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李雨满脸血污从深院中醒来,他不止一次在昏迷中看到这个场景。

    血腥,杀戮。

    他永远都忘记不了,母亲拼死将自己送走的场景,看着母亲被利刃洞穿,他死都不相信这是事实。

    当他回过神来,怀中只剩下母亲留下得一个玉佩,面前天阳市李家一夜之间化作废墟。

    李雨的头颅昏昏沉沉,睁开眼睛率先的看到面前狰狞厌恶的脸:“醒了小子,还挺能抗啊,还能醒过来。”

    李雨吐了口血唾沫,死死的瞪着面前拿着棍子的赤身男子:“张无良,老子就是死,也要拉着你,小小走了,老子就拉着你陪葬!”

    “呵呵,想死老子就成全你!”

    ‘砰!’

    张无良手中的棍子再次击打在了李雨的脑袋上,这一次,他意识到彻底昏沉了。

    脑海里片刻间闪烁着曾经发生的事情。

    当初第一次遇到小小的时候,也是李雨万念皆灰的时候。

    他一度想要了结自己,可是当看到了在垃圾堆里面还努力哭泣的小小。

    她求生的欲望点燃了李雨死寂般的心灵,尚在襁褓中的孩子都能够如此,自己岂能轻生。

    小小的天真烂漫鼓舞着李雨,让他觉得这就是上天指引自己天使。

    可是上天却给他开了个玩笑。

    小小患有先天性的白血病。

    为了救小小,他入赘了苏家,拿到了十万块的费用。

    可这次病发却压垮了李雨。

    上午,得到了医院的病危通知书的他,看着上面熟悉的信息还有缴费清单,他感觉仿佛天都快塌下来一样。

    三十万!

    莫说三十万,就连三万块他都拿不出来!

    无奈之下,他只能厚着脸皮再去求苏家。

    而苏家人对着他这个赘婿早已厌恶不已。

    “借钱?你还有脸借钱?”

    “为了这个杂种你花了苏家多少钱了?”

    “告诉你,苏家有的是钱,可是苏家的钱就算是给阿武看病,也不给你那杂种女儿看病!”

    李雨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那句话。

    阿武,不过是泰迪犬而已。

    呵呵,难道人命都不如一条狗吗?

    至于自己的妻子,电话此时完全打不通。

    而且他给妻子带来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无奈之下,李雨只能去张家,那个可能会借给自己钱的人。

    张家门内。

    “张少,我女儿生病了,需要三十万,您能不能……”李雨说话的声音不大。

    张无良淡然的看着李雨:“借钱给你,你能还的起吗?三十万,我就算拉着你去卖,你觉得你又能值几个钱?”

    旁边人说“张少的钱,可是不是大风刮来的,借钱的话,一点诚意都没有,怎么,你的膝盖就这么金贵?”

    张无良饶有兴致的看着李雨:“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就把钱借给你。”

    李雨听得这话,喜怒交加。

    喜的是张无良答应将三十万借给自己,怒的是这个当初小小的张家现在竟然让他下跪!

    当初这张家不过是依附在李家的一个小家族而已,靠李家赏饭吃才能够生存得下来。

    张无良也不过是跟在李雨屁股后面的一个小弟。

    如今竟然让他下跪!

    可是,现在小小躺在医院里面等着救命,如果他借不到钱,小小就得死!

    这些年来,他带着小小入赘苏家,受尽了苏家人的白眼。

    上午苏家人的声音还在李雨的耳边环绕。

    “砰!”

    李雨的膝盖砸在了地上。

    精神的麻木,尊严的麻木。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救小小!

    脑海中的那一缕怒气也被他深深地压在了心里。

    “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曾经天阳市大家族李家的公子竟然也有下跪磕头的一天!”

    张无良狂妄的笑着,旁边的人立即拿手机记录下这一幕。

    “咚!”

    “咚!”

    “咚!”

    李雨的头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响声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面。

    这时,李雨感觉到自己的头上好像压着了什么东西。

    张无良踩在李雨的头上,对着旁边的人摆着姿势。

    “哈哈哈,今日老子将你李雨踩在脚下,将来我张家必定问鼎天阳市!”

