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显然江湖经验极为欠缺,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刚刚才帮了的人会忽然向他发动偷袭,还要取他的性命。

    当少年听到风声惊愕回头时,黑色的剑芒已即将刺入他的后颈!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一道影子带着劲风疾射而至,只听得“啪!”的一声,诸葛雷的身体不知被什么撞飞了出去!

    那撞击他的东西蕴含着的劲力非同小可,诸葛雷足足飞出丈许外,一连撞碎两张桌子后重重摔在地上,又滑行了尺许才止住了去势。

    众人惊恐地四下退避,好会儿骚乱方始平静下来。

    诸葛雷仰躺在破碎的桌子中间,手中的剑早已不知掉到哪去了,胸前凹下去一块,显然胸骨都碎了大半,正中间则嵌着一只酒杯。

    他居然是被小小的酒杯撞飞出去的!

    在场人人都倒抽了口凉气,小小的酒杯能将一个彪形大汉撞得飞出丈许,可想而之掷出这酒杯之人的内力有多可怕。

    但诸葛雷却没理会胸前那完全嵌入骨头血肉中的酒杯,他双手死死捂住咽喉,指尖渗出丝丝的鲜血,双眼惊骇又绝望地瞪着二楼的某处,喉头格格作响,额上青筋暴起,他努力要说话,但张着嘴,却只能发出“嗬嗬”的想吐气却吐出不来的气流声。

    众人这才发现他的咽喉赫然插着一把小刀!

    一柄七寸长的小刀!

    那个酒杯掷过来时众人还能看到一道残影掠过,但却没任何人看到这把小刀是什么时候插到了诸葛雷的咽喉中的!

    “小……小李飞刀!李寻欢?”金狮镖局的一人失声惊呼出来,说着腿上发软,竟坐倒在地。

    但没人笑话他,因为“小李飞刀”四个字一出,在场人人色变。

    要说当碧血双蛇出来时大家还有心退到远处看热闹,这时听闻“小李飞刀”,竟有近半人慌不择跑、连滚带爬地逃出了客店,余下的人要么紧张四处张望,要么也脸色发青瘫倒在地。

    二楼的雅座里,楚铮望着李寻欢放在桌子上空着的左手,由衷赞叹道:“李大哥的飞刀,果然天下无双,我平生从未见过如此快的飞刀,一次都没!”

    李寻欢同样望着他白净纤长的手指叹道:“长江后浪推前浪,楼钧兄弟年纪轻轻,内力之强已足以震古烁今,我是自愧不如。”

    酒杯自然是楚铮以独门的暗器手法掷出的。

    原本他是没打算出手的,但事发突然,眼看那个少年就要命丧小人的剑下,而当时李寻欢手里拿着酒杯,并没握着那把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飞刀,楚铮怕他来不及取飞刀,便干脆地将手中的酒杯掷了出去。

    他的出手不可谓不快,掷酒杯的手法更是以快和准着称的“乾坤一掷”,又有充沛的内力加成,酒杯从离手掷出到打在近十丈外的诸葛雷身上,花的时间还不到四分之一秒。

    但就在他掷出的酒杯刚刚离开指尖飞出时,他便看到寒芒一闪而逝!

    这道寒芒快得不可思议,快得几乎连他的超凡眼力都看不清,然后下一瞬便看到诸葛雷的咽喉冒出了血花,飞刀已出现在他的咽喉中!

    随后他掷出的酒杯才飞抵,撞飞了诸葛雷……

    楚铮从没看到过这么快的飞刀,原本他以为东方白那诡异迅捷如鬼魅般的剑法已算得上游戏里的极致速度了,但与今日李寻欢的飞刀速度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别说是全盛时期的东方白,就算是郭靖怕也避不过李寻欢的出手一刀!

