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罢!”

    看着几人向自己投来的灼灼目光,焱天师忽然一咬牙,眼眸深处的忧虑跟着消散一空道:“是生是死,一起走一遭吧!”

    “没错。”

    “左右是个死,还不如拼一回!”

    弘文先生几人闻言也都是豪气万千。

    一旁一直静静观察着的李白,这些忽然有些明白,这桑落真武馆为何会在短短数年间声名显赫大唐了。

    在他看来,修为神通固然重要,但在面对艰难险阻之时,精神与意志的强大,才是决定你能够发挥出多少修为实力的关键。

    而这个桑落真武馆的斩妖师们,毫无疑问比起寻常修士跟斩妖师,在精神与意志方面就要坚定许多。

    “能带出这帮人,我开始有点好奇那桑落真武馆馆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李白暗暗自语道。

    当然抛开这些不说,目前桑落真武馆斩妖师们的做法,毫无疑问也是最好的选择。

    ……

    “我会再次将那几道异域游魂往山下引,若是成功,我会传音知会你们,在此之前你们先蛰伏在金顶崖壁。”

    “关押女妖皇的地方,有其它妖物吗?”

    “在佛殿入口位置有三头修为在化形期的狂化虎妖,以及七八头妖丹期的狂化猫妖跟鼠妖,基本上原本峨眉山上的大妖,都被那几道游魂控制狂化,我建议你们尽量不要惊动它们,只要接触女妖皇的禁制,那女妖皇定然有法子解除它们狂化的状态。”

    “解除女妖皇禁制的方法呢?”

    “进入佛殿后,知道了你们的来意,那女妖皇自然会告知你们。”

    在都决定留下来之后,桑落真武馆一行人大概花了一盏茶的功夫商讨具体对策。

    李白这时也听的十分认真,如果女妖皇的话是真,那接下来的事态就算是他也无法独善其身,更何况他本就是来帮一把那女妖皇的。

    所以在这些人商讨对策时,他也将自己代入了进去。

    “如果他们的对策失效,我便只好来兜底了。”

    “但问题是兜得住吗?”

    他一边听着,一边尽可能地预想最坏的状况,看看自己能不能兜底。

    而最终结论是,只要别遇到那三道异域游魂,哪怕是在最坏的状况之下,他也还是有办法进入佛殿找到女妖皇。

    “要是面对那三具异域游魂呢?”

    差不多在桑落真武馆的斩妖师们商讨完对策之后,李白向自己问出了这个终极问题。

    说实话,连那女妖皇都应付不了的三道异域游魂,他李白还真的没有多大信心。

    “除了请仙术,我目前掌握的神通跟手段跑路是没什么问题,但想灭掉这三道游魂的话……不好说啊。”

    没有亲自见识过那异域游魂的能力,李白做出预判。

    “算了,到时候再看吧。”

    没见到那异域游魂之前多想无益,于是李白甩了甩脑袋抛开了这些无用的思绪。

    “上山吧,在到达金顶之前,尽量莫要弄出太大动静,就算遇上妖物也由我来出手。”

    商定完毕之后,焱天师再次嘱咐了唐苦等人一句。

    ……

    峨眉山,太子坪。

    有这焱天师引路,一行人行进的速度快了许多,短短一炷香的时间,便从一线天到达了太子坪,距离金顶已经不远了。

    而李白这一路在看过焱天师的身手之后,心中又平添了几分忧虑。

    因为在他看来,这焱天师的修为就算及不上女妖皇,也至少有一战之力,而这种实力面对那三道游魂都只能敛气逃吧,可想而知这三道异域游魂有多恐怖。

    “我们先在此分别。”焱天师转头看向身旁的唐苦等人,然后压低声音接着道:“我去金顶引下那三道游魂,你们由此地下到崖壁,再一路攀爬至舍身崖便能上到金顶。”

    “好。”

    唐苦代身后几人点了点头。

    焱天师也不废话,一面起身,一面将他那龟息离魂敛气术完全施展开来。

    “这龟息离魂敛息术还真有点门道。”

    感受着焱天师的气息完全在自己面前消失,李白忽而惊叹了一声。

    至少以他目前的修为,没办法感受到这《龟息离魂敛息术》跟自己《隐身变化》的区别,当然从他只将隐身变化开启到一半就能瞒过焱天师这一点来看,他的《隐身变化》还是要比那《龟息离魂敛息术》要强上不少的。

    “切记,切记,听到我传音指令之后,哪怕是在崖壁上,你们也得立刻敛息假寐,否则定然会被那异域游魂发现!”

    焱天师刚迈开步子,却又不放心地转身叮嘱了几人一句。

    “焱老放心,我们一定谨记。”

    唐苦无比郑重地点了点头。

    焱天师闻言点了点头,随后迈步走入满是毒瘴的夜色中。

    看着焱天师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桑落真武馆的几名斩妖师皆是一阵漠然,他们很清楚,焱天师这一去极有可能就是永别。

    “我们也动身吧。”

    首先开口的还是唐苦。

    几人沉默地点了点头。

    峨眉山的崖壁,虽然没有无垢秘境中天池峰崖壁那般危险,但也不是会刮起一股股微软的先天罡气,想靠普通御风之术上下还是有些难度的,所以几人都是拿着匕首插在崖壁上进行攀爬。

    因为崖下更加黑暗,所以这次是唐苦亲自带路。

    不过虽然没有动用元力,但因为几人本身身体就要比寻常人强悍,所以哪怕是这样行径速度依旧不算慢。

    李白虽然是隐身变化的状态,但也同样需要用手攀爬,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他把自己放在的队伍的末端。

    “它们来了!”

    大约沿着崖壁快爬完了一半的距离时,唐苦几人耳中忽然响起了焱天师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后,唐苦迅速抬手示意众人停止攀爬移动。

    其余几人很快会以,一个个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方式,将手中匕首插入崖壁,脚下用力在崖壁上踩出一个坑,然后开始屏住呼吸进入假寐状态,整个人如壁虎般趴在崖壁上。

    “看来焱天师这是成功了。”

    李白虽然没听到这个声音,但看几人此时的动作便也明白了过来,当即二话不说全力施展隐身变化,紧贴崖壁一动不动地站立着,同时耳朵仔细地听着周遭动静。

    随着几人全部屏息凝神,这片区域一下子又陷入死寂。

    虽然这崖壁上的风很大很凉,但视力远超常人的李白还是注意到,一旁弘文先生的脑门上还是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这些汗珠汇聚之下开始从她额头滑向脸颊,最终“嗒”地一声落在崖壁上。

    “嗡!——”

    而也就在这滴汗珠落下的这一瞬,一道恐怖的威压,夏日的阵雨骤然落下,就连李白的脑中都响起一阵嗡鸣声,一旁的弘文先生等人更是身形一颤,险些从崖壁之上跌落下去。

    “靠!就算是画魂秘境那头金鹏的气息也不过如此啊,腊肉它那姑奶奶,到底从门后放进来了个什么鬼东西啊?!”

    李白满脸愕然地在心里惊呼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