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日未见的宁若雪突然出现在身后,让紫烟愣了一愣,明显没料到她会出现在这里。气氛安静了几秒,紫烟连忙回过神恶狠狠地说“没被你害死让你失望了。”

    若雪闻言很不自然地笑了两声,大言不惭地道“这也不能怪我,我只是听到解天门起火了去凑凑热闹而已,没想到你就不见了。”

    “呵呵。”

    若雪见到紫烟根本不吃这套,连忙补充道“那也不能怪我呀,谁叫你一杯倒。”紫烟被戳中硬伤,登时恼羞成怒,干脆扭过头去无视了宁若雪。

    又一位千金站到了台上,若雪哭丧着脸道“我是五个之后上,但我还什么都没准备,肯定要被别人碾压了。”

    说罢就昂头等着紫烟安慰她,紫烟却压根不接话,仍然全神贯注地看着比赛。

    宁若雪昂了一会头自讨了个没趣倒也不生气,巴巴地凑过去继续道“紫烟你现在住在哪啊?”

    “东宫。”紫烟头也不抬地道,表示并不想理她。

    下一秒,一口茶就喷到了紫烟脸上。“你,你现在在化,化蓝倾那?”

    紫烟拿着袖子默默擦了擦脸,尽力保持了一个笑容,微笑着抬起头温柔地注视着若雪咬牙切齿道“宁若雪你又皮痒了是不是?”

    “哈哈,紫烟我还要去准备节目先不跟你聊了啊。”望着宁若雪落荒而逃的背影,紫烟无奈地摇了摇头。

    知道了宁若雪十分平安,紫烟一直担心的事终于放下来了,心里也是十分高兴,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了几丝笑容。

    如果宁若雪那天晚上出了什么意外,紫烟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就在若雪刚刚离开不久,化蓝倾的声音就从紫烟身后穿了过来。

    “什么事啊这么高兴?”

    紫烟闻言慌忙回过头去,见到化蓝倾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自己身后,正一脸微笑着看着自己。

    “你刚刚去哪了?”无视化蓝倾的话,紫烟好奇地问道。

    化蓝倾习惯了紫烟的选择性耳背,漫不经心地答道“在院子里发现了一点不好的东西,去清理了一下。”语气十分随意,仿佛只是去散了散步。

    顿了一会,化蓝倾突然附到紫烟耳边压低声音道“扶我坐下。”

    紫烟知道化蓝倾从来都不喜欢让人扶,这么说肯定是有什么原因,连忙上前去扶他的手臂。

    “啊。”

    紫烟刚刚碰到他的手臂,就看到鲜红色的血液流到了手上,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皱着眉头看向化蓝倾,问道“怎么回事?”

    化蓝倾的右臂上竟有一道三寸长的刀口,显然是刚刚在院子里受了伤。化蓝倾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低声说道“等会宴会结束直接往城外跑,化蓝殇的蓝军估计已经控住了宣城全部通道,我们回不去东宫了。

    ”化蓝殇?蓝军?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紫烟在原地愣住了三秒。

    “化蓝殇控制了宣城?”,回过神来,紫烟顿时失声道,连忙用手捂住嘴,对化蓝倾做了个手势表示了解。

    化蓝倾似乎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紫烟你还是回丞相府吧,这一趟可能要去两三个月,特别不安全”

    “不。”紫烟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化蓝倾听到紫烟果断的拒绝眼睛猛地一亮,开心地说“好,等会一结束就跑,直接从东门闯出去。”说罢便再也不看紫烟一眼,假装兴致勃勃地看起了表演。

    就在台上又过了三个人之后,紫烟眼尖地看到了若雪走了上来。

    明眸皓齿,肌肤胜雪。脸上全然没有了平时的嘻嘻哈哈,温柔而又婉约。手里拿着一把琴,走到了长宁公主的身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