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光明明灭灭,让原本阴森的房间气氛更加诡秘。

    “是我?”颜简问道。

    沈殊微微颔首,“这就是你雕的。”

    颜简沉默了。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这些人一个有一个的告诉他,他有罪。而他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罪。前世,又是前世。

    前世的爱恨,他明明一点记忆都没有,却不停地有人要他背负这些罪债。

    颜简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触上了那玉石头颅。玉石雕刻得与真人一模一样,脸部的每一根线条似乎都恰到好处。玉石表面很光滑,不是被打磨的生硬平滑,而是一种长年累月摩挲出来的光润。

    当触摸到玉石头颅的时候,颜简心里忽然升起一种微妙的感觉,似喜似悲。

    “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终于,颜简放开了玉石头颅,对着沈殊说道。这一回,不只是因为要救容惟而要唤醒前世的颜简做个了断,更是因为此时的颜简在接触到这个玉石头颅的时候,心里最深处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悸动。那种感觉迫使他想要记起一起,他觉得他似乎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

    “想好了吗?”沈殊将蜡烛插.入烛台,烛光下的脸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在我进入这间房间时,我就没有选择了,不是吗?”颜简轻笑道。

    沈殊看向颜简,明明只是漫不经心的一眼,颜简却觉得他像是被看透了一般,在这目光中所遁无形。

    “如果你不想,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沈殊的声音很清冷,带着一股凉薄之感,“我会保住你的命。因为我和容惟的交易已经完成。”

    “你们交易了什么?”颜简问道。在蕴景园门口沈殊首次提起交易的时候,他就想问了。但是之前他只顾容惟的安全问题,所以没有来得及问。

    “他让我保住你的命,我取了他的味觉。”沈殊没有遮掩,不在意地说了出来。

    “他和你交易的时候已经死了吧,魂魄会有味觉?”颜简其实并不是想说这个。他在沈殊说出交易的时候,就觉得心里难受不已。他不想容惟为他付出这么多,越是这样,他越是难受。

    沈殊轻倚在供桌上,眸子印着蜡烛的火光。但是就算是能穿破黑暗的火光也照不亮他深黑的眼眸。

    “*的无感不过是灵魂感官的投射。人的皮囊本就是肮脏冗赘的枷锁,再敏锐的感官套上*也只会平庸普通。你说人的魂魄会有五感吗?”

    颜简默然。半晌,他才对沈殊说道:“我已经想清楚了。”

    “嗯。”沈殊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过来。”沈殊对着他道。

    颜简走到沈殊面前。颜简本以为他已经镇定下来了,但是他正面对沈殊的时候,他的心却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着。

    “去打开玉石头像前的盒子。”沈殊轻声吩咐道。

    颜简这才发现玉石头像前还摆着一个深金流水纹的长木盒。之前因为第一眼就被玉石头像给震到,加上屋内昏暗,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头像前面还摆着东西。

    颜简走上前,看清了盒子,以外地发现这个盒子很精致。跳动的烛火下,那盒子的纹路像是在缓慢波动。这样的材质他在爷爷那里看过一次,是金丝楠阴沉木。盒子细长,表面是镂空云龙纹。

    颜简并没有惊讶多久,他推开了盒盖。在打开盒子的一瞬,颜简就闻到一股香味。但是这香既不是沉香也不是檀香的味道。盒子里面只有三支线香。这线香和其他的线香又不太一样。一般的线香都是褐色的,区别只是深褐和浅褐。但是这盒子里的线香颜色却像是泛着微黄的白色。

    “这是什么香?”颜简问到。

    “这香是用人骨磨成的粉和奇楠混合做成的。”沈殊轻笑了一声。安静到诡异的昏暗房间,这一声飘渺的轻笑声显得格外的阴寒。

    颜简被沈殊的话惊得楞了一下,当他再次看向盒子里的线香的时候,他只觉得胃里翻腾。

    “你这爱好真是——”他忍不住说道。

    沈殊这个人本就神神秘秘,身上疑团很多。虽然颜简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他直觉沈殊此人天生就是与阴暗为伍。

    “这不是我做的。”对于颜简的话,沈殊并不在意,淡淡道,“这是你留下来的。”

    “这是我做的?”颜简不可置信道。

    “等你有了记忆,你自然就知道了。”沈殊轻推了一下手边的烛台,烛台朝着颜简靠近了一些,“点燃,然后拿在手里。”

    颜简看着这三根泛着微黄的白色线香,心生抵触。但是他却又不得不拿。他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抓起盒子里的香。

    “如果香断了,你或许就醒不来了。”沈殊出声提醒道。

    颜简又放轻了手中的力道。但是他觉得与香接触的指尖皮肤似乎都爬上了一小层疙瘩。他适应了一会儿,才将手里的香头对着蜡烛点燃。

    线香染了起来,最上方冒着小小的火苗。颜简小幅地在空中晃了晃线香,火灭了,只余明灭的猩红。

    白色的烟自线香燃烧之处溢出,缭绕在颜简手边,然后缓缓升腾。

    颜简觉得自己的意识就像是那从线香溢出的烟一样,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慢慢抽离出大脑。

