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机场内。

    一行黑衣人不断穿梭在旅客间找寻着什么人,为首的男人只来得及看着划过天际的飞机,一时气闷,甩手把墨镜狠狠摔在地上,很显然他们要找的人已经坐上飞往突尼斯的航班了。

    「怎么会有人会去沙漠渡蜜月?」陆初辰暗暗地咬了咬牙,其实这不是他怒火的引爆点,主要是他怎么也想不通,堂堂楚帮的帮主楚念,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和新婚老公韩厉言丢下楚帮不管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带着楚家老爷子一起去渡蜜月?有人听说过新婚的夫妻带着爷爷去阿拉伯渡蜜月的吗?

    真是够了!他到底上辈子欠了这一家人什么冤债?他只是黑帮的一个小小军师,不是卖命给他们了好吗?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轻快的高跟鞋声响,走到陆初辰的身后戛然而止,女人弯腰拾起了被摔碎的墨镜抿了抿唇,「乱丢垃圾是不道德的行为。」

    陆初辰没好气地回头,看看是谁在这时候还来火上浇油,正想回几句什么,却在看到女人的脸后,没开口。

    「陆先生,你好。」夏晓棠穿着一套律师的职业套装,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口气正式得像是在会见她的当事人。

    虽然陆初辰觉得有人这么正式称呼他有些刺耳,但是该有的礼貌还是要保持,更何况,他和这位夏小姐还有过一次强制性的约会;想到这里,陆初辰更恨楚念和韩厉言俩夫妻了,他们简直就是强迫推销!

    「夏小姐。」陆初辰抽了抽嘴角,还是把自己的一腔怒意都掩盖在笑容之下。

    「我在这里等了你十五分钟。」夏晓棠看了看手表,她不喜欢不守时的男人。

    「请问,我和你有约见面吗?」陆初辰尽量婉转地反问,他记得不久前,楚念作主给他乱点鸳鸯谱,他只和这个女人吃了一顿几乎零发言的晚餐,并没有互留手机号码。

    「你没有,但是厉言和楚念让我来送机,之后我会和你谈谈未来几个月内的事情。」

    「谈什么?」陆初辰听得一头雾水。

    「法律顾问方面的问题。」其实夏晓棠若不是因为前合作伙伴韩厉言的强烈要求,她根本就不会接这份工作,只是盛情难却,再加上他的新婚妻子楚念让她颇有好感,这一个月很谈得来,甚至还一起去喝下午茶,所以她才破例接了黑帮顾问这个工作;而且,楚念担心最近楚帮会和一些不干净的走私事件有牵扯,所以让她一定想办法解决。

    陆初辰只觉得晴天霹雳,这些没良心的人到底要多久才肯结束蜜月回楚帮?

    「然后呢?」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陆初辰继续保持微笑看着夏晓棠,希望她接下来的话,不会让他把墨镜拿回来继续踩得更碎。

    「我将代替厉言的位置,帮楚帮处理接下来的一些『麻烦』,就是我们所谓的暴力违法等事件,当然,酬劳方面我会按照正常的收费标准收取。」夏晓棠自从站在陆初辰的面前,语气就没有过多的波动,完全公事公办。

    「走了还丢个真正的『麻烦』给我。」陆初辰这句话被磨牙的声响盖了过去。

    夏晓棠皱眉,她的耳力很好,当然听到男人对自己的形容,不过不要紧,这句话她迟早会还回去!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谈正事?你知道律师是按照时间计费的。」夏晓棠又再次看了表。

    陆初辰双手自然地插进裤子口袋,露出他招牌的沉思表情打量了夏晓棠许久;好吧,他看得出来,她绝对不是在开玩笑,所以叹了口气伸手拿过她手中的墨镜,转身几步丢进回收桶中。

    「现在吧!」绕了绕手中的车钥匙后,伸手示意属下回到楚帮去修花坛,他刚刚开车出来追人的时候,估计压毁了很多楚老爷子的花草;不过,他是故意的,而且还反覆碾压来着。

    「开我的车好了,你的车已经被拖走了。」夏晓棠说的是陈述句。

    「什么?」陆初辰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刚刚你的车停在违规的位置,基于公民义务,我打电话投诉了,我想你取回来需要一些时间。」夏晓棠的话说得很严肃。

    「你开玩笑的吧?」陆初辰问完这一句就懂了,因为夏晓棠的表情真的不是在跟他开玩笑。

    「很可惜不是,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夏晓棠难得微笑了一下,现在她承认自己是真的给陆初辰找麻烦了,所以说惹到女律师是很不聪明的行为。

    她居然把这种小手段说得这么理所当然,他该不该鼓掌佩服?陆初辰有股很强烈的预感,黑暗将会笼罩他未来的日子,直到他想出可以让夏晓棠消失的理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