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茨林堡

    就在周君佐发现鞑子营地的同时。鞑子营地边的游骑也发现了周君佐。

    虽然周君佐距离营地还有数里,但已经是鞑子骑兵的警戒线之内了。

    周君佐一瞬间觉得自己头脑清醒之极,心中暗道:“父亲,要我牢牢引住鞑子主力,我现在掉头就走,或许鞑子会派一队人马来追,绝对不会起大兵来追。所以我不能在这样走了。要冲一下。”

    周君佐二话不说,点起一个哨炮。却见这个哨炮冲天而起,在空中炸开一团白烟。

    军器监,不,而今还是军器局。军器局出品,皆是精品。这哨炮,其实就是二踢脚。周梦臣还在里面加了一点金属粉末。只是在白天不醒目而已,但是声音却是震耳欲聋。

    这就是周君佐的进攻命令。

    他身先士卒。冲到最前方。身后骑兵纷纷翻上高地,一看连忙不知道多少里的大营。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但是见周君佐已经先冲了十几步,一个个也顾不得许多了,纷纷冲了下来。

    鞑子根本反应不过来。

    虽然外面有一百多游骑报警之余,纷纷来阻拦。

    但是哪里是周君佐所部的对手。

    毕竟,周尚文虽然将自己儿子都放在最危险的位置上,但并不是一点照顾都没有的。周尚文将跟随自己的老将军,分了不少跟随儿子。都是精锐敢死之士。即便俺答近卫亲兵,也不过如此了。

    而鞑子骑兵普遍不如明军骑兵精锐。鞑子没有三倍的数量优势,是不可能挡住周君佐的。

    周君佐就这样势如破竹,直接冲到营地外面。

    周君佐本来冲到这里就走的,忽然发现,鞑子营地扎得太不负责了。

    或者说,鞑子的兵法比起汉人的兵法松散太多了。他们安营扎寨的办法,很多时候都是按照游牧时候的营地来的。虽然有一个简单的栅栏,根本挡不住精锐突击。更不要说,鞑子也没有想到,明军居然敢突击营地。

    毕竟明军在找鞑子主力的同时,鞑子也在找明军主力。

    不过比起明军找鞑子主力的无从下手,鞑子找明军主力就简单多了,毕竟明军必守之地太多,更不要说白莲教在大同本地有很多消息渠道的,明军驻扎在什么地方根本瞒不过人。

    因为这个时代消息传递速度,此刻鞑子还以为明军主力在大同。

    当然了,这样想也不算错,周尚文握着最精锐的骑兵此刻就在大同。

    所以,周君佐发现鞑子主力,是措手不及。鞑子面对这队忽然冲到营地边的明军千余骑,也是措手不及。

    周君佐发现自己或许能够冲进去。二话不说,就试了一下。居然真冲了进去。周君佐毕竟不是胆大如斗,不敢深入,只是在营地外围放了一把火,并齐声大喊道:“周将军致意俺答,远道而来,略备薄礼,不成敬意。”

    随即二话不说,撒丫子就跑。

    虽然周君佐一把火,让俺答损失不少。但是对于俺答近十万骑的总兵力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只是有一点脸疼。

    俺答目光扫过所有人,似乎从很多部落首领眼中看到一丝讥笑之意。

    俺答上位以来,还没有什么醒目的胜绩,去年才被曾铣教训过好多次。而鞑子从来是强者为尊的。俺答这样被人打脸而不报复,只会被人轻视。

    虽然汉人兵法有将不因怒而兴师,但是而今俺答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他说道:“传令下去,尽起大军追捕明将,能得明将首级的,赏千金,马千匹,羊千头,这次战利品,让他先挑。”

    鞑子各首领立即答应下来。随即连绵数十里大营,号角之声不断。一队队骑兵整队出发,就好像无数马蜂一般,嗡嗡的飞了起来。

    而捅了马蜂窝的人,自然是周君佐。

    半日之后。

    周君佐浑身是血。带出来的千余骑,已经折损过半了。

    半日之内,周君佐连续三战,击败鞑子两支骑兵。但是鞑子骑兵溃而不散,似乎发现,这一支明军是硬骨头,不好啃。仅仅是远远的跟着周君佐。盯死了他。

    等大队人马冲上来。

    周君佐喘着粗气,说道:“距离这里最近的城堡是哪里?”

    身边一个亲兵拿这地图说道:“少将军,我们去拒羌堡的路线被截断。已经去不了了。”

    周君佐一把夺过,手上的血污将地图染了大半。一眼就看就了一个地方,叫做茨林墩,说道:“就去这里。”

    亲兵说道:“少将军,这根本不是一个堡,是一个墩啊?”

