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睡了多久,太阳已经斜斜的照进了屋内,灿烂的阳光将整个东宫照得熠熠生辉,紫烟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眼前模糊地映出了一张巨大的脸。顿了一会,紫烟终于迟钝的反应过来是宁若雪又在恶作剧,从被窝里伸出手就着那张脸拍了几下,转了一个身嘴里嘟囔着又想睡去。

    床的另一边侧卧了一夜的化蓝倾好笑地看着这样睡眼朦胧的洛紫烟。还未完全醒来,几撮乱乱的绒毛懒懒地垂在耳边,淡粉色的小嘴不满地微微嘟起。现在的紫烟哪里还有平日里作为杀手凌厉的样子,如同一只无害的小奶猫,化蓝倾的暖意直达眼底。

    盯着床上的人儿看了一会,突然恶趣味升起,俯下身子将嘴附到了紫烟的耳边,狠狠地咳嗽了一声。

    巨大的咳嗽声将洛紫烟瞬间惊醒,忍无可忍地转过身,眯着眼睛大吼了一句“宁若雪你他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巨大的声音将紫烟的头震得发疼。残余的酒力瞬间被激发了出来,脑子一阵眩晕,整个人顿时不舒服的闷哼了一声,闭着嘴巴不再吭声。化蓝倾在一旁强忍着笑,继续沉默地看着紫烟娇嫩的脸。

    那天晚上他重伤了紫烟之后,化蓝倾以为她已经必死无疑了,可寻酒会上枫落女扮男装再次现身着实使他吃了一惊。后来派了铩羽卫一查,才惊觉那另一个人竟是丞相府的二小姐。

    江湖第一杀手枫落突然出现在丞相府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

    他已经跟踪了她整整两个星期,每过一天,他对枫落的赞赏变更多一分,滴水不漏的行为让他一直无法下手。知道昨天晚上才趁着宁若雪跑开后把她抱了回来。

    其实化蓝倾一开始是想通知羽司直接杀人的。可就在他刚刚跨出东宫大门是,却突然想起寻酒会上那个粘着丝丝血迹的绝色容颜,妖异却又圣洁。

    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却以失去了杀她的勇气。神差鬼使地,化蓝倾跟了紫烟整整两个星期。

    傍晚,他都会坐在树上。每当低头看到院子里与宁若雪打闹的她看到。那使百花都暗淡的天真笑颜,听到她清灵悦耳的笑声肆无忌惮,化蓝倾心里就一片满足,从未感到过的暖意漫上心头。

    再也不是为了利益,他只想把她留在身边。

    给她一世欢笑。

    摇了摇头,紫烟终于看清了化蓝倾的脸。

    被突然出现的化蓝倾吓到,紫烟猛地抱住被子往后滚了几圈,蜷在墙角一脸戒备地盯着他,顿时两人一躺一站地僵持了起来。

    一会过后,两人都还是一动不动,四周没有一丝声音。实在忍受不住漆黑的眸子,紫烟不自在的把目光滑向四周,观察了一边自己睡了一晚的房间。

    雪白流苏坠地,将中间的暖玉床围在里面。四方墙上金碧辉煌,黄金做的纹路映出了暖暖的光。仿佛来到了传说中的极乐世界。洛紫烟不禁心里暗叹了一声漂亮

    “化蓝倾?”又过了一会,紫烟率先坚持不住,看着前方英俊的脸上浅浅的笑意,洛紫烟试探问道。

    “太子府?”见到化蓝倾点头,紫烟再次问道。

    化蓝倾微笑着缓缓摇了摇头,然后学着紫烟的样子问了一句,“枫落?”

    虽然早在看到斜在墙角的卿辰剑就知道直接身份暴露,紫烟闻言心头还是不禁跳了跳。见到紫烟不在吭声,化蓝倾笑意加深,继续兴致勃勃地捉弄她,假装正色道:“为何刺杀皇上?”

    那个“乖乖听话”的意图明显得就差明摆出来,紫烟不耐烦的还了回去,“有话快说!”

    闻言,化蓝倾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附在洛紫烟的耳边轻声说道。“你现在在我手里,最好老实点,这间院子周围有数十个大内高手,你也别想逃走了,最好乖乖地听话。”

    性感的低音炮突然在耳边炸响,紫烟从未跟除了师父之外的异性如此接近,顿时心跳加速,整个人瞬间僵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

    见到小姑娘已经完全惊在了原地,化蓝倾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飘然离去,只留下呆住的紫烟独自一人住在后院。

    半柱香过后,紫烟终于回过神,连忙红着脸站起身,心里已经把宁若雪和化蓝倾的祖宗十八代给集体问候了一遍。

    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先观察一下环境。走出房子,紫烟绕着种满了梨花的院子慢悠悠地转了两圈只后,垂头散气的又走了回来,心里默默地把两人的祖宗又问候了一遍。

    “喵的,还真出不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