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魅力不在于如愿以偿而是阴差阳错。“这句话形容你和我正好。当我从餐桌上得知你叫H时,我就知道我们的首遇不是餐馆了。

    要知道这是颗不大的星球,之前是一派荒芜。父亲占领这星球后,母亲用各种种子花了17天日夜不停的撒下种子,就有了这花花绿绿的星球。我不是最大的儿子,也没有想过要继承什么,所以自幼便是散养。什么地方我都去过。最喜欢的地方是医院,虽然背后总有人说我“恶趣味“ 但我只是觉得那是整颗星球最“男孩“的地方。作为一颗被花包裹的星球,这可以说是很好的观光点。可是,生活在这儿不免对我这个标准厌香的男孩很不爽。

    盛夏,医院里,荷花开了,一瓣紧挨着一瓣,从左边起是微粉,中间是渐红,最后是大红。很有层次感,不亏是水墨画最爱的花之一。我挺喜欢看荷花的,因为入眼也不艳也不淡。如果秋天的山丘是被枫叶弄得层林尽染,夏天的荷花也是一种别样的层林尽染。另外,还有一点,隔远看花,花不香。我说过我不喜欢香。

    当太阳的光直勾勾的照着湖面时,水花突然四溅,我一时傻了眼。只见一只手拨开了青绿的荷叶,硬生生将一大片荷叶拽下了水,立在荷叶上的荷花也刹那间消失不见。湖面上也开始不时冒出个头,那头的主人似乎还在嚷嚷着什么,但种种特征很明显地表示有人溺水了。

    没有过多的时间给我思索,我跳进了水里,那双手抓住了我的肩膀大概是因为潜意识那手抓的非常紧,像铁爪一般。我吃力的游着,几乎是喘着气够到了岸。那男孩的呼吸越来越沉,感觉他每呼吸一下都那么费力。我按住了他的胸膛,开始进行急救处理。

    在一股水涌出他嘴时,他终于醒了。我忙扶他起身,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我们各自都显得那么木讷而笨拙。“谢谢你……““没事。“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从简说起。“我叫H,你呢?“我不愿让他知道自己,转身便走了,但隐隐约约感觉到背后有声音。回头看,那男孩挣扎而起,目光中满是谢意。

    结束这回忆又沉沉陷入这饭宴里。原来相比之下那“富贵餐馆“的“首遇“,只能暗自汗颜深觉“虎头蛇尾“了。

    “X问你话呢?!“随着朋友微怒的语气,我回过神来。“什么?““发什么神啊?去房间休息啊!明天出发啊!““去哪?““明天你就知道了啊!“

    明天啊,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