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江大同和文斐便接到了程娜的短信,程娜让江大同开车带着文斐到精神病院等她下班。不要过早,也最好不要迟到。江大同倒是二话没说,掐准了时间开车到了精神病院。果然刚一到达,就看到程娜从大门口跑了出来,天空有些微雨,程娜没有打伞,看到车便用包挡着头,急匆匆的跑向江大同的破车。

    程娜一上车,立即跟江大同说,“走,往环城公路上开。”

    江大同听到这话立即遵照执行,一刻不停的驶出了停车场。

    文斐是忍不住话的人,见程娜上车后急匆匆的行为立刻问道:“怎么回事?干嘛这么着急?”

    程娜头都不抬,直接冲着文斐说,“等会儿我再说,我需要缓缓,你们要是有什么能避开人的地方,只要能避开人,我现在确实很累了,我折腾了一晚上了……”程娜还没说完,就已经睡着了,江大同看见了赶紧让文斐将外套给程娜披上。

    江大同开了好一阵,终于开到了上次他们踏青时候到的那座山。

    等了好一阵,程娜终于醒了,程娜环顾四周,看到周围没有其他人,车也停在相对隐蔽的地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叹了口气,“我还真是命苦!”

    “你醒了!”江大同看见程娜醒了,便问道:“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什么了?戈飞飞说的那个事儿到底是怎么样的?”

    “哎,什么事儿?”程娜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

    “你就别装了,大家都知道你在给陈晓燕看病!”文斐见程娜一脸无辜,便立即揭短道。“戈飞飞回来告诉我们你负责陈晓燕的?”

    “哎,真没劲,戈飞飞这个大嘴巴,什么都说!我跟他说了我收拾好了会找你们的,你看我一下班就招呼你们过来了吧!我这个人就是守信用。”

    “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晓燕是真疯还是假疯?会不会是装的?到底是谁要杀她?”文斐提起问题噼里啪啦的没完没了。

    “停!”程娜在文斐面前比了个停止的手势,“你能不能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问,现如今我是陈晓燕的主治医生,可是并不是说我对她所有的问题都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如果你们想要了解的更细致,只能等!”

    “如果说现如今我知道了些什么事,我肯定知无不言,但是如果有些涉及隐私或者涉及司法问题的,麻烦你跟警察那边先提问,警察同志如果觉得你的问题合法合规会转达我的参考意见的。”程娜显然已经接受了警方的一系列制度的宣贯。说话很是谨慎。

    “好,那你先说说,基于你的了解,陈晓燕到底是属于什么情况?”文斐见着急也没啥用只好耐着性子请教其程娜。

    “嗯,这还差不多,陈晓燕在入院以前肯定受过强烈的精神刺激,所以入院我们给的判断是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但是我突然有个感觉,她似乎是得了一种病……”

    “什么病?你别大喘气好不好?”文斐急于知道陈晓燕的状况,所以显得有些急躁。

    “是一个你们常听到但不常看到的病!”程娜蹙了蹙眉,叹了口气说,一字一顿的说道:“狂~犬~病!”

    文斐和江大同都大为不解,异口同声道:“狂犬病?怎么可能?”

    “并且已经是发作期了,病程很迅速,她什么也不能告诉我们。大概我下班之前半小时,她已经被送往了传染病中心进行隔离。所以,实际上即使你们进去想找她也是见不到她的了,唉,这个苦命的女人!”

    “不是,我就不懂了,他怎么会得狂犬病呢,她才失踪两天,怎么就会突然进入发作期了呢?!”文斐虽然没有学过医,但是狂犬病的宣传比比皆是,他大致也知道,狂犬病一般都有数小时或数日的潜伏期,这段时间病毒繁殖,并不断的涌向血脑屏障。之后才会有发作期。

    程娜点了点头,思忖着如何给两人讲明白。“是这样的,你们谁能说清楚她是什么时间感染了狂犬病?如果她在失踪前或者失踪的同时已经感染了病毒,那么把她丢弃在哪个荒郊野岭让她自生自灭是不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我在想究竟是谁能那么狠毒,给她注射了狂犬病毒。让她在受尽折磨之后,直面自己痛苦的结局。我不敢想象一个人当他面临这些的时候她是不是会被吓死。但是我相信,如果她真的知道这一切,那么就意味着她经受了足以让她精神彻底崩溃的刺激。在我看来如果我的设想是真的,那么这个给她注射狂犬病毒的人真的是一个变态。”程娜看着两个瞠目结舌的男人,做出一副鄙视他们大惊小怪的样子。

