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七,给她开间房。”

    “是。”

    “谢谢……”张蕊小声的道谢,她微微抬头看向北辰墨的侧脸,车窗外路灯的光线滑过他高挺的鼻梁,连唇线都如此好看。

    她突然很羡慕明月,身边有个如天神般的男人,自己却像个货物一样,被人卖来卖去,那些人总是一时兴起买了自己,腻了又卖掉。

    那天夜里,也是这个男人,如神一样来拯救她们。

    “后面有什么打算?”北辰墨的声音很冷,带着几分疏离,这人他有几分印象,明月帮过她,他若不出手帮一把,哪天闹到明月跟前,又是一件麻烦事。

    “我不知道……现在卢烈那我回不去了,住的地方也没有,也没有……钱……”张蕊越说声音越小,她自己现在的处境无比艰难,所以收了脾气,毫不保留的表现出自己的脆弱。

    北辰墨看着手机屏幕,嘴角扬起明显的笑,眼睛也柔和了下来,说道:“很晚了,先去酒店吧。”

    张蕊诧异的抬头看他,他在关心自己?正好看见北辰墨那温柔的笑,眼神里不夹杂任何其他情绪,最纯粹的温柔,惊鸿一面,不经意间扣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她不知道的是,北辰墨看到明月发的信息才露出那样的笑。

    她忍不住开口对这个才见了几次面的男人抱怨,北辰墨身上有令人莫名信服的能力,不管是刚才发生的事,还是那一抹温暖的笑,都让她难抑的想去寻求依靠。

    张蕊从她几个月被卖给卢烈说起。

    卢烈对她不冷不热,虽然打骂还是常有的事情,但是吃住有地,钱没少给。

    谁知道会遇到程益这个傻子,一天追在自己后面,脸皮厚的跟城墙似的。

    有次当着卢烈的面纠缠她,好在卢烈并没有多在意,反而调侃像自己这样脏的人,居然有这么俊的小伙子喜欢。

    这话说的,她好歹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怎么不能吸引小伙子了?

    然而有一天,卢烈带来了他的新欢,周琪琪出现在卢烈身边她还觉得十分好笑,一个有好工作的女孩,不好好做人,偏偏学着她做这种败坏前程的事情,张蕊都觉得恶心。

    张蕊压根不把周琪琪放在眼里,卢烈是什么样的人?身边美女如云,玩腻一个换一个,周琪琪要自甘堕落,毁了自己,能惩罚了谁?

    慢慢的张蕊发现不对了,被自己小看的周琪琪也是有本事的,一张嘴硬是把黑的说成白的,故意挑衅针对自己。

    卢烈居然信了,当天晚上她就被拽着头发从别墅里拖出去,像丢垃圾一样丢在了外面,她也不恼,习惯的嘻嘻哈哈跑去泡夜店,第二天一如既往的回来,一进门,就看见周琪琪对她得意的笑。

    周琪琪知道她不敢逃,也没本事,每次都会乖乖的回来。

    卢烈告诉了周琪琪许多事,比如张蕊开始想逃,他特意花了时间陪她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张蕊不知道周琪琪在得意什么,本来是有大好的前程,家世清白,父母宠爱有加,从小到大被呵护的无微不至,正经的工作,以后找个爱人,完美的一生多好。

    这是张蕊无数次梦到的场景,但梦醒后,冷酷的现实狠狠的拍打着她的脸,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这样的生活。

    一个对未来没有任何期待的人,其实离死亡是真的很近了……

    周琪琪却辜负了这一切,她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为了这懵懂无知的喜欢,把自己的一切葬送在这么一个老男人的身上。

    张蕊觉得周琪琪可笑,也看不起她。

    周琪琪总是吹枕边风,卢烈越是狠,说丢弃她就丢弃,绝不留情,在被折磨到极致的时候她也在想,就这么死了算了。

    可是越真正接近死亡,她越恐惧,说到底还是自己对命运的不甘。

    她不能死,只有活着,才有无限可能!

