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东城。

    残月朦胧。

    两人两骑绝尘而来。

    飞身下马,早有下人接着。

    两条人影飞奔内堂。

    王仁祐见眼前人,老泪横流,咽不成声。

    王宁欲叩首,被李文拦腰一把扶着,轻声道:

    “你到外面去牵马去,我跟王将军说几句话。”

    王宁望了望王仁祐,咬着牙关,一狠心,退了出去。

    王仁祐朝李文叩首道:

    “前番得小侯爷相救,此际又让王家众人得存,老朽在此谢过侯爷了。”

    他拜罢起身,捧着小册子一本外加钥匙一串,对李文又说道:

    “老夫家数十代积聚,全在这里了,这个赠予小侯爷,虽不足表意,还望笑纳。”

    李文接过小册子随手一翻。

    一行行字映入眼帘。

    钱一千一百七十六贯。

    黄金三万六千两。

    素帛一万二千七百匹,彩帛九千匹。

    ……

    更有各色文玩古董、山田房产不胜其数。

    “卧操!”

    一句脏话从李文口中夺口而出。

    虽然他知道五姓七族富可敌国,可他不曾想到,其财产有如此之巨。

    可要知道,此时全国的财政收入,也就三千万贯。

    难怪史书记载,李二会让李治娶王家之女为后。

    “怎么了?小侯爷若是不满意,我这里还有一箱两汉、魏晋时期的墨宝,一并献与小侯爷吧,只求好好待王宁,老汉对不起她。”

    王仁祐一按茶台上的机关,缓缓升起一个精致的黄铜大箱子。

    李文被他这一搞,真个被搞醉了。

    我去!

    这财发得太容易了吧。

    富可敌国,岂然如此垂手可得?

    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

    像乡里伢子头回进城,一切都是懵的。

    所以他是真愣在那里了。

    王仁祐打开箱子,拿出一个又轻声叫道:

    “小侯爷过来看看吧,这是南阳师宜官的八分书,但愿能入法眼。”

    “这……”

    李文连忙摆手,嘴里说着“这”,可是“这”了半天也没有下文。

    南阳师宜官的八分书真迹,那可是一幅字能换下整个长安城的东西。

    这可不是一般的贵重。

    爱财!

    可取之有道。

    这一直是他的风格。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大量财富,他是真的不知道如何拒绝他。

    结结巴巴地说道:

    “王将军此番南去,要用钱的地方定然不少。

    如此之巨的财富,那是可以让将军安身立命的好东西。

    大可不必如此慷慨。

    再说了,我这并不缺钱。”

    王仁祐走了过来,附耳轻声说道:

    “我已着人先期带五万两黄金,分批南下,小侯爷大可不必为我操心。

    并且,我这南下,太招人注目。

    带多了钱财,不见得是好事,还望小侯爷笑纳。

    只求一个能让我家人安然脱身之计。”

    李文知道他在说什么,于是忍痛收下这些财宝。

    敲着桌子,泰然自若地说道:

    “此去南边,其实很简单,我前番让你收京城物资的,收了多少?”

    “有五船之巨了,可这些玩意皆是贱物,不懂有何用处,还请小侯爷指导。”

    王仁祐是真的不懂,皱着眉头问着,言辞之间充满了心虚之情。

    “在京都,没有人敢动你。

    但出了京都就说不清了,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你要做好被人算计的准备,得有些安排才行。

    而这些杂物,在京城不值钱,可是一旦离京,那可是稀有之物,足够你三年开销的。”

    李文望着一脸懵逼的王仁祐,微笑着说。

    “小侯爷的意思是,要我们的人都在杂物船上,以逃避别人的加害?”

    “不!”

    “那这是?”

    “怎么这么笨呢?”

    “那要这船干嘛?愿闻其详。”

    “再想想,好好地想想。”

    “我想不出。”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李文敲着桌子,随口应着。

    而王仁祐却是时而沉思,时而快语相对。

    激动之情写在脸上,阴沉之色穿插其间。

    “怎么没把你笨死呢?

