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一行白鹭飞上青天。夕阳微风中。

    几个孩童在玩着游戏。鸟叫,笑声构成了一副乡土美景图。

    捉迷藏的游戏,紫烟藏在麦草堆里面,一直没有被发现。紫烟有点沾沾自喜,咧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一不小心地吃了一口麦草,苦哈哈地哭丧了脸。

    四岁的洛紫烟从没想到她会成为孤儿,至少十分钟前没想过。可她不知道,当化国士兵破门而入时,这一切都变成了事实。

    透过麦草的缝隙,她看到了父母接连倒在了血液里,曾经的小伙伴们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但她只能把她瘦弱的身躯紧紧地蜷缩在麦草堆里,对外面所发生的事无能为力。

    一炷香后,外面渐渐安静。小紫烟轻轻的从麦草堆里爬出来,看着曾经的小村庄变成了夜色中的修罗地狱。

    泪水再也抑制不住...

    化齐两国已经打了十年的仗,齐国落败,战败的齐人被化国铁骑屠杀,化国一统天下改名化朝。紫烟的父母都是齐国百姓,也都在这场战争中无辜惨死。

    十年后

    月黑风高,桃花林深处传来阵阵幽香。

    洛紫烟躺在一棵树上,兴趣盎然地望着树下的十数人,嘴角微勾。纤细的手指有规律地轻敲树干。

    每敲一下,树下一行人中便有一具躯体身首异处。十数下后,树下已再无一生物。自始至终,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紫烟从容不迫地翻身下树,把蚕丝收回到枫落锁里,对着化朝禁卫十七骑的尸体微微一笑。虽然稚气未脱却以颇有倾城之姿。

    “仅凭你们又伤不了我,何必急着来送死呢?”空灵的嗓音十分悦耳,久久回荡在桃林之中。

    枫落锁是紫烟师父在紫烟第一次出任务前送给她的,据说是一个神兵,一个专为她而造的神兵。这两年死在枫落锁下的化朝高手远远过百。这使得紫烟在大内的悬赏榜上稳居前三,而枫落锁亦成为了令人闻风丧胆的杀器。江湖上称之为“枫落处,血流染黄枫”。也着实不为过。

    走神间,一道青色的身影自桃林深处缓步而出。

    “师父”。感受到了脚步声,紫烟淡淡的喊道。

    紫烟是在六岁生日那天遇见的师父。温和,亲切。拉起她乞讨完黑乎乎的小手,把她带回了这十里桃林。开始教她武功。从那时起,紫烟就发誓要血洗化朝皇家宗族。

    八年,是紫烟已经跟了师父整整八年。天赋绝佳,八年不知疲惫的苦修使她的功法大成,成就了“江湖第一杀手”的名号。

    “烟儿,这已经是第六批来围剿你的人了。”古熙看着一地尸体微微皱眉。浓郁的血气给桃林增添了几分怪异,桃花瓣落在血液里,映得血红月光都妖艳了起来。

    “去一趟化都吧,杀了那个人,顺便处理一下这件事”

    深夜,化朝边疆。

    初春,东辉山脉山花烂漫。皎洁的月光下,隐隐显出点点灯火,连绵十里。天山共色,震撼人心。

    十里灯火,化朝蓝军。

    是化朝三皇子一手栽培的王牌军队,却因受太子排挤,龟缩于东辉山脉。

    帅帐内,化蓝殇轻抚“曦离”。

    眉目间似又星火闪现。

    帐外,蓝军卫士正在拆卸公事,准备全军迁移。

    “告诉东宫铩羽卫,我回来了!”

    军中的号角吹响,十万蓝军全速拔向宣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