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若雪屈膝坐到了地上,拿出了一把木琴放在了膝盖上。

    琴身修长,上面雕刻着复杂的花纹。桃花木制成的古琴散发出了淡淡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坐在地上的宁若雪在拿出琴的那一刻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出尘的气质令她仿佛与古琴容为了一体。仙气缓缓地自周身释放而出。

    白衣似雪,宛若天仙下凡。

    久,真的很久。

    久到两边的人都开始见见骚乱了起来,宁若雪还是闭着眼睛抚琴,整个人的气息都已消失不见,与琴容为了一体。

    第一根,第二根,第三根!

    终于,在触摸到第四根弦的时候宁若雪突然动了。

    食指一牵,单独的一声虚幻的琴声凭空而出,周围登时安静了下去。

    紧接着宁若雪十指飞舞,似在远方,似在飞翔。

    如梦似幻的琴声飞向耳畔,将紫烟的原先担忧一扫而空。

    原本在一旁闭目养神的化蓝倾听到琴声也猛地张开了眼,震惊地看向了宁若雪的方向,满脸的难以置信。

    消失了二十年,凤鸣古琴终于再现人间。

    琴声似在空中飘扬,旋转,不肯落下。仿佛连高高的苍穹都挡不住飞翔的凤凰。

    琴声中的凤凰飞过了森林,草原。穿过了蓝天,白云。

    恣意妄为的尽情翱翔,飞向自由。

    突然,琴声一转。

    苍凉,浩瀚。

    凤凰飞过了崇山峻岭,终于到了那片广阔的天际。

    虚幻,一望无际。

    原本速度飞快的凤凰在进入了那之后仿佛静止了一般,慢慢地走,永远也飞不到那边的尽头。

    远处看,好像化成了一个极小的影子,在这一望无际的荒茫中缓缓前行。

    最终,琴声悄然而止,永远留在了那片自由的土地

    宁若雪收回了双手,慢慢地抬起双眼漠然地看向四周那些沉寂在琴声里无法自拔的众人,眸子里不再是以往的明亮活泼。不知何时,宁若雪的眸子竟然变成了紫色,紫色当中有着无尽的荒凉。

    紫烟回过神来的时候,宁若雪已经不见了踪迹。

    ——————我是若雪双重人格分界线——————

    “飞翔”,自由的音征服了所有的人,牵起了每个人自由的向往。

    宁若雪之后又上来了三四个人,却不再有一人注意,全部都沉浸在刚刚的震撼之中。表演的人也都心不在焉,显然早已丧失了一决高下的勇气。

    紫烟在听完了宁若雪的弹奏之后,也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欲望,心不在焉的看着舞台中央,心里十分奇怪。

    这小妮子啥时候会弹琴了?她不是说她五音不全吗?

    想去问问身边化蓝倾,那人却又垂着眼眸不知在思考还是在暗暗运功疗伤。紫烟怕影响到他恢复也不敢去打扰他,只好眼巴巴地看着他,难受的将一肚子疑惑咽了回去。

    正准备出去找找宁若雪,化蓝倾却突然道“不要出去,很危险。”

    听到化蓝倾说话,紫烟知道他没在养伤,便顿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张了张嘴又想要问他刚刚的事。

    化蓝倾却像是知道她想要问什么,直接打断了她。

    “那是凤鸣古琴。”

    “凤鸣…古琴?”

    “天下有二琴,南龙北凤,这就是北凤。北凤已经消失十多年了,也不知道这丞相府三小姐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见到紫烟没有听说过,化蓝倾补充道。

    紫烟闻言心里暗暗偷笑,原来您老还不知道宁若雪认识自己啊。不过说来也是,紫烟在丞相府那几个月也从来没有见过宁若雪的这把琴。

    “难道这丫头在自己消失这几天还有什么奇遇?”紫烟疑惑的想。

    不知不觉中,这比赛也步入了尾声。在最后几个人敷衍的画了两笔都下去了之后,这场比赛便彻底结束了。皇后不喜欢宁若雪,没有凭出最后的第一名,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