    你要是刺客,你会怎么想?”

    李文淡淡地问着。

    王仁祐望着李文,不假思索地说道:

    “最危险的地方一定是最安全的地方。

    并且,王家多是没吃过什么苦的人。

    所以,人一定在旗舰里。”

    李文收了他这么多财宝,又收了他家闺女,善良的他,是真心不想他出事。

    可眼前这人,竟然笨到如此不可救药的地步。

    他是真不知道这人,是凭啥能守住这么些东西的。

    一声轻叹,朝其招了招手,附耳道:

    “有一招叫虚虚实实,也叫真真假假。

    再说了,世人都能想到的事,那王家会想不到?

    我若是刺客,我一定去找那条看似无人管,实则有重兵保护的船。

    这样一来,你的旗舰,反而没有人注意了。

    当然,也怕那贼傻,你带着人坐二、三号兵船走,定然无事。

    若是你能一路收纸张,一路做生意。

    在经过汉口、巴陵和南海之时,各丢一房人在那之事便能悄无声息地进行。

    若是这样,你王家只要不再图官,那富甲一方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

    王仁祐得了这番计策,那是千恩万谢。

    李文心思,你谢个毛线。

    老子奋斗十八辈子也挣不到的钱,你都给了,我还差这几句话?

    说罢也不与他瞎BB,别了王仁祐,便出来与王宁汇合。

    王宁虽然是哭得像个泪人似的,见李文出来,连忙擦拭掉眼泪,牵过马来,轻声说道:

    “小爷,回去吧。”

    “不!”李文望着她那哭红了的眼睛,轻抚其头,算是安抚。

    小一会儿,又说道:“我们到书斋过夜。”

    于是二人便打马狂奔,直投书斋而去。

    这个时候跟书斋去干嘛?

    王宁百思不得其解,可又不好细问,只好跟着他跑起来。

    到了书斋,李文将收了的财产,交给王圭处理。

    交代完毕,又命他将书每日长五文钱的价格卖。

    这是为什么?

    就算是老到的王圭也不懂,更别说是王宁了。

    王宁更是着急,这自己家的家产,交给这小子,那本是心甘情愿的。

    可是这小子,竟然全数交给王圭去打理。

    而王圭却是朝廷命官,这些财产,说不定被这小老头卖给李世民以换回官位。

    再被皇上安个罪名,给抄家了,那岂不是白费了祖上的恩赐?

    可望着李文那从容的样子,她又不忍阻止。

    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刚到手的财产,转眼即逝。

章节目录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32章 长安纸贵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33章 难道睡一觉就扬名天下了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34章 富贵险中求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35章 奉旨骂人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36章 皇帝嘛有他没他一样过年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37章 老妹你撩汉的手法过时了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38章 王仁祐你给老子滚出来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39章 姑娘过分了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40章 你算哪根葱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41章 给朕一个理由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42章 商人也能参加科举了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43章 希望皇上能卖几分薄面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44章 侯府家臣二品官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45章 凰求凤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46章 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47章 剪径的将军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48章 人红是非多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49章 价值十亿的神器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50章 大唐商务部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51章 左右女侍郎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52章 钱我收了事是不办的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53章 他比尉迟恭强点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54章 不只是打脸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55章 花样表白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56章 天之骄子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57章 调子蛮高的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58章 专治各种不服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59章 幸福怎么说来就来了呢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60章 倾大唐之力也在所不惜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61章 讨论修改大唐律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62章 二凰戏凤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63章 阿飞与长乐公主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64章 这家里的还喂不饱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65章 长乐公主怒闯宁轩村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66章 第一杀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67章 京华四艳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68章 我们一起痛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69章 到底是谁在玩弄谁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70章 我要老公不要脸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71章 真是臭不要脸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72章 专治各种不服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73章 人性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74章 世家的反击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75章 各凭本事活着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76章 朝中暗流涌动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77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78章 人伦之乐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79章 商战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80章 放大镜问世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第81章 公主揉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