    ※※※

    “你过来。”颜简半倚在榻上,眼眸因为轻微的醉意而有些迷蒙。

    潘玉阳忐忑地站在原地。听到颜简的话之后,脸色更加惨淡,脸上仅有的血色也消失了。

    颜简见门口的人迟迟不动,眼睛微眯:“怎么,你不想伺候我?”一般颜简眼睛微眯的时候,就代表他在生气。

    “没有,没有。”潘玉阳忙道,说完就战战兢兢地朝颜简的方向走去。

    潘玉阳是南馆的红牌,但是排位不算靠前。照理来说是没有机会伺候颜简的。只是南馆的头牌和排名靠前的红牌在被送出荆城王府之后,基本算是废了。所以,现在轮到了潘玉阳。

    那些被送出荆城王府的男倌几乎都被折磨得不成人样。提到颜简的时候,他们都会疯了一样挣扎,说他不是人,是披着人皮的恶鬼。

    所以,现在南馆一提到荆城王府都噤若寒蝉。但是他们惹不起王府。所以,荆城王府传来吩咐,南馆不敢不从,只能派出潘玉阳。

    颜简看着小步挪向他的潘玉阳,轻笑道:“我有这么可怕?”

    “伺候王爷是奴家的福气。”潘玉阳恭顺道,但是颤抖的嗓音出卖了他。

    “过来。不要让我说第二遍。”颜简冷冷道。

    潘玉阳走到颜简榻前,颜简起身,阴冷的眸子打量着潘玉阳的脸,然后伸出手一把捏住潘玉阳的下巴:“南馆是不是瞧不起本王,这种货色也敢往本王府里送!”

    潘玉阳被颜简阴狠的眸子给吓得呆立当场,浑身冷汗直流。潘玉阳平时也算是一个能言善道的人,只是被颜简一看连一句话都不敢说出口。

    一阵阵惨叫声从颜简房里传了出来。下人虽然已经习惯,但是还是被这样惨烈的叫声碜得汗毛直竖。

    这几天,整个荆城王府所有人都噤如寒蝉,就连走路都小心翼翼不发出声音,就生怕被颜简注意到。虽然每天王府每天里里外外都会彻底打扫,但是王府的主院朱离院却总是飘着一股若有似无的血腥味。朱离院几乎每天都会有惨叫声传出。

    “来人。”门内传来颜简冰冷的声音。

    训练有素的仆人推开门走进,恭声道:“主子。”

    颜简手里拿着一方素白的帕子,一根一根擦着手指。他手指修长,就连擦手指这样的动作似乎都带着一股优雅之气。素白的帕子染上了几抹红色,就像白绢上点上几片红梅,美得残酷。下人熟练地端上装有温水的水盆给他净手,然后递上干净的帕子。

    在颜简净手的时候,下人已经将屋里另一具血肉模糊的人给抬了下去。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重冲鼻的血腥味。下人开了门窗,阳光照入屋内,原本有些暗的房间终于亮了起来。床具上溅血的地方也有专门的人擦拭。

    “邵博,告诉南馆,以后别给我送这种残次品来敷衍我。”颜简吩咐道。

    “诺。”邵博躬身道。

    邵博是荆城王府的总管。这人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当年科举在殿上被皇上钦点为探花,却选择留在荆城王府不愿意出仕。

    外人皆到荆城王品格端方,高洁如玉。颜简听到之后,对同容惟笑世人识人不明。颜简向来就是一个自我的人,他从来都不是君子。

    ...

章节目录

诡事集第7章 绮艳红妆(7) 诡事集第9章 绮艳红妆(9) 诡事集第10章 绮艳红妆(10) 诡事集第11章 绮艳红妆(11) 诡事集第13章 绮艳红妆(13) 诡事集第14章 绮艳红妆(14) 诡事集第15章 绮艳红妆(15) 诡事集第17章 绮艳红妆(17) 诡事集第18章 绮艳红妆(18) 诡事集第19章 绮艳红妆(19) 诡事集第21章 牡丹灯笼(2) 诡事集第22章 牡丹灯笼(3) 诡事集第23章 牡丹灯笼(4) 诡事集第25章 牡丹灯笼(6) 诡事集第26章 牡丹灯笼(7) 诡事集第27章 牡丹灯笼(8) 诡事集第29章 牡丹灯笼(10) 诡事集第30章 牡丹灯笼(11) 诡事集第31章 牡丹灯笼(12) 诡事集第33章 血色冥婚(2) 诡事集第34章 血色冥婚(3) 诡事集第35章 血色冥婚(4) 诡事集第37章 血色冥婚(6) 诡事集第38章 血色冥婚(7) 诡事集第39章 血色冥婚(8) 诡事集第41章 血色冥婚(10) 诡事集第42章 血色冥婚(11) 诡事集第43章 血色冥婚(12) 诡事集第45章 血色冥婚(14) 诡事集第46章 血色冥婚(15) 诡事集第47章 血色冥婚(16) 诡事集第49章 血色冥婚(18) 诡事集第50章 血色冥婚(19) 诡事集第51章 血色冥婚(20) 诡事集第53章 血色冥婚(22) 诡事集第54章 血色冥婚(23) 诡事集第55章 血色冥婚(24) 诡事集第57章 血色冥婚(26) 诡事集第58章 血玉迷魂(1) 诡事集第59章 血玉迷魂(2) 诡事集第61章 血玉迷魂(4) 诡事集第62章 血玉迷魂(5) 诡事集第63章 血玉迷魂(6) 诡事集第65章 血玉迷魂(8) 诡事集第67章 血玉迷魂(10) 诡事集第68章 血玉迷魂(11) 诡事集第71章 血玉迷魂(14) 诡事集第72章 丨 诡事集第73章 丨 诡事集第7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