    张蕊说了很多,在提到周琪琪教唆卢烈折磨她,断了她的经济来源的时候,墨七忍不住打断了她。

    “你说的太扯了吧,哪有女的为男人蠢到这种地步?”

    北辰墨是一个字都没听,低着头跟明月发信息,大半夜还不睡觉,是知道自己回来,等自己?

    张蕊被打断,顿时不悦的回道:“你没有经历过,不代表这世间不存在这样的事。”

    墨七被堵了回去,决定继续冷眼旁观不再插话,他是看不懂这些年纪轻轻的女孩子纠结什么狗屁感情,自己是出生一个小县城,父母在他很小就车祸而亡。

    在外摸打滚爬多年,挨过没钱的苦,受尽他人的冷眼,后来在北辰墨身边才渐渐好起来,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拼命往上爬,感情这种东西,他觉得是最没用也是最阻碍人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为了爱寻死觅活?活着没有意思吗?钱没有用吗?

    墨七不懂,他沉了眸子把心思放在路程上,不再听张蕊讲她的曲折婉转的故事。

    或许是多年摸打滚爬出来的意识,他总觉得,这女孩没那么简单。

    北辰墨不关心别人任何事,他又不是佛,哪能普度众生?

    到了酒店,车停了,张蕊却一动不动。

    “你现在算是自由身,想做什么就去做。”墨七见她半天不动,有点不耐烦的下车替她拉开了车门。

    张蕊还是坐着没动冷笑:“自由身?我算什么自由身,没了卢烈我连京城都出不去,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到最后也只是再次落到他们手中,是地下黑市?还是下一个洪三?”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飘向北辰墨不为所动的背影,张蕊心里还是带了一点期望,她跟在卢烈身边,见多识广,早就知道了九爷的身份。

    如果北辰墨肯帮自己,绝对是勾勾手指那么简单。

    这是个机会!张蕊暗中捏紧拳头,生怕他拒绝。

    北辰墨看着明月发来的表情,没忍住又笑了。

    半响,张蕊觉得等待是漫长的。

    不过,幸好,她赌赢了。

    北辰墨回头,目光还是已是冷漠,他怎么可能看不穿她小心思。

    “我可以帮你离开金城。”

    …………

    回去的路上,墨七多次有意无意的看向北辰墨,微微张嘴又欲言欲止。

    路上已经没有多少人,路灯透过玻璃撒在北辰墨的脸上,他忽然从暗色中睁开眼睛,眼神如同一把锋利的刀。

    墨七把想要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神色紧张,他知道自己想说的话,绝非是什么中听的话,说不定九爷会当场发怒把他踹下车。

章节目录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二十一章:最贵的奴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二十二章:女朋友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二十三章:跑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二十四章:美女的诱惑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二十五章:就这点本事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二十六章:筹码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二十七章:仙女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二十八章:恭喜啊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二十九章:糖糖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三十章:求不得爱别离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三十一章:周琪琪的伤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三十二章:不一样的九爷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三十三章:遇险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三十四章:流氓的九爷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三十六章:不一样的明月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三十五章:十指不沾阳春水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三十六章:不一样的明月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三十七章:亲爱的宝贝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三十八章;我要跟你混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三十九章:你会孤独终老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四十章:有些宠溺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四十一章:人蛇大战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四十二章:堕落的开始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四十三章:不堪的一幕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四十四章:伤心的周琪琪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四十五章:报复张蕊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四十六章:你一定要帮帮我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四十七章: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四十八章:整蛊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五十章:收拾烂摊子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四十九章:比恐怖片还惊悚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五十章:收拾烂摊子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五十一章:真的不用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五十二章:玩耍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五十三章:拍照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五十四章:劫匪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五十五章:我最讨厌被人威胁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五十六章:一唱一和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五十七章:我的女人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五十八章:可悲的女人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五十九章:自甘堕落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六十章:同情怜悯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六十一章:悲哀人生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六十二章:怂人明月也会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六十三章:明月怂人越怂越厉害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六十四章:一时兴起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六十五章:傲娇的九爷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六十六章:精彩戏码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六十七章:魔鬼 宠妻如命夫人乖乖到碗里来第六十八章:北辰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