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会。”化蓝殇直直地看着紫烟的脸,缓缓说道。

    “他的伤势跳下去,必死。”

    月下如勾,紫烟闻言真心笑了,明媚的笑容仿佛使月亮都黯然失色。

    “这么说三皇子殿下还没有探过涯低喽?”

    “什么意思?”化蓝殇紧紧皱住了眉头。

    “就是那个意思啊。我们跳下去,死不了。殿下也抓不住我们。”紫烟笑得越发灿烂,带着学着化蓝倾的样子,欠揍地对着化蓝殇说道。

    说着,紫烟背着化蓝倾缓缓退到了悬崖边,半只脚踏在了空中,随时可以跳下去。

    化蓝殇却仍然面不改色,不慌不忙地说道“为了宁若雪,你不会跳的。”

    “是啊,如果若雪没有给我这个锦囊的话,我还真的不敢跳。”紫烟早就料到化蓝殇会拿宁若雪来威胁自己,不屑的哼了一声,从腰间拿出了宁若雪给的锦囊,对着化蓝殇说道。

    旪夏预能够保我平安,不必担心。

    这是宁若雪留在锦囊里的话。

    紫烟虽然不知道宁若雪为什么说旪夏预会保她,但看到了这段话还是彻底放下了心。

    西凉,当今化朝的第一附属国,兵力强盛。

    化朝为了完全控制住西凉,只好命其送一名皇子来宣城,直到二十岁才可回归。

    而在这期间,如果西凉有一丝谋反之心,那么第一个死的就是质子。而旪夏预正是这个质子,西凉王次子

    化蓝殇听到紫烟这句话,脸色终于沉了下去。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眼里有着无尽的怒火在燃烧。

    他化蓝殇还从未如此被动过。

    都是聪明人,知道无法再阻止紫烟逃脱,化蓝殇自然不会再说什么“你敢跳下去!”之类没意义的话,只是抿着嘴看着紫烟,脑子飞快地运转。

    过了一会,缓缓地移开了目光,转过头对着陈豪吩咐了一声,后者听完后一脸惊异,有些迟疑地应了一声,转身对着身后的大军发号施令。

    士兵们突然见到最高级紧急撤退令,顿时大惊失色。纷纷慌忙地往后退去,如同潮水般纷消失在了山腰上。

    顷刻间,涯边便只剩下紫烟和不知何时醒来,正一脸温柔地看着她的化蓝倾。

    清冷的月光洒在险峻的涯边,映出了二人的影子。白日里下的雪还未完全融化,铺在地上,掩盖了斑驳的地面。躺在地上男人微笑注视着一旁站立的女孩,与夜相应,分外暧昧…

    紫烟扭过头,看到化蓝倾已经醒来,正有些虚弱的看着自己,暗暗松了一口气。走上前蹲下身去关切地问道“感觉怎么样?”

    “!!!”第一次见到如此温柔的紫烟,化蓝倾惊得说不出话来,目瞪口呆地看着紫烟。

    紫烟被看得脸微微一红,扭过头去故作不经意地说道“好好休息一下,等会从这里跳下去。”

    “哦。”强装平静地应了一声,化蓝倾强忍着激动转了个身背对着紫烟,张着嘴,丝毫不顾形象地无声大笑。

    紫烟背对着化蓝倾等了一会,发现化蓝倾一反常态地没有多嘴,忍不住惊讶的回过头去。看到化蓝倾背对着自己闭目养神,浑身上下好像都写着“我在生气”几个大字。

    没有像往常一样拌几句嘴,紫烟的心里竟有一丝不适应。

    不开心地冲化蓝倾吐了吐舌头,也赌气转了过去。

    哼,这个家伙竟然还耍脾气不理自己,也不知道是谁背着他跑了上百里路。

    想到这里,紫烟表示很愤怒。

    而另一边躺着的化蓝倾此时丝毫不知道自己又在不经意间得罪了紫烟,正在无限的心潮澎湃中翻涌着,嘴笑得合不拢…

    休息了大约半个时辰,紫烟站起身走到化蓝倾面前,赌着气,语气很不好地说道“走了,能不能站起来?”

    化蓝倾闻言抬起头,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脸色又变得不冷不热的紫烟,故意说道道“不能,你背我。”

    事实上,化蓝倾现在虽然醒了过来,但伤势还是很重,说起不来也有八成是真的。

    “你!……”紫烟咬牙切齿地看着一脸无辜的化蓝倾,想要一脚踹到那张还挺帅的脸上。

    忍了一会,想到他是为自己受的伤,憋着火蹲了下去。

    “上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