    至于楚铮自己,起码此时的他没信心避得过,甚至乎以他在隐武世界时的巅峰实力,能不能避开这可怕的飞刀绝技都是五五之数——除非他拥有现实世界中那近乎通神的实力,才敢说可以十拿九稳地夹住这神乎其技的飞刀。

    但现实中的他已修炼到化境之上,半步仙佛,是远远超越人类的存在,而李寻欢呢,不过是个体弱多病的中年人,居然能发出如此可怕的飞刀,实在不得不让人感到惊叹甚至是敬服。

    所以楚铮是真心感到佩服。

    而且他看到李寻欢刚才出手的一刀后,脑海里闪过了某种类似灵感一样的东西,可惜李寻欢出手太快了,若是能再看几次,他说不定也能掌握一门类似的飞刀绝技——或许与李寻欢的小李飞刀不一样、但同样可怕、同样极速的飞刀绝技!

    就在楚铮努力捕捉着脑中的灵感时,旁边的小郭襄眸子里闪着小星星,满脸崇拜地看着他:“小师弟,刚才真是你掷酒杯将那坏人打飞出去的?”

    她武功不过一百分的武学评价左右,无论与楚铮还是李寻欢都有着极遥远的距离,根本看不到两人的出手,只能从诸葛雷身上的两处伤势和楚铮手中没了酒杯、而楼下众人又惊呼着“小李飞刀”来推测是自己身边的两人出手了。

    李寻欢一代名侠,飞刀绝技连她爹娘都称赞不已,能击杀诸葛雷她并不意外,但小师弟竟也能以一个小酒杯轻松打飞数丈外的一个壮汉!

    直到这时,她才对自己小师弟的实力提升到何种境界有了真切的体会。

    小师弟的武功,真的不比自己爹爹差了耶!

    这让少女在惊讶之余又多了几分的崇拜与欣喜、甜蜜。

    因为这个有着大本事的人正这是她的小师弟,那个处处照顾她、帮着她、对她很好很好的小师弟。

    楚铮被少女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哪怕他早已别人厌倦了掌声和欢呼,居然还隐隐有几分飘飘然。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那少年已捧着两坛酒走上了二楼,向着他们这边走来。

    少年一向冷漠而倔强的眼睛里,似乎多了一分暖意,他将酒坛放在桌子上,望着楚铮三人道:“我请你们喝酒。”

    酒是少年用那五十两银换来的,所以他喝得很坦然,也很快,一口气喝了三大碗后,他冻得发白的脸上才恢复了几分血色。

    李寻欢将一碟没怎么动用的菜推到他面前,柔声道:“你请我们喝酒,我们请你吃点东西,礼尚往来,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少年没作声,楚铮笑道:“你这两坛酒起码值二三十两银,而我们这一桌饭菜不过三五两银,何况还被我们吃了一半,算来还是我们占便宜了。”

    少年看了他一眼,终于接过了郭襄递来的饭碗。

    他吃饭很慢,咀嚼得很细致,就像要确保每一颗粮食的营养和热量都能被身体吸收。

    望着他吃饭的样子,李寻欢笑了,连眼角的鱼尾纹仿佛都愉悦起来,倒是虬髯大汉问楚铮:“楚少爷,我们留在这有没有问题?”

    闹出了人命,再留下来自然会有麻烦,依楚铮的性子早就想走人了,但现在天色已黑下来,离开这里只能露宿野外,对郭襄尚未完全恢复的身子来说有害无益。

    楚铮摇摇头:“无妨,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住下。”

    护卫杨清悄然上来,低声道:“楚帅,已替这位朋友准备了一间上房。”

    楚铮再次感叹这杨清实在很有当秘书的潜质,点点头道谢两句,杨清行礼后又悄然离开。

    而客店已恢复了安宁,捕快叫嚷着闯进来没一会,杨清走近出示了什么,那些捕快很快又走了,甚至连二楼都没敢踏上来。

    楚铮却隐约察觉到有道带着敌意的视线从远处一直偷偷地看着这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