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狈地站起身,洛紫烟连忙跟上了化蓝倾的步伐。

    不要脸!

    伪君子!

    败絮其中!

    白长了个好外表!

    紫烟远远地跟在后面,凤目含怒,死死地盯着前面雪白色修长的背影。

    这个人怎么就这么不要脸!

    一言不发地走了半个时辰,两人已渐渐的入了深山。小路越来越窄,树木越发茂盛,遮住了为数不多的月关。四周漆黑一片,寥寥几束透过树叶,将四周照得模糊不清。

    但化蓝倾似乎一点也不受干扰,仍然笔直地朝前方走去。

    紫烟磕磕绊绊地在后面跟了许久都没见到化蓝倾所说的神奇的地方,终于忍无可忍的大叫道:“化蓝倾,到底到了没,那破地方怎么这么远,嗷!”

    话还没说完,前面的化蓝倾突然停下了脚步,紫烟的鼻子无可避免地撞上了化蓝倾坚硬的被,顿时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化蓝倾缓缓转身,满脸温柔地微笑看着她。

    紫烟顿时捂着鼻子警惕地往后跳了两步,一脸防备地看着化蓝倾,气势有些不足地说“你,你想干嘛?我就是随便说说。”

    化蓝倾并没有理会,上前把洛紫烟拉倒了身躯,挡住了她所有视线。顿了两三秒,化蓝倾突然侧身,温柔地说道“紫烟,你看看这是什么。”

    今天紫烟早已深深地领会到9了化蓝倾的无耻,满不在乎地说“着杂草丛生的能有……”

    话到一半就刹然而止,紫烟的眼睛瞬间直了,怔怔地盯着前方,目光再也移不开。

    绝美,宏伟,壮观,宛如人世之外的地方。

    前方的峡谷里流淌着一条十里雪白的长河。河流顺着山谷的凹陷消失在了转角处。

    数以百万的白色玫瑰在风中轻轻摆动,微微展开,释放着玫瑰淡淡的清香。

    上百只萤火虫懒懒地停在花上。

    风吹过。

    纷纷飞起。

    花河出现了一片星辰大海。

    化蓝倾轻轻走上前去牵起了目光呆泻的紫烟无力垂下的小手。与她并排而站,迎着微风,面向这片花海。

    月下如勾,月光倾撒在两人脸上。宛如蒙上了一层白纱。化蓝倾抚摸着洛紫烟的手,微微侧头。

    星辰大海之中。

    薄唇相接,玫瑰花再次漾起波浪。

    十指相扣,萤火虫再次飞向夜空。

    洛紫烟琥珀色的眸子里仿佛蒙了一层水雾,一片迷离。

    小雪再次缓缓飘落,落在了两人的肩头。整个世界都定格在了最美丽的瞬间。

    半刻钟后,紫烟突然猛地一把把毫无防备的化蓝倾推开。满脸愤怒地看着化蓝倾。

    “化蓝倾你有病啊!”

    两眼红红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化蓝倾心里一惊,知道还是太急了。毕竟洛紫烟才真正认识自己不到两天。

    每次这么做都会后悔,可每当化蓝倾看到紫烟绝美而又明媚的侧脸时,总会抑制不住的想把她狠狠地揉在怀里。

    正如那半个月的黄昏,满地金黄……

    一番风波过后,也没了看风景的欲望。紫只好烟闷闷不乐的往回走,自始至终都再也没看化蓝倾一眼。化蓝倾自知理亏,一路上也出奇的沉默。

    一路无话,两人回到东宫已是深夜。仆人们都已睡下,两人只好悄然无息的翻墙而入。

    轻轻落地,紫烟正想转身进屋,却被化蓝倾一把拽了回来。

    冷月如霜,梨花林片片雪白的花瓣随风飘落,落在女孩的头顶,紫烟垂着眼帘不敢看化蓝倾,眼圈还是红红的,应该是刚哭过,看得化蓝倾一阵心疼。

    两人就这样沉默地面对面站着,谁也不说话。

    半晌,化蓝倾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摸了摸紫烟的头道“你回去睡觉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