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烈日炎炎,热的连天空中的飞禽都不见踪迹。

    乡间小路旁,坐落着孤零零的一座小木屋,显得十分突兀。小屋主人在路旁摆了一个茶摊,三文一碗,只为维持生计,给过路人解解乏。

    “小二,两碗茶!”一个清灵的声音响起,惊起了昏昏欲睡的二。摇了摇昏睡的脑袋,迷迷糊糊地起身去倒茶。

    一身白衣,那个声音的主人坐到了简陋的木凳上。一把佩剑,一头长发简单的束了起来。她并未刻意地隐瞒性别,腰间挂了一个小巧玲珑的锁,复杂的纹路使锁显得十分怪异。十四五岁的年龄,虽稚气未脱,却已初现倾城之姿。一身侠客装束是她浑身上下都萦绕着淡淡的仙气。

    应该是一个初涉江湖的新人。

    ——————我是紫烟进入化都分界线——————

    宣城,这样一座繁荣的古城。

    自化国出现以来就坐落在了这里。五年前化朝统一,第一任皇帝便将都城定于了此处。五年的发展,使宣城成为了当今天下最繁荣的都城,发达程度前所未有。这里有着上万家店铺,也是所有江湖中人细致向往的圣地。只因为这里高手云集,亦是天山少林寺的总址所在。

    又走了两个时辰,终于来到了城下,紫烟望了望十几米高的城墙,冷不丁地被太阳晃了一下眼。

    人流还在缓缓移动,整个人群都因为高温而躁动不安。这都是入城的人在接受排插。

    在广袤无垠的平原上,这长长的队伍如同一条游龙。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城。

    突然,城墙上的铜钟被敲了五下。巨响回荡在平原上久久不散。

    “三皇子到,开城门!”没有任何征兆,守门的将领突然高声喊道。

    城门前的人们慌忙向两边退去,双膝跪地,原本喧闹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顷刻间,城门中央便空出了一大片的空地,只余紫烟站在中央看着两边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遁着声音望过去,紫烟看见一匹紫色的绝影马遥遥地绝尘而来。

    艳阳映着绝影马的影子越来越近,四周无比安静,只有那马蹄声渐渐放大。

    距离越来越短,紫烟也看清了马上的人。

    一灰色锦袍上绣着六条金龙,一看就知道是极品的丝绸,衬出了他高贵的气质。男人的面部线条如刀削斧凿一般,十分英俊,却使人看了就会心生惧意。冷冷的黑眸深不见底,犹如一潭死水,仿佛看了就能把人吸进去一般。

    从未见过如此英俊的容貌,比起师父甚至都胜了三分,紫烟一阵失神。

    “吁!”绝影在紫烟面前堪堪停住,马上人高居临下地看着她。

    “让开”冰冷的嗓音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紫烟下意识地侧身,回过神,那一骑已经化为一抹紫色远去。紫烟盯着他的背影若有所失。这一眼,就是一生。

    是夜,月光透过高高的宫墙印出了淡淡的影子,四周一片幽静,除了巡逻的士兵轻轻的脚步声再无一丝声响,金碧辉煌的殿堂隐匿在了月光里若隐若现,犹如一个仙境。

    紫烟蹲在皇宫宫墙上,十指轻敲。一抹抹银光乍现,映着月光与血,巡逻的士兵飞速减少。

    一盏茶后,紫烟拍了拍手。顷刻间,数百米的昆仑蛛丝已经尽数收到了枫落锁里。

    起身,紫烟缓步向龙栖宫的方向走去。

    突然,破风声骤然响起,一支来势汹汹的羽箭穿透了紫烟的左肩,血直接溅到了她的脸上。身形立刻极速后退,下一秒,一把铮亮的刀刃就已经朝着她的咽喉袭来。

    出道以来从未遇到过如此厉害的敌。自知不敌,紫烟心里虽惊,却无一丝退缩。

    右手迅速挥出三道蛛丝,挡住剑芒,紫烟转身就逃。一眨眼,紫烟就消失在了墙头。

    化蓝倾没有追上去,他若有所思地看着逃走的身影,心里也是一片震惊。虽然早已知道枫落来到了宣城,但他从未料到堂堂枫落竟如此年轻。

    城南,紫烟捂着伤口坐在地上。

    意识越来越模糊,绝望,不甘。

    从未触摸过死亡。

    紫烟终究是一个孩子,心里十分恐慌。她想师父,想回家。意识越来越模糊,突然脑海里竟然浮现出白天那冰冷的眸子。

    只剩一个念头,她要活下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