    李雨心中都有些麻木了,只要能够借到钱,只要能够救出小小!

    张无良的脚不停地在李雨的头上不停地碾挫,犹如在碾着一只蝼蚁一样。

    李雨的脸几乎贴在了地上,一言不发的看着前面。

    可张无良似乎并不尽兴,对着手下人试了个眼色。

    旁边人瞬间明了,转身离开了。

    张无良倚靠在椅子上,看着下面的李雨。

    李雨缓缓地起身,恳求着:“张少,头已经磕了,请您把钱借给我吧。”

    张无良点燃一支香烟:“干嘛这么着急,李大少爷好不容易来一趟,要是不让李大少爷尽兴,那我多惭愧啊。”

    李雨看着面前冷笑的张无良,心中生起了一丝不安的感觉。

    这时,之前离开的那个人拿了一杯黄橙橙的液体走了过来,放在了李雨的面前。

    张无良高高在上的看着李雨:“喝了它,我就把钱借给你。”

    当李雨看到这个黄色的液体,一股腥臊的味道缓缓散发。

    这是……尿!

    李雨此时气得浑身颤抖,看向张无良的时候,眼神似乎都能够冒出火来!

    张无良轻声一笑:“别说我没给你机会,面前这杯东西可是比黄金还值钱,一杯三十万呢。”

    “你要是把它喝了,这三十万我送给你,不用还了,怎么样?”

    张无良说道最后,表情逐渐狰狞起来,兴奋的看着他。

    旁边的人笑着对刚才那人说:“你小子有福气啊,竟然能让曾经的李少喝你的尿,从今以后你在天阳市都可以横着走了。”

    那人讥笑看着李雨:“李少啊,不够的话还可以续杯哦。”

    “哈哈哈!”

    “神特么续杯!”

    “咋的,你还管饱啊?”

    李雨听着周围的笑声,双眼无神的看着面前的液体,双手止不住的颤抖,大脑一片空白。

    此时,他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是医院的电话!

    “喂,是李小小的家长吗……”

    听完医院的电话,李雨双目缓缓地流出两行清泪,口中轻轻呢喃:“小小……”

    李雨的手缓缓地伸向了前面的那杯黄色的液体,周围的人眼神都兴奋起来了。

    张无良狰狞的看着面前的李雨。

    当李雨抓住那个杯子的时候,张无良不停地呢喃:“喝了它,喝了它!”

    可是……

    李雨猛然抓住杯子,直接朝着面前张无良身上泼去!

    “张无良,我要杀了你!”

    面前张无良正满怀期待的看着李雨,可是忽然就被那一杯尿泼在了身上。

    “握草!给老子弄死他!”张无良看着自己洁白的衬衣被染得骚黄,顿时怒火冲天。

    旁边的人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李雨,真的没想到李雨竟然敢用尿泼张少!

    “弄死他!”

    “我靠!”

    “我淦!”

    拳头如同雨点一样打在了李雨的身上,可是他似乎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脑海中不停地回响着刚才电话里的话。

    “李小小家长是吧,由于你没有及时交清费用,你女儿的分离器已经撤掉,而且她白细胞血症加重,已经不行了,准备后事吧。”

    张无良手中拿着一个钢棍,怒吼一声:“都特么给老子闪开!”

    其余人看到连忙躲开,张无良手中的钢棍狠狠地砸在了李雨的头上。

    “砰!”

    李雨的意识瞬间就模糊了。

    ……

    张家内,张无良看着躺在地上如同死狗一样的李雨。

    旁边人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这……不会是死了吧!”

    “好像……都没气了!”

    周围的打手咽了口唾沫,让他们耀武扬威欺负欺负平民百姓他们还敢。

    可是让他们杀人,他们还是有些害怕。

    张无良表情淡漠:“怕什么,我张家背靠天海集团,即将问鼎天阳市,死个人老子还摆平不了?扔出去吧。”

    打手们面面相觑,但看着张无良淡然的脸色,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最终,他们在夜间将李雨扔在了一处工地上,转身离去了。

    李雨躺在工地上,如同一个尸体一样,鼻息间有着十分虚弱的呼吸。

    夜空中,他胸口的鲜血流落在了玉佩之上,玉佩忽然地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轰!

