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主修法术,御剑术和技击之术只能算选修的驱魔道士王兆最讨厌遇到的敌人里,眷族绝对可以算是其中之一了。

    因为来自上位者的神性影响,眷族的抗魔性就算说不上魔法免疫,对魔力也至少b打底。

    哪怕只是一团烂肉组成的史莱姆,只要烙印上了眷族的标志,一道能把千年尸王打进斩杀阶段的五雷轰顶也不一定能破这种最低等眷族的防御。

    这就是规则的力量,粗暴的让人无语。

    所以在驱魔人漫游指南里,对眷族的建议应对方式是用大力道的纯物理攻击。

    被一堆鱼人堵在井里的王兆看了眼手里的撬棍,自嘲的笑了笑:“那个章鱼脑袋也不知道给我个大点的玩意,某从师门里学的东西,可不是拿来对付这些东西的。”

    王兆话虽如此,但实际上就结果而言,作为奉行三清道尊的道门天师教传人,在应对这种会让凡人癫狂混乱的眷族时,却有着先天性的优势。

    在先天五德五运的蕴养下,王兆的真灵并不会受到眷族以及拥有这些眷族的上位者精神压制光环的影响。

    简单来说,心智无漏自然不会有san值归零的问题。

    毕竟,能影响到王兆这种道士真灵的心魔和上位者并不是一条道上的。

    “希望这位上位者是个好说话的吧。”王兆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从藏身的井口探出头来看了眼四周,然后瞬间缩了回去往更深处藏匿了一点。

    “难道这里是哪位的道场吗?数量竟然如此之多!”仅仅只是一眼望去,王兆就看到了不下二十只小型的鱼人眷族,还有两头拿着船锚或者巨木的大型鱼人。

    无法使用各种规格的术法阵列,又因为之前和蝎子王军团火拼几剑放完了体内真气,单独遇上一只那种大型鱼人眷族都会让王兆头疼一下,一起来的话,王兆就可以考虑换工作去道尊那里了。

    如此危急关头,王兆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但从来没有人通过这种办法解决过类似的问题。

    只能算是一种停留在纸面上的建议,那就是利用眷族作为媒介建立和上位者的联系,然后大家进行亲切友好的坦率交谈,之后充分交换意见,增进互相之间的了解,这样就可以把绝大部分争端消弭与谈判桌之上。

    “为何觉得不妥呢?”王兆对驱魔人漫游指南那本书里面的内容一直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比如天葵的驱魔效果并没有叙述中的那么好,公鸡血和黑狗血一个避邪一个驱邪混着用容易出问题,飞剑是飞出去的剑,不是拿来踩着当飞板的等等。

    其他不熟悉的术法王兆不太清楚,单纯就里面关于王兆熟悉的道教除魔篇幅里,充斥着一堆似懂非懂的解释,用来增长见识还可以,真把这本书的内容当工作手册会死的很惨。

    “不过先试试吧……”仔细想了想后路问题的王兆从胸口的百宝囊里掏出几张符纸和一根毛笔,用毛笔另外一头的小刀戳破了手指,然后将指尖渗出的血液滴到笔尖上。

    虽然不是心头血那种用一滴少几天寿元的压箱底宝贝,但用这种至少含有一丝真灵的血液画出来的符,也要比拿红汞朱砂画出来的符好用很多,尤其在长途信息传递上面。

    画完符的王兆吮了吮指尖,刚刚放了不少血的伤口像从未出现过一样消失不见,然后抬起头看了眼井口松开手,对着手心里的几张画好的符吹了一口真气。

    受到王兆一口纯正道门真气洗礼的符自行的组成了一只只颜色黄红相见的纸蝴蝶,扑腾起翅膀摇摇晃晃的向着井口外飞去,

    飞出的蝴蝶很明显引起了那些鱼人眷族的注意,井口下的王兆都能听见鱼人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知道这时候被看到很有可能被扎成筛子的王兆将手中剩下的一张符纸拍在井壁上默念道:

    “言灵秘:坐井观天”

    伴随王兆的言灵秘法,被拍上去的符纸像沉入水底一样融入了滑溜溜的井壁之中,给王兆藏身的水井带来了一种难以察觉的玄妙改变。

    几只嘴角留着恶臭口水的鱼人凑到井边向下看了一眼,和王兆微笑的眼神对碰了一下后,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一样,互相瞅了一眼将视线离开了井口。

    “虽然不知道是谁发明的,不过还是挺好用的……”

    并不算隐身术的秘法,毕竟对这群眷族来说隐身术未必好用。

    这种言灵改变的是这口王兆用来藏身的水井在其他生物眼中的看法,本质上和一叶遮目一样,但可惜王兆找不到叶子,也没有其他东西混淆自己的存在感。

    可惜使用了这种强行扭曲世界观的秘法后,王兆也没办法再从这口井的井口出去了。

    “还好下面并不全部是水。”王兆低下头看了眼空洞黑暗的井底道。

    既然挖了水井,就意味着这里有地下水,或者说曾经有地下水,现在只能希望这个水井的地下水能够连通某个地下洞穴,不然就要在海边的潮湿土壤里使用土遁术了。

    凡是修炼过土遁术的修士都能理解,除了只有沙子和沙子的大沙漠里,没几个人喜欢拿土遁术用来赶路这件事。

    先不说可能被含有五行之金的金属矿石撞到头,被长了很多年的树根撞到头,被地底冻冰撞到头,要么一头撞进某个凶险的封印/阵法/陵墓,要么一头冲进地火之心,享受下全套被烧烤服务这些属于倒八辈子霉的情况经常发生。

    单纯应对各种土壤不同的湿度带来的恼人感就已经让土遁术成为了必修法术里使用频率最低的术法。

    尤其是沿海一带的含水量及其丰富的土壤带,更是属于最不适宜使用土遁术的地方,不到万不得已,王兆还是没打算学土行孙钻出去。

    知道为什么土行孙一个上古大能为啥那么矮吗?那是天天土遁撞头给撞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