    边塞的各种城堡是有规格差别的。

    城是一般是卫所驻地,最少是千户所驻地,而堡,一般是千户所驻地,再次也是百户所,但是墩就不一样了,最少的墩很可能就是一个烽火台。直上直下的。最大也不过是能容纳一百来人的。根本不可能再大了。

    这一个墩根本容纳不了周君佐剩下的骑兵。

    周君佐说道:“不管了,而今下面的兄弟们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没有一个地方歇脚,根本不可能打下去。而且鞑子再来,也是必死无疑。而且我们现在人多,到了哪里,人或许还多。”

    周君佐话里残酷之极。

    而事实也是如此。

    周君佐放弃了原本的拒羌堡,转而向茨林墩而去,如此大大出乎鞑子骑兵的意外。随即鞑子骑兵改变思路重新咬了上来。

    周君佐与后面骑兵反复交战,一旦到也夜幕降临才算是脱离战斗了。

    周君佐来到茨林墩的时候,身边只是二百多骑了,而且是伤员多,能战之士少。

    周君佐看了茨林堡,这才松了一口气。茨林堡并不大,但也不是一个烽火台的规格,最少容纳数百骑兵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周君佐进驻之后,三百多人将整个城堡塞得满满的。

    根本不容任何一个人躺下。甚至连台阶上都要分出来一半,让士卒坐下休息。

    至于马匹,更是没有地方容纳。

    周君佐做了一个很残酷的命令。那就是杀马。

    因为周君佐发现,这个茨林堡选址没有问题,里面有一口水井,但是粮食不多,这里本来要有一个百户驻扎,但是百户缺额,只有五十多个老卒,粮食更少了。根本没有多少,供应三百多人,吃不了几日。

    周君佐是要坚持下去。

    自然要补充粮草。

    这粮草从哪里来,只能是马肉。同样也向下面宣示,死守的决心。

    因为马匹一杀,谁都不可能突围了。包括周君佐。

    而骑兵与战马的感情,几乎是亲如兄弟的,在军令之下,他们只能含泪将马杀了。将战马肉放在仓库之中,作为粮草储备。

    周君佐视察茨林堡的仓库,火器数量不少。毕竟周尚文为了执行这个计划,为前线所有的城堡都大量补充的火力。几乎将大同的仓库清空了,这也是周尚文自信的一点,那就是周尚文自信,他周尚文这三个字在大同城上,借鞑子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攻大同坚城。

    周君佐看了这些火器,忽然发现了四门炮,不是别的,正是周梦臣发给大同镇那一批炮的一批,周君佐忽然心中一丝希望,说道:“将所有火药都节省下来,除却这四门炮之外,都不许使用。”

    “能不能守住这里,就要看着四门大将军了。”

    周君佐心中暗道:“世叔,你千万千万不要坑我,你造得东西,这个时候,可千万千万不要出问题。这是要出人命的。”

    

章节目录

奋斗在大明第三十三章 冷汗 奋斗在大明第三十四章 军器局改革计划 奋斗在大明第三十五章 请改革军器局疏 奋斗在大明第三十六章 准奏 奋斗在大明第三十七章 大雪茫茫真干净 奋斗在大明第三十八章 最好的处置办法 奋斗在大明第三十九章 造黄金屋之术? 奋斗在大明第四十章 永安店 奋斗在大明第四十一章 科学信徒殷正茂 奋斗在大明第四十二章 人员到位 奋斗在大明第四十三章 战车生产线 奋斗在大明第四十四章 将要离京的曾铣 奋斗在大明第四十五章 曾铣参观军器局 奋斗在大明第四十六章 战车测验 奋斗在大明第四十七章 谓我何求 奋斗在大明第四十八章 定炮 奋斗在大明第四十九章 夏言一系 奋斗在大明第五十章 今日重提送别歌 奋斗在大明第五十一章 曾铣离京 奋斗在大明第五十二章 风起塞外 奋斗在大明第五十三章 周长亭 奋斗在大明第五十四章 致李沧溟书 奋斗在大明第五十五章 炸膛问题 奋斗在大明第五十六章 信任的萌芽 奋斗在大明第五十七章 理顺火炮生产难点 奋斗在大明第五十八章 嘉靖的信心动摇 奋斗在大明第五十九章 蒸汽机 奋斗在大明第六十章 赌上三十年 奋斗在大明第六十一章 铁炉 奋斗在大明第六十二章 炉火纯青 奋斗在大明第六十三章 有人闹事 奋斗在大明第六十四章 周尚文的处境 奋斗在大明第六十五章 壮行 奋斗在大明第六十六章 异兆 奋斗在大明第六十七章 天文望远镜 奋斗在大明第六十八章 金星月相 奋斗在大明第六十九章 新世界的大门 奋斗在大明第七十章 张居正的野望 奋斗在大明第七十一章 验天论 奋斗在大明第七十二章 夏言的影响力 奋斗在大明第七十三章 暴富 奋斗在大明第七十四章 河决曹县 奋斗在大明第七十五章 军器监的提议 奋斗在大明第七十六章 决裂 奋斗在大明第七十七章 龙涎香 奋斗在大明第七十八章 夏言召见 奋斗在大明第七十九章 财权 奋斗在大明第八十章 宗藩政策 奋斗在大明第八十一章 军器监体系 奋斗在大明第八十二章 宗室案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