    “等等,你刚才说是有人给她注射了狂犬病毒。不会是病狗咬的么?”江大同发现了问题。

    “嘿嘿,你说的本来也是有可能的,但是除了一个问题,首先我在收治她入院的时候不仅我还有1个公安医院的大夫和我一起给她做了体检,同时来的还有一个法医,目的是为了给她验伤,她身上有各种各样的伤是没错,但是你们记住,她没有一处开放性伤口,没有一处。所有的伤都是皮下瘀血。没有破口。甚至没有那种划伤。说实在,我也脑洞打开的怀疑过她是不是那些隐蔽的部位比如鼻子,或者舌头等位置沾染了病犬的污染物,但是最终我们还是觉得这种可能非常低。而且法医在她的颈椎附近发现了一个极难察觉的类似针眼的地方。由此我们考虑,或许真的有人为注射的可能。”

    程娜正在和两人描述事情的经过时,文斐的手机收到了戈飞飞的一条短信。“她死了……正在尸检……”

    文斐把手机递给了程娜和江大同看,江大同果然有些吃惊的看着程娜。程娜微微一笑,“我猜到了……”

    “尸检还没结束,还没有确认死因是什么……”文斐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我才不管什么尸检呢,我又不是法医,不过她的症状千真万确是狂犬病。虽然在美国我并没见过狂犬病患者,但是我必须得说,陈晓燕的症状是教科书上的标准症状。你们要是不信等到了尸检结果后,输的一方必须答应赢的一方的一个条件。你们看怎么样?”

    “唉?这个,行~”文斐一听程娜这个办法,觉得自己一个男人,还能不守承诺。“来,江大同你来做个见证~”

章节目录

浮世之上第六十三章 江大同的迷茫 浮世之上第六十五章 平安夜(二) 浮世之上第六十六章 平安夜(三) 浮世之上第六十七章 葬礼 浮世之上第六十九章 病房一夜 浮世之上第七十章 文母回国了 浮世之上第七十一章 虚惊一场 浮世之上第七十三章 是偏见还是神预感 浮世之上第七十四章 江大同的春节 浮世之上第七十五章 假期结束 浮世之上第七十七章 心病 浮世之上第七十八章 赵小刚眼里的庭审 浮世之上第七十九章 探访田成午 浮世之上第八十一章 疑心(二) 浮世之上第八十二章 疑心(三) 浮世之上第八十三章 拜访陈婆婆 浮世之上第八十五章 聂兰的隐忧 浮世之上第八十六章 罗侃的小屋 浮世之上第八十七章 借钱 浮世之上第八十九章 失眠 浮世之上第九十章 忆 浮世之上第九十一章 二十年前(一) 浮世之上第九十三章 突然发现的病 浮世之上第九十四章 病情严重 浮世之上第九十五章 有阴谋么?(一) 浮世之上第九十七章 踏青 浮世之上第九十八章 捡到的线索 浮世之上第九十九章 检验结果 浮世之上第一百零一章 意外还是投毒 浮世之上第一百零二章 向母亲求证 浮世之上第一百零三章 母亲出事了 浮世之上第一百零五章 沟通 浮世之上第一百零六章 吃面 浮世之上第一百零七章 怎么查? 浮世之上第一百零九章 文慧眼中的饶成毅 浮世之上第一百一十章 返航 浮世之上第111章 信件整理者 浮世之上第113章 意外之人 浮世之上第114章 旁门左道 浮世之上第115章 走访 浮世之上第117章 律师高文辉 浮世之上第118章 猜心 浮世之上第119章 又见饶成毅 浮世之上第121章不好惹的陈晓燕 浮世之上第121章罗母醒来了 浮世之上第123章 怎样的清醒? 浮世之上第125章 浮世之上第126章 迷雾层层 浮世之上第127章 他失踪了 浮世之上第129章 陈晓燕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