋的行业来,到处行走,于是其中帮助下雨的就是雨师,帮忙勘地的就是地师,帮忙治理山泽的就是虞师,帮忙升火起烟,管控上古烧山消防的就是火师。

    妘载这次是真心推脱,看人家这状态也不好要别人的精神信仰,倒是士敬过来,也对那个长老劝说,说那个遗玉是部族珍贵的东西,随后,士敬便自己取出来一块玉。

    “这块玉石已经没有用了,但是也是珍贵的东西,如果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妘载看到这块玉,忽然觉得有点眼熟。

    “这是巫的玉?但不是你们的!”

    妘载拿过那块玉,当反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图腾。

    “有崇氏?!”

    曾经和禹仔一起在战场上跑路的妘载当然不会认错这个图腾,这确实是有崇氏的图腾,那是一个“人”站在一个‘鼎’边上!

    有崇氏的图腾就是这个,而这个图腾,其实应该叫做“融”!

    和风融氏的融是一个意思,炊烟从食器中升起的模样!

    昔夏之兴也,融降崇山!

    这个融,在最古老的形象中,指的就是人站在鼎旁边!

    大禹一族的图腾,到了夏后氏的时期,确定下来,去掉了人,就是“鼎”!

    而在有崇氏的时期,鼎并不是中原的官方祭祀器,仅仅是有崇氏用来煮肉吃的锅而已....

    “你们,你认识有崇氏?”

    士敬似乎被触碰到了什么敏感地点,顿时愣了一下,妘载则是道:“不久之前,有崇氏,抵达了南方,也就是敷浅原,只是没想到,在岭南居然.....”

    “什么,有崇氏来了!他有没有来?你,远方的觋!恳请你告诉我,你认识有崇氏中,一个叫做鲧的人吗?”

    妘载看着这个大姑娘激动的模样,先是一愣,随后心中嘀咕了一句。

    鲧?崇伯鲧啊?!这不是中央水利部长吗?不过我认识他儿子,你又哪个啊?

    这怎么这么像是老公事业有成在外头找小三然后抛弃别人的古代爱情剧?

    士敬有些迫切,但是妘载想了想,还是问道:“你详细的说一下。”

    于是,在大姑娘的详细解说下,妘载大概也明白了缘由。

    在早年治水之前,崇伯鲧是未曾被帝放勋启用的,如果不是四岳的帮助,崇伯鲧也不会作为帝放勋的亲信进入水利部门,有崇氏是盘踞在大河南岸嵩山附近的强大部族,和四岳氏之一的玄岳许由处的很好,玄岳是古恒山,而古嵩山还没有中岳的称呼,这时候是叫做“崇山”!

    南方也有一个崇山,那是后来流放欢兜的地方,不过那个崇山其实是“狄山”,这个地方是山海经中帝喾,帝尧,帝舜死去埋葬的地方,当然,这三位帝王的坟冢有好几个,譬如阳山也有帝舜坟,苍梧也有帝舜坟,所以写作帝舜读作曹操.....这自然可能也是衣冠冢之类的东西了。

    所以欢兜被流放到南方,其实是守墓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