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列音的双脚踏上火影岩的那一刻,他就打定了剧透的主意,带土马上就来,留给他剧透的时间不多。

    甚至他就连剧透的难点都想到了。什么能说什么不能,怎么才能既对水门点明来人就是带土,又不让水门怀疑或者以为他只是在胡言乱语?

    总之,只要水门知道面具男居然是他的学生带土,情况肯定大有不同。

    但水门聚精会神,正在飞雷神导雷。

    这可是高科技,出一丁点错误就是两人脸接尾兽玉的局面,列音根本不敢打搅丝毫。

    可带土来的实在太快了!

    列音的嘴都还没张开,水门背后已经出现空间卷曲。

    听到示警,水门豁然转身,旋即看到呈卷曲化的漩涡空间以及黑袍面具男从中信步跨出的一幕。

    水门面色严峻,心情更加严峻!

    实际上他刚才就与这个戴着独眼白底黑纹面具的神秘人有过一场短暂而激烈的交锋,绝对堪称劲敌,却没料到对方居然也掌握了高深的时空间忍术。

    难缠指数倍增!

    时空间忍术是水门赖以扬名忍界的看家本领,造诣之深世所罕有。然而此时此刻,他惊讶的发现对方的时空间忍术精妙还在他之上,甚至超过开发出飞雷神之术的二代目火影,海遁忍者千手扉间!

    空间转移一类的术固然值得重视,但这份令空间卷曲的能力更让他感到莫大的威胁。幸亏看到,不然要吃大亏!

    想到此处水门对列音充满感激。

    他的体术登峰造极,几乎在列音提醒的同时已经挥起苦无,手比脑子还快,精准刺向敌人的头颅。

    在水门转身的这一瞬间,列音继续厉喝:“这个人是我——”

    突然,带土面具中的独眼内猩红色的光芒一闪,列音像被掐住鸡脖,就要说出“的哥哥带土”,被生生掐断。

    紧接着,苦无径直穿透带土虚化后的头颅和手臂,波风水门措手不及,被带土顺势薅住手腕。

    “你的对手是我,另外,到此结束了。”

    伴随带土老阴逼一样的嗓音,空间在“神威”的操纵下开始卷曲,水门的身体亦然……

    这一刻,列音无比强烈希望改变历史。

    带土已经毫无人性,心理极端变态扭曲,道德和情感全都随着野原琳一起埋了。忍界虽然盛产变态白眼狼,但能与他相比的也无非就是漩涡长门和一打七两只而已。

    当列音知道自己就是带土之弟的时候,什么灭族之夜根本就不用再考虑。这个身份过于极品了,带土才是他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所谓“兄弟之情”完全不能考虑。

    因此水门这根大粗腿不能倒啊!忍界之中现如今能克制带土的唯有同样掌握时空间忍术的水门一人而已,就连漩涡长门的轮回眼都奈何带土不得。

    但所有的希望都在带土随意看了一眼之后按下暂停键!

    甚至,这一眼都算不上正经的幻术。

    魂淡啊!好好的你定住我干什么啊喂?

    我只是个大彩笔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不应该无视我吗呕泥浆?

    渺小!渺小到令人头秃……

    列音不能说话不能动,好在能看还能听。

    只见水门当机立断以飞雷神之术在“神威”展开威力之前摆脱。下一刻,列音耳旁刷的一声,愕然发现波风水门竟然没像原时空中那样飞到别处重整旗鼓,而是降落在他身边,手握苦无,严阵以待!

    “水门在我身上留过飞雷神印记?好啊好啊!”列音心中恍然,同时大喜,改变正在发生!

    带土的反应同样神速,水门刚刚挪移他就抖动手腕,袖口中飞出锁链,“哗楞楞”套向水门出现的位置。

    “飞的好快啊,下次我要尽快吸收你。”

    水门沉着以对,无视缠身的铁链,迅速向着四面八方射出七八支飞雷神苦无,然后简单一个飞雷神传送,闪现到列音另一边,随即挥动苦无弹开铁链。

    苦无上传来清晰的触感,“叮叮”的声音也证明铁链确实是实体化的。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情报!

    刚才面具男突然虚化让他的苦无扎了个空,着实吃了一惊,要是对手在攻击时也能保持虚化那就没的打了。

    只见水门向前跨出一步,挡在列音身前。他当然知道列音被对方的瞳术定身了,但现在顾不上,面前的神秘人带给他的是从来没有过的压力,远远不是空具力量的云隐村四代雷影和八尾人柱力这个两人组可比。

    “你也能用时空间忍术?瞬间带走玖辛奈靠的也是这个术吧?你,为什么盯上木叶?”

    火影岩上,一片寂静。

    半晌,带土略微昂起头。

    很简单的一个动作,目中无人。

    他像闲聊天一样随性的站立,随性的说:“硬要我说的话,这是我心血来潮,也是蓄谋已久,既是为了战争,也是为了和平。”

    水门如临大敌。

    面具男这个回答出乎他意料,也让他彻底进入状态,脑海中展开一场快速的分析。

    而带土,他毫不在意的四周看了看,目光扫视水门刚刚布下的飞雷神苦无阵列,却没有任何动作,仿佛一点都不想去拔掉这些钉子,反而“叮铃铃”晃了晃锁链,好奇的问:“你不试试逃跑吗?”

