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今晚的月光格外的明媚,把宣城满地白雪照得发亮。

    皇城东宫,梨花林开得灿烂,梨花瓣伴着雪花缓缓落下,在地上铺了一层银白色。

    林子中央,洛紫烟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长裙,紫色的貂皮披风歪歪斜斜的披在肩头。凸现出了紫烟凹凸有秩的身材,雪白色的肌肤若隐若现,让人格外上火。

    裙摆随风飘摆,白色的身影宛如天仙下凡。

    紫烟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手中的玉箫,纤纤十指有规律地跳动,玉箫在她手里仿佛活过来了一般。

    自从回到东宫,紫烟满脑子都是那个花海里深深的吻,那对漆黑而又温和的双眸。

    温暖,和蔼。

    漆黑无比的瞳孔融化了紫烟心中的万年冰雪,仿佛能够包容她的一切任性。

    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

    紫烟在床上躺了半天怎么都睡不着,索性直接爬了起来跑到院子里发呆。

    将玉箫凑到嘴边,悠扬沧桑的声音缓缓地倾泄而出。炉火纯青的技巧让碧海青天发出了绝世的笛声。时而悠扬时而低沉,令人如痴如醉。

    裙摆飘荡,紫烟站的笔直,已经与周围的梨花树融合到了一起,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

    花前月下,笛声为伴,倩影孤立,绝世有佳人。

    苍凉的音调朝着明月流去,光彩坠地,带下的便是这绝世笛声。

    “锵!”隔壁的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道温和的琴声,犹如百里深潭,似安抚,似抚摸,尽力抚平笛声的哀伤。

    “锵,锵,锵。”

    温润阳刚的琴声开始断断续续地应接着笛声的流转。

    渐渐的,琴声跟上了笛声的速度。

    阳刚温润似暖朝,阴柔忧伤似垂月。两股绝世乐音盘旋而上,一龙一凤绕月飞舞。

    真气自体内流出,周身的梨花开始转了起来。不疾不徐,上百朵梨花瓣围着相邻的两个院子中的一点旋转。

    乐曲奏到高潮,笛声突然尖锐起来,歌悲泣血,哀转久绝。

    琴声低沉如砥,雄厚的音浪卷袭而来,拖住了渐渐无力的笛声,两股声音缓缓落地。

    一曲毕,梨花再度缓缓飘落到地上,月光依旧倾洒,仿佛刚刚的绝世仙境从未出现过。

    洛紫烟缓缓垂下双手,脸色苍白的大口喘气。

    碧海青天是师父送的,这首悲歌吟极其耗费力气,就算是紫烟,最后也要靠化蓝倾托住才得以不会刹然而止。

    一墙之隔的院子,化蓝倾沉默的收起了琴,脸阴沉得能滴出水来。抬起头将目光投向隔壁,眼神里竟是无尽的担忧。

    这还是化蓝倾听见过的最为绝望低沉的降歌。

    紫烟,你心里到底是有多苦?

    第二天,当两对黑眼圈对上目光的那一刻,两人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来,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就近许多,昨天的尴尬也再无形间散了去。

    “昨天的曲子以后不能在吹了。”收住笑声,化蓝倾严肃下脸说道。

    “为什么,我还就偏要吹了,天天吹,真的!”洛紫烟想起昨天化蓝倾的所作所为,故意气他道。应该是怕他不信还在最后加了一个真的,化蓝倾直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宠溺地抬手摸了摸紫烟的小脑袋。

    这丫头真的是越来越萌了,昨天忧郁公主人呢?

    为什么?

    因为总是习惯于将切骨的悲伤埋在心里的人。

    不好。

    “走,我再带你去花海玩玩。”

    “那还有什么好玩的?”洛紫烟顿时大为惊喜。

    “没有。”

    “但我们昨天还没有骑马。在花海里面。。”中间故意顿了顿,成功看到洛紫烟瞬间垮下来的小脸,满意地继续说道。

    紫烟一听立马就来了劲,兴奋地大喊大叫。“走吧走吧!我要起小白。”

    小白就是昨天那匹百里挑一的极品绝影马,紫烟赐名——小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