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了化蓝的视线,紫烟浑身瞬间紧绷。右手立马覆上枫落,随时准备全力一击。

    但化蓝殇虽然明显看到了她,却并未做一丝停顿,像是根本不认识她一样,目光依旧缓缓地往前扫去,只留紫烟在原地流了一身冷汗。

    “难道他那天晚上边并没有看到脸?”紫烟心里暗暗道。但很快她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原因只有一个,那天晚上她与化蓝殇对视了一眼,有如此武功的人不可能认不出她女扮男装。

    思考了良久无果,紫烟只好将现在的情况归结为“他是因为不想让那化蓝倾知道所以才不动声色,酒会结束后再作追捕”想到这里,紫烟浑身打了一个寒战。

    “还是皇兄来选吧。”

    早料到化蓝殇会这么说,化蓝倾并未推辞,轻轻颔首,道:“既然皇弟这么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化蓝倾把目光移到了人群当中,似乎在人群中乱无目的地寻找,可只有坐在他旁边的化蓝殇看到了他眸光深处的一丝玩味。

    良久,化蓝倾缓缓抬手,准确无误地指向了洛紫烟。紫烟心里十分无奈,感叹着自己的运气是有多差,正准备起身,想办法如何把若雪也弄上去是。化蓝倾的手却稍微往洛紫烟左边一偏,直直地指向了宁若雪……指尖突然的转向,令宁若雪整个人猛地呆住了。

    忍不住想伸手捂脸,紫烟想这运气也没谁了。

    在在场全部的达官贵人,酒馆老板的注视下,梦游一般僵硬地起身走上了评委席,紫烟赶紧装作一个侍卫跟在宁若雪后面一起上了去。

    在场的人突然看到了两个完全陌生的清秀小生,心里也是大为惊讶,但既然人是太子亲自点的,就也并未多说。

    随着酒会的继续进行,刚刚压抑的气氛也随之烟消云散,周围从新热闹起来。

    评委席上,仆人唤了第三声,宁若雪才从刚刚突发的事件中回过神来。转过头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紫烟,发现她也在看着自己,一脸不快,连忙吐了吐舌头转了过去。

    紫烟看着她,一阵腹诽无果之后,只好转过头去继续观察后院的方向。

    酒过了三寻,台上也只剩“竹叶青”和“女儿红”两种酒了,评委们已经将两种酒喝了三轮都还没有分出胜负。而台上,除了化蓝倾和化蓝殇两人丝毫没有醉意以外,其他的人都已至少也是微醺了。

    洛紫烟头疼地看着正在趴在桌子上睡觉,对周围浑然不觉的宁若雪,思考如何才能不动声色的把她弄下去。

    悄悄抬起宁若雪的手臂,洛紫烟顺势把她扶了起来偷偷地走一点,一点,再走一点。

    紫烟正眼看这要走下台了的时候,一直修长的手突然搭了上来。紫烟迟钝地抬起头,发现是化蓝倾正微笑着盯着她,暖意直达眼底,紫烟感觉自己的心突然漏了两拍。

    “太子殿下。”紫烟微红着脸略微躬身,语气不卑不亢。

    “怎么,这宴会还未结束,你家公子就急着想回去?”化蓝倾温柔地问,声音如同涓涓细流,让人如沐春风。

    “太子殿下多虑了,我家公子只是喝多了之后酒品不太好而已。”身为顶尖杀手,尽管心里一片荡漾,紫烟的语调还是七平八稳,礼貌显得恰到好处。

    化蓝倾的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赞赏。

    “不妨,本太子府里有醒酒药,等会叫下人给你家公子端来一碗。”说着,化蓝倾直接从洛紫烟手里拿过若雪扶了回去。

    紫烟心中无奈,但也只能诺无其事地跟了回去。

    ——————我是紫烟发飙分解线——————

    不久之后,两种酒也分出了胜负。樊哥酒庄的“竹叶青”成功拔得了头筹,周围一片欢呼。

    滴酒未沾的紫烟依旧笔直的站着,但枫落锁已经被拿到了手里。另一边化蓝倾也不知从何处那出了一把七弦抚琴,手也轻轻地覆在了抚琴复杂的纹路上。就在刚刚,后院的黑衣人来到了前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