    说话间他的目光转向列音,夸张的手舞足蹈抖动锁链:“啊,我知道了,新嫩的叶子落在地面上,火光不能轻易消失,否则新芽就会被狂风碾碎。只是这样一来,你就被牵制住了,只要我把击杀目标放在他身上的话。”

    列音内心妈卖皮:“有本事你放我说话!看我嘴遁之后水门弄不弄死你?”

    可惜只能想想罢了。他还在和自己的身体做斗争,感觉好像鬼压床,头脑虽然清醒,一时半会动弹不得。

    想靠写轮眼翻盘也无从谈起,身体里有查克拉,但被带土的瞳术钉住,查克拉完全无法流通。

    只见波风水门面无表情:“你说的对。”

    带土抬起左手,握拳,在面前一横:“不,我说的不对。对你而言部下随时都可以舍弃,如果我那么想,就会给你击败我的机会。你是全忍界最狡猾的人。”

    波风水门横眉以对:“你不是个小角色,你是,宇智波斑!不,不可能,他早就死了。”

    “这可不好说,谁知道呢?总之如今九尾已经解放,你的对手是我,木叶村的对手是九尾,你们没有任何胜算!”

    说话间水门一猫腰压低重心,紧接着瞬身术发动猱身而上,带土冷笑着看了看插在四周围地面上的一把把飞雷神苦无,并未贸然乱走,而是抻了抻锁链,在哗楞楞的声响中等待水门自投罗网。

    但水门并没一头冲上去,沿弧线切入的过程种突然展开“闪现”。

    借助飞雷神苦无四散的阵列,他的身影不断瞬移,腾挪和攻击的节奏交替奇快,仿佛三分之一个水门还在左边,三分之二个已经出现在带土背后,叮叮当当的交击声不绝如缕。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飞雷神斩?”

    这是任何大片和特效都无法比拟的震撼,现在近距离呈现在列音面前。

    “这才是真正超凡的力量,我要学这个!到时候拳打斑爷,脚踢带土,生子当如波风……等下?”

    这俩人为啥打成相持了?而且带土完全没有落入下风?

    列音突然愣住。

    激战中,带土并没频繁虚化,而是有节奏的舞动双臂,锁链凌空飞舞,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似乎水门的飞雷神斩全在他的算内。

    然而,这场战斗不应该是水门凭借高超的战斗智慧一气呵成打出一套连招,飞雷神二段+螺旋丸,一波带走教带土做人?

    “我想要改变的不是这个啊喂!水门你的飞雷神二段呢?那么大的螺旋丸呢?我想改变的是结局,是别让带土跑了啊!啊——”

    列音突然感到焦虑。他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菜鸟,就算开了写轮眼恐怕也达不到中忍的战力,打不过斑爷也踢不动带土,所谓的计划更是无比脆弱。

    之所以有自信,其实不过是知道未来走向,开了天眼,以为“我能反杀”。

    现在“改变”真来了,结果把天眼搞没了……

    列音甚至都不知道这是不是向好的方向改变?

    “实力!我要实力!为什么这么菜啊?要求不高,现在要是有个瞬身止水的巅峰模板该多好?冲上去一个别天神搞定!连穿越都穿了也不说给来个“深蓝给我加点”,好歹有个漩涡周旋的系统也好啊!这不已经见证九尾之乱了!”

    列音不得不以一个预备役忍者的能力重新观察战局,重新收集情报。他这一年来得到宇智波一族最好的教育,此时尽数派上用场。

    战场中形势已然严峻!

    水门虽然始终保持攻势不停,但出手相当忌惮,讶异之色更是溢于言表。看起来他还占据主动,但闪现的频率在不断下滑,直接交手的频率快速增高,说明已经需要节约查克拉了,水门的查克拉量极为庞大,但飞雷神斩声威煊赫,过于耗蓝!

    反观带土从容不迫的与水门周旋,时而发出老阴逼式的阴笑,时而突然虚化,任由水门的苦无掠空。

    就连列音这么菜都看得出,带土在等一个时机,所以引而不发。

    偏偏他还不断做出向列音方向突进的假动作,使得水门不得不分出精力准备保护。

    这又招来带土阴阳怪气:“四代目火影,难道你还在指望我去拔掉你的飞雷神苦无?这样的机会只存在于你的幻想中。”

    波风水门目光如炬:“不,最终胜负取决于一击而不是战场上有多少苦无。”

    带土冷笑:“看来九尾造成的破坏还不够大。”

    列音心说你冷笑个鬼!水门你不用保护我啊,带土他敢跟我打嘛?他要是敢跟我打,只需要3秒钟,我就能让他跪在我面前——

    求我不要死!

    只是这样下去水门危矣。

    列音丝毫不怀疑水门的战斗智慧,但是水门太缺剧透了!