    李雨昏沉的头颅突然传来了一道清气,令他的意识瞬间清醒。

    紧接着,一道仿佛来自于九穹之上的威严之声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吾乃大唐李天风,曾在世间留下无尽传说,为佑后人,将吾绝学封存在混元玉佩之内,只待吾后人用精血开启。望汝用吾之能力,再创吾之辉煌!”

    大量的信息涌入了李雨的脑海中。

    他感受着这些信息,仿佛如同梦幻一般。

    “混元诀,仙医录,乙巳占……”

    “小小!小小你不能死!”李雨从昏迷中醒来,身体的伤势也被这清气缓解大半。

    刚才的那个仿佛像梦境一样,但是他清楚地感觉到,这是真实的!

    李雨立即起身,朝着医院狂奔而去。

    现在,必须争分夺秒!

章节目录

圣医霸婿第一章小小你不能死!(新书发布,求收藏) 圣医霸婿第二章 换血秘法(第二更,求收藏) 圣医霸婿第三章 张无良来电(求收藏,求推荐!) 圣医霸婿第四章 你是丧家犬(求收藏!) 圣医霸婿第五章 小小中毒(求收藏) 圣医霸婿第六章 四象扶阳针(求收藏,求推荐) 圣医霸婿第七章 谁是凶手(求收藏!) 圣医霸婿第八章 不用,我有人接(求收藏!) 圣医霸婿第九章 证据,我不需要 圣医霸婿第十章 逆子,放开那个男人! 圣医霸婿第十一章 我劝你不要不知好歹 圣医霸婿第十二章 这份合同,签给你看!(求支持) 圣医霸婿第十三章 我与罪恶不共戴天 圣医霸婿第十四章 不信,就打电话问问 圣医霸婿第十五章 这五百万支票你还要吗 圣医霸婿第十六章 你的手,我会剁下来 圣医霸婿第十七章 是谁想当儿子呢 圣医霸婿第十八章 奇怪的病症 圣医霸婿第十九章 隐士高人出现 圣医霸婿第二十章 你的笑话太好笑 圣医霸婿第二十一章 竟然是中毒了 圣医霸婿第二十二章 这个病,我能治 圣医霸婿第二十三章 我若是治好,你给我跪下! 圣医霸婿第二十四章 跪下吧(求收藏啊!) 圣医霸婿第二十五章 不满意,再打!(求收藏!) 圣医霸婿第二十六章 陈镇山的收徒邀请 圣医霸婿第二十七章 支票不能够兑换 圣医霸婿第二十八章 伪造支票,没收 圣医霸婿第二十九章 你给我等着 圣医霸婿第三十章 又有人想当儿子 圣医霸婿第三十一章 死而复生 圣医霸婿第三十二章 交出你的银行卡 圣医霸婿第三十三章 顶替我女儿的功劳! 圣医霸婿第三十四章 别碰她! 圣医霸婿第三十五章 奖励你在旁边看着 圣医霸婿第三十六章 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 圣医霸婿第三十七章 敢碰李少的女人,拿刀来 圣医霸婿第三十八章 都造反了 圣医霸婿第三十九章 谢易云装逼不成功 圣医霸婿第四十一章 我们本就跟他不熟 圣医霸婿第四十二章 寿宴 圣医霸婿第四十三章 你的东西,是假的! 圣医霸婿第四十四章 既然是假的,那就砸了它 圣医霸婿第四十五章 唯一的假货 圣医霸婿第四十六章 超级打脸 圣医霸婿第四十七章 故人 圣医霸婿第四十八章 超级潜水 圣医霸婿第四十九章 让你滚出苏家的别墅 圣医霸婿第五十章 人呢,干他! 圣医霸婿第五十一章 竟敢对李少出言不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