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氛彻底冷了下去,化蓝倾也就不在没话找话。

    两人安静地向花落惜晨深处走去,各自沉寂在心里的世界之中。

    一旁,洛紫烟微微睨着身边的男人,心里特别奇怪。

    怎么朝廷里的其他人都这么忙,就他还天天陪我瞎晃悠?

    至于化蓝倾的感觉……

    我们神勇的当朝太子还沉浸在刚刚紫烟一句“我们”里无法自拔,一脸傻笑,看得身边的洛紫烟莫名其妙。

    不知走了有多久,转眼间竟到了下午,天渐渐冷了下来,阳光中的暖意也明显弱了下来。走着走着,紫烟冷不丁地打了个哆嗦。一旁的化蓝倾看见了,连忙从“我们”的迷咒中脱离了出来,解下披风递给了洛紫烟。

    接过披风,紫烟看也不看就披到了背上。男人宽大的披风让紫烟的身子显得十分纤细,风把披风吹了起来,在身后出现了一个两米长的白影。

    还是怕天太冷冻到她,化蓝倾牵过小白的缰绳,对着紫烟说了一声就在后者幽怨的目光中牵着马往回走去。

    两人回到相府时已经是傍晚,下人们已经准备好了晚饭,于是化蓝倾直接拉着紫烟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

    化蓝倾的院子就在紫烟隔壁,但院子面积却比紫烟的大了很多。院子里种的也是梨花,化蓝倾好像对白色的东西有什么偏好。

    晚餐总共有十二道菜,色香味俱全,东宫的厨师一看就不是一般的厨师。紫烟上次吃饭都还是昨天上午,肚子早已抗议了许久,于是问也不问就直接做到了主位上狼吞虎咽起来,餐桌上的菜顿时急剧减少。

    化蓝倾到也不着急,从容的在洛紫烟身边坐下,根本不动筷子,只是一脸笑意的看着紫烟吃的满嘴都是。

    半个时辰过后,紫烟在化蓝倾逐渐惊异的目光当中结束了晚饭,一脸满足地斜靠在椅子上,斜着眼看着化蓝倾,微微不好意思道“我从小就吃得多。”

    “没关系,你想吃多少我这里有多少。”化蓝倾不以为然,抬起手用手帕轻柔的擦了擦洛紫烟的嘴角。

    “你天天都这么闲的么?”紫烟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化蓝倾心中对于紫烟的戒备感到好笑,故意凑进了身子很不要脸地说道“我还不是因为你才闲下来陪你的。”

    “去去去。”

    洛紫烟坐在凳子上假意用手打了他一下,眼里满是笑意。

    化蓝倾闪了过去,伸手摸了摸紫烟的头,道“好了,等会陪我去一趟皇宫参加皇后的生辰。”

    紫烟闻言顿时心头冷笑,刚刚而来的温暖极速褪去,化蓝倾花了两天时间果然要开始利用自己了。

    随即冷笑道“太子殿下武功盖世,难道还需要我这一介女流来保护?”

    化蓝倾闻言先是一愣,随即立刻听出了紫烟话里的火药味,顿时失笑。

    “放心,不是让你去杀人的。”

    “噢?那还是让我去享乐的?”

    “你就当是去皇宫里玩一玩就好了,不用紧张。”化蓝倾笑着说,语气真诚无比。

    洛紫烟狐疑地看着化蓝倾,显然并不相信他说的玩玩而已。

    然而,与此同时。皇宫之中正在大张旗鼓地张罗着皇后娘娘的生辰,整个皇宫都装上了灯笼,一众朝廷一品大员源源不断地前来庆生,早已超过了一个皇后生辰的规模。

    说来也是的确,由于当今化朝的皇帝并不是高祖,只是一个坐享哥哥千辛万苦打下来的天下的一个庸君。所以早已被他那几个能干儿子搞得被迫远离权利中心,所谓皇帝的称号早已名存实亡。

    没有最高权利的约束,现在朝廷便分成了三大势力。第一个就是化蓝倾统领的一众年轻官员。然后便是是化蓝殇十万蓝军和众多将领。

    但现在最为强势的,却反而是一众朝廷元老力挺出来的闲散皇子定王。

    这个人没什么本事,即使当上了皇帝也只是个傀儡罢了。

    这也是一众老臣支持他的主要原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