粼粼水面弥漫着一层冰冷刺骨的寒气。缓慢升腾着。越过横跨两岸的玲珑白玉桥后。转作一片缤纷迷雾。百花的清香从桥那边飘荡而至。沁人心脾。一脸热切的冥皇正抱着媚儿一步步走入对岸。

    “还记得这里不。”

    “......”

    媚儿脸红耳热。这厮一日到晚心里就是惦记着这回事。

    “嗯。”

    冥皇不依不饶地追问着。看着媚儿红红的脸庞。愈发逗弄起她來。

    避无可避的媚儿唯有含糊其辞:“明琛你坏死了。我......睡了那么多年。早就什么都忘干净了。”

    冥皇凑近媚儿耳边。极轻极轻道:“哦。那今晚我要你记起來。好不。”

    冥皇的声音半是诱惑半是戏谑。百年清道夫的生涯。莫说容易熬过。不过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当年一句“我将娶你为妻”的承诺一直悬挂在他的心间。这些年他禁锢了自己所有的欲望。专心孕育儿子。等候媚儿醒來。一波三折。悲喜交替后媚儿终于完整归來。蛰伏在体内的强烈渴求早如烈焰腾空。只是儿子黏人。不得空间。唯有继续苦撑着。

    今晚好不容易撇下那小子。苦候多年的冥皇终于可以带着媚儿重游昔日旖旎之地。两人结缘至今。几经波折。分多聚少。甜蜜时短苦涩日长。烦嚣百年方始尘埃落定。这一刻抱着媚儿走入那片迷梦之境。冥皇心中喜悦无限。

    桥的尽头是那片流动的暖泉。冥皇抱着媚儿踏入清澈的泉水中。汩汩流动的泉水漫过两人赤裸的双足。轻轻拍打着他们。冥皇不禁长长舒了口气。

    瞬间两人已是坦诚相对。流转的烟霞将两人笼罩入内。媚儿半是慌乱半是娇羞。昔日在此与冥皇共度的缠绵片段倏尔涌上心头。她的心扑通扑通跳的欢快。双手环过冥皇头颈。低声唤道:“明琛。”

    冥皇眸内笑意隐隐。这番娇羞的女儿作态正是他心头所系。他俯下捕捉着她嫣红的樱唇。肆意厮磨一番后。才声音含糊道:“媚儿。我好想你呵。”

    媚儿满脸通红。昔日两人欢好时。她总是羞涩的。对着冥皇如火如荼的攻势通常是闭目承受。随他为所欲为。今日重温这份热烈。颇有仿如隔世的感觉。个郎目光灼灼。看的她心慌意乱。唯有埋头在冥皇宽厚的胸膛前。只听得他的心跳强健有力。砰砰穿过耳膜。激荡在她心田之上。她的心微微动漾。接下來的将是什么。她清楚得很。

    冥皇小指一撩。将媚儿一张俏脸挑起。细细端详着。媚儿几经劫难。魂飞魄散后百年沉睡。醒來不久便即再度自残。尔后破碎成尘。幸在天灵地气的熏陶下重新凝聚。这张俏脸依旧柔美如初见。他痴痴看了半响。只把媚儿看的紧紧阖上眼眸。不敢与他情意殷殷的眼眸相接。

    “在断崖上我第一次看到你时。就知道终有一天会携着你手走进这儿。媚儿。你说我的预感是不是很准。”

    媚儿微微愣神。那些场景于她而言。已很是遥远。那番浩劫后。时光荏苒百年。而自己也几世为人。那个生己养己的空间已是遥不可及。所有的过往。只能在梦境中神游去了。

    “明琛。你说我当年傻乎乎地跑到幽冥干什么呢。”

    冥皇笑的欢畅。双手一紧将怀中人儿紧紧禁锢在身下:“干什么。就干这个......”

    烟云瞬间展开璀璨光华。急速的喘息声夹杂着漫天花香。光圈内两人起起伏伏。碰撞着彼此.....

    云散雨收。媚儿像头小猫般枕在冥皇手臂上低低喘息着。任凭冥皇轻抚着后背。方才令人炫目的欢愉委实令人沉醉。两人皆沉默地享受着惊涛骇浪后的宁静。

    许久。冥皇方道:“好么。”

    媚儿嫣然一笑。不语。

    冥皇一脸坏笑。手在媚儿身上四处游曳:“沉默就是不满意。那是为夫的错。來。我们继续下一场。”

    媚儿娇呼一声。捉住冥皇的手:“不不。够了......你很好......”