    而且他还在周围布下苦无阵。

    战术本身无可厚非,属于水门滚瓜烂熟的套路,但导致了带土并没直接莽——即使贤只有二,也知道要防飞雷神斩。

    结果“飞雷神斩”不奏效,水门已经找不到发动“飞雷神二段”的时机……

    而带土,他至少还有万花筒级别的幻术和正宗木遁两张超级底牌。他的木遁可不是大森林之术和四柱家。

    为什么水门没有放招的时机?列音知道,是因为他啊,是他的出现带来的变化。

    这样下去别说别让带土跑了,水门被带土反杀都有可能,剧不剧透还有什么用……

    一股极强烈的愤懑在列音胸膛中挤压。他想干点什么,但是就算此时解开定身能干点啥?嘴遁能起作用那是建立在水门击败带土这个基础上的,现在就算水门知道面具男是带土,打不过他又有什么用?

    小丑竟是我自己?

    不!我能!还有一件事是我嘴遁可以做到的!

    翻盘!翻盘!

    列音脑中灵光一闪。

    几乎同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面正在起变化!

    在因陀罗的血脉加持下,这股愤懑之情源源不断转化为阴遁查克拉,顺着经脉向头部涌去。一瞬间,他的喉咙处查克拉脉涌,不断冲击着带土的瞳术。

    带土的瞳术,就像一只冰冷的手扼住他的呼吸。

    列音奋力抬起头。

    能动了!

    这一刻万事不管,他只想抬头!随着脖颈处的松动,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居然是宇智波狂笑四杰,也就是穿越之前那一刻所看到的画面,四个神经病各自仰天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

    激战中的水门和带土同时听到列音有节奏的狂笑。带土顿觉不可思议,列音这只土猪怎么可能突破自己的控制?

    假的吧?这不可能——

    只听列音以最真挚的情感咏叹:“我是木叶英雄带土的弟弟宇智波列音,不能做累赘,拖永带妹的后腿!

    为了热爱的村子,我愿意结束自己的生命,就在这火影岩上。

    火光照耀之处,木叶迎风飞舞,永别了——哈哈哈——哈哈哈——”

    宇智波带土缓缓打出一个?

章节目录

狂笑宇智波第一章 当着九尾的面觉醒 狂笑宇智波第二章 帅真的可以当饭吃 狂笑宇智波第三章 只要3秒钟,带土就要跪下求我 狂笑宇智波第四章 水门:我谢谢你啊! 狂笑宇智波第五章 用魔法打败魔法 狂笑宇智波第六章 此人擅长木遁 狂笑宇智波第七章 你的名字,漩涡面麻 狂笑宇智波第八章 木叶村的终极幻术 狂笑宇智波第九章 就这? 狂笑宇智波第十章 团藏:你们宇智波竟无一人伤亡? 狂笑宇智波第十一章 如果我哥还活着,我就给他检查身体 狂笑宇智波第十二章 运输大队长你好 狂笑宇智波第十三章 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眼 狂笑宇智波第十四章 团藏:老夫遇到毕生之敌了? 狂笑宇智波第十五章 卡卡西的选择 狂笑宇智波第十六章 可能是我太优秀了 狂笑宇智波第十七章 请叫我宇智波小五郎 狂笑宇智波第十八章 列音君,初次见面 狂笑宇智波第十九章 尾兽?来啊! 狂笑宇智波第二十章 神农:我觉得你不对劲! 狂笑宇智波第二十一章 火影来访 狂笑宇智波第二十二章 列音:竟然把老子给卖了! 狂笑宇智波第二十三章 火之意志也要PK一下 狂笑宇智波第二十四章 对你应该没什么坏处……吧? 狂笑宇智波第二十五章 咱们是最好的朋友 狂笑宇智波第二十六章 阴遁结界的微小变化 狂笑宇智波第二十七章 拜拜了您呐 狂笑宇智波第二十八章 宇智波实在太努力了! 狂笑宇智波第二十九章 我,神农 狂笑宇智波第三十章 我,神农,打钱 狂笑宇智波第三十一章 怎么的,还住下了? 狂笑宇智波第三十二章 神农:你礼貌吗? 狂笑宇智波第三十三章 阴遁结界的巨大变化 狂笑宇智波第三十四章 神农:你谢谢我啊! 狂笑宇智波第三十五章 木叶下忍参上 狂笑宇智波今天爆更,聊一聊 狂笑宇智波第三十六章 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3/10) 狂笑宇智波第三十七章 对战丸星古介(4/10) 狂笑宇智波第三十八章 魔幻-水中引月之术(5/10) 狂笑宇智波第三十九章 我已竭尽全力(6/10) 狂笑宇智波第四十章 我在木叶驱灵(7/10) 狂笑宇智波第四十一章 二段结界,出击!(8/10) 狂笑宇智波第四十二章 我自己做了一个负面情绪收集系统(9/10) 狂笑宇智波第四十三章 我要双倍快乐(10/10) 狂笑宇智波第四十四章 三代大人,止水冤枉我! 狂笑宇智波第四十五章 真正的友谊 狂笑宇智波第四十六章 这可是我亲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