锈迹斑斑的铁门,在黑暗中透着一丝苍凉。

    看到院子里面没有一丝光亮,而且大门是从里面锁死的,江志浩心中更是焦急。

    江志浩现在可是炼神境中期,可以一定距离的夜间视物。

    虽然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也可以不用借助任何光亮。

    如果铁门是从外面锁死的,江志浩心里还能稍安一些,这或许能说明芳姐的生日是在外面饭店庆祝了,这时还没有回来。

    可芳姐家里锁门了,说明芳姐已经回家了。

    那为何还是柳宣的消息。

    退一万步讲,柳宣不到五点就出门来给芳姐过生日了,到现在马上要晚上十一点了,中间差不多六个小时的时间。

    芳姐这么大年纪了,不可能再向年轻人那般,过完生日再去唱歌什么的。

    咣!

    由于担心柳宣的安危,江志浩也不管什么扰民不扰民了,把铁门砸的咣咣作响。

    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是那样的刺耳。

    很快,平房东边的卧室亮起了灯,接着一个妇女的声音想起:‘谁啊,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村委会的,有事找你了解一下,把门打开!”江志浩捏着鼻子,大声喊道。

    而他也听得出来,说话的人正是芳姐。

    “哦!”

    很快,芳姐穿着一身睡衣,肩膀上还披着一件呢子褂子打开了大门。

    “这么晚了什么事啊?”

    芳姐打了个哈欠,手电筒的亮光照着江志浩脸上。

    “是你!”当看清楚来人是江志浩时,芳姐脸上满是震惊,说话也变的结巴起来:‘江,江先生,是你?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柳宣。”

    “你找小柳?”芳姐眼珠转了转:“你找它应该去她家啊?来这里做什么?她又不在这。”

    “是吗?今天不是你生日吗?你还给柳宣打了电话,让她来给你过生日。”

    “哦,我确实给小柳打电话了,可她临时有事来不了。”

    “芳姐,说实话行吗?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也不想让柳宣受到伤害!”江志浩冷着一张脸。

    “小柳真的不在我这里。”

    听到这话,江志浩怒了。

    伸手掐住了芳姐的脖子:“刘芳,我告诉你,如果柳宣受到什么伤害,我会十倍百倍的让你偿还。”

    芳姐被掐的连声咳嗽起来:‘你松手,我快喘不过气了。’

    “说,柳宣到底在哪里?”江志浩手上的力道送了一些。

    “她和朋友出去玩了。”脖子被释放,芳姐大口喘着粗气。

    “哪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我哪里知道,我和小柳从饭店出来,那人就把小柳接走了。”芳姐快速说道。

    “今天是几月几号?”

    “啊?”芳姐迟疑了一下。

    江志浩再次掐住了她的脖子:‘今天不是你生日吗?你连今天的日期都不知道。看来你还是不老实,芳姐,不要考验我的耐性!’

    “我说,我说,你快掐死我了,我想给小柳介绍一个男朋友,怕小柳不来,就骗她来给我过生日,小柳被灌醉了,被带走了。”

    “带去哪里了?”江志浩忍着想杀人的冲动。

    “春华路的豪泰酒店。”

    江志浩一把将芳姐推开,指着她的鼻子:“如果柳宣出了事,你就等着后悔吧!”

    ……

    豪泰酒店,豪华包间内。

    陈业身上裹着浴巾,从洗澡间出来。

    看着心垂已久的美人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心中忍不住的一阵悸动。

    对于柳宣的身子,她已经垂涎很久了。

    此时柳宣已经喝的不省人事,浑身散发着浓厚的酒味,小脸红扑扑的。

    娇艳欲滴的红唇,仿佛能渗出血来。

    陈业把柳宣在床上摆成大字形,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绳索,然后绑住双腿双臂,让其不能动弹。

    然后拿出一把小刀,慢慢割破她身上的衣物。

    大片雪白裸露在空气中。

    “真是天生尤物啊,能和柳宣这等美人共度良宵,就算明天一早死了也值得。”

    陈业感叹一句,然后又觉得不够刺激,想了想,从洗澡间接了一盆凉水。

    哗啦!

    顺着柳宣的脑袋,全部浇了下去。

    “呃……”柳宣轻吟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眼。

    被冰冷的凉水这么一浇,顿时酒醒了大半。

    也很快觉察到了不对劲,这不是自己家,好像,好像是在宾馆。

    想要起身,却发现四肢都被捆绑住,根本动弹不得。

    身上的衣服,也被割成了布条。

    衣不遮体的状态。

    “我这是在哪里?”

    正惊慌之时,一个声音在耳旁想起:‘宣宣,我的大美人,我终于要得到你了。’

    看到陈业,柳宣眼睛里面满是恐惧:‘陈,陈业,你要干什么?快把我放开!’

    想起来了,怪不得在芳姐的生日宴会上,这个陈业居然一个劲的跟自己敬酒,一个劲的为以前的冒犯说对不起,原来是早有预谋。

    看来芳姐也是跟他一伙的。

    “放了你?”陈业嘿嘿一笑:‘这可不行,我好不容易才有这个机会,放了你,这比我放弃中五百万彩票还难,我的大美人,我保证你会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

    说着,一双大手摸了过来。

    “不要……”

    柳宣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这种侮辱,对于在乎名节的她来说,简直比说了她还难受。

    砰!

    就在陈业的大手顺着柳宣的小腹慢慢往下滑动时,一声巨响,吓了他一跳。

    房门开了。

    接着,江志浩走了进来。

    陈业脸上大惊,指着江志浩破口大骂:“马勒戈壁的,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看着床上的柳宣,江志浩心中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了极点!

    他并未搭话,两步跨到陈业跟前,伸手薅住了他的头发。

    “我草……”

    陈业还没骂出口,就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疼的他眼泪都快出来了。

    这还不算完,江志浩右腿膝盖往上一垫,只听见陈业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

    他整个面部,都凹陷了下去。

    口鼻开始往外串血。

    床上,柳宣已经哭成了泪人,她从未收到过这种侮辱。

    江志浩解开绳索,用被单被柳宣遮体,轻声安慰着她:“没事了,没事了。”

章节目录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五十三章 这里面有问题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五十四章 没那么简单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五十五章 洗清冤屈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五十六章 寻找都美竹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五十七章 他骗了我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五十八章 都美竹松口了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五十九章 审判结果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六十一章 无偿转让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六十二章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六十三章 牛二逼宫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六十四章 背后指使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六十五章 特殊身份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洋马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六十七章 三分速射神枪手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六十八章 恶意诽谤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六十九章 两个派系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七十章 亲自上门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七十一章 火爆农家乐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七十二章 嚣张的杜华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七十三章愤怒的江志浩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七十四章 兄弟反目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七十五章 心里没数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七十六章 冲突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七十七章 废物一个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七十八章 中西医术交流会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七十九章 古玩街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八十章 这怎么可能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速之客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八十二章 弹丸之地而已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八十三章 秘密武器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八十四章 挖坑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八十五章 完胜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八十六章 拿把破枪吓唬谁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八十七章 愤怒的老兵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八十八章 心怀不轨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八十九章 高速追逐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九十章 损兵折将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九十一章 秒杀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九十三章 柳宣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九十四章 孩子被劫持了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九十五章 谈判专家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九十六章 砖家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九十七章 小英雄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九十八章 生命源泉——熊猫血!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一百九十九章 昏迷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二百章 互扇耳光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二百零一章 热心肠的芳姐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二百零二章 陈静来采访 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第二百零三章 官方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