    冥皇似笑非笑看着媚儿的手足无措:“闺房之乐是人伦之始。这儿只有你我夫妻二人。你还是如此拘谨么。”

    媚儿的手滑过冥皇壮实的胸膛。眼角湿润。为了这份原本不可能的厮守。明琛付出了多少的艰辛。是我看不到的。

    “我......不是拘谨。这本來就是我的正常反应。明琛。你要我怎样做才满意呢。”

    冥皇吃吃而笑。轻抚媚儿脸庞:“你怎么做我都满意。可是我要怎么做。你才觉得满意呢。”

    媚儿翻了个身。抱着冥皇的手臂低低而笑:“就这样。乖乖的睡觉。我最满意了。”

    冥皇微微一笑:“若我以后晚晚都乖乖睡觉。你可能又会感到不满意了。女人真是口是心非的小动物。心里明明想着这样这样。口里说出來的却是那样那样。”

    媚儿眨眨杏眼。柔声道:“明琛。我不会的。我心里想什么。脸上就想什么。隐瞒不了的。”

    冥皇半是认真半是玩笑道:“真的。”

    媚儿认真点点头:“嗯。如果我生气了。脸上绝对是一副气愤愤的模样。高兴了也是真高兴。绝不会藏着掖着。旁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來了。绝不会与人耍心机。你放心好了。”

    冥皇反手一揽将媚儿抱在怀里。宠溺地刮刮媚儿的脸。道:“傻丫头。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你我一体。福祸与共。这早就铭刻在三生石上了。只不过我有一事还是亏欠了你。”

    媚儿讶然。摇头道:“亏欠。沒有。你沒有亏欠我。如果一定说有。那个人是我。是我亏欠了你们父子俩。”

    冥皇手凌空一样。一片耀眼的金光浮动在他手上。

    媚儿撑起身子瞅了一眼。原是一套明黄嫁衣:“嫁衣。”

    冥皇笑容一脸。神情庄重道:“百年前你我就该成亲了。谁知祸起萧墙。蹉跎了这些时日。如今尘埃已定。这大婚之礼是万万不能拖延了。否则他日永儿问起。还以为是父皇欺负了他的母后。这可不太妥当哪。”

    媚儿接过嫁衣。当日自己曾一脸愤懑地将这嫁衣掷回给冥皇。她忍不住瞪了冥皇一眼。嘟囔一句:“当时你本來就是乘人之危......”

    冥皇嘴角一翘。笑容风浪。猛的抱着媚儿跃入暖泉之内。绵软泉水如同一张厚厚的毛毯将两人包裹起來。

    “那么此刻我算不算乘人之危。”

    “哎呦......你......算。好啦。不算不算。”

    “那你嫁不嫁我。”

    “嫁......”

章节目录

戏凰第四十二章 老爷你快去吧 戏凰第四十三章 第一件事 戏凰第四十四章 遣散奴隶 戏凰第四十五章 破财挡灾 戏凰第四十六章 凡人怎能和神仙比 戏凰第四十七章 这些奴隶我一个都不要了 戏凰第四十八章 仙子过奖了 戏凰第四十九章 第二件事 戏凰第五十章 第三件事 戏凰第五十一章 忘了我吧 戏凰第五十二章 那小子好厉害 戏凰第五十三章 给我画下来 戏凰第五十四章 我喜欢外面 戏凰第五十五章 恭喜君上 戏凰第五十六章 你清醒过来没 戏凰第五十七章 不可轻视 戏凰第五十八章 我何来的心情打盹 戏凰第五十九章 你可听出了什么 戏凰第六十章 月圆之夜 戏凰第六十一章 酸涩的感觉 戏凰第六十二章 化身千万,历经烦嚣 戏凰第六十三章 你来了,我走了 戏凰第六十四章 找不到了 戏凰第六十五章 前世的芳菲 戏凰第六十六章 你可认得我 戏凰第六十七章 见过熊公子 戏凰第六十八章 这山庄是我的 戏凰第六十九章 藏在灵魂深处的名字 戏凰第七十章 继续挖 戏凰第七十一章 如斯的震动 戏凰第七十二章 非常非常的熟悉 戏凰第七十三章 再寻一个人来挖 戏凰第七十四章 你要找的人是谁? 戏凰第七十五章 缘分是什么? 戏凰第七十六章 除非是翰皇前来 戏凰第七十七章 你父皇挖宝贝去了 戏凰第七十八章 为谁牵引? 戏凰第七十九章 局中 戏凰第八十章 如梦如烟 戏凰第八十一章 那时年少 戏凰第八十二章 我从来没有忘记 戏凰第八十三章 清减了许多 戏凰第八十四章 真的无牵无挂么 戏凰第八十五章 终结总有亏欠 戏凰第八十六章 我不回去了 戏凰第八十七章 小子你别乱来 戏凰第八十八章 心结 戏凰第八十九章 天色湛蓝,太阳如镜 戏凰第九十章 一剑刺向太阳 戏凰第九十一章 回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