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怜的宁若雪是被院子里突然传来的叫声惊醒的。刚刚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便看到两柄大刀朝自己砍来。

    紫烟一剑杀掉一个黑衣人,回头朝宁若雪望去。连忙飞起一脚,一个酒杯迅速地飞了过去,撞歪了砍向若雪的两把大刀。一个飞身便将宁若雪捞了起来。

    拉着宁若雪,左手放出几条蛛丝向前开路,飞快地奔向太子府内院住殿的方向。一路上杀了六七个人,两人终于冲了进去。

    关门,上锁。洛紫烟将卿辰剑塞到宁若雪手里,嘱咐了一句“不要出来。”就一个闪身挡在了门外。

    黑衣人还在源源不断的涌进来,鲜血肆溅。不停地有人死在紫烟的蛛丝之下。

    那些达官贵人带来的少量护卫将他们的主人围在了内堂,一起联合起来对抗黑衣人,却越来越明显出现抵挡不住的趋势。

    紫烟凝神细看,有些惊讶地发现这里的黑衣人居然有两百多个,而且个个都是资深的杀手,甚至还有几个内力颇为深厚,远远不是那些护卫所能抵挡得了的。但奇怪的是这些黑衣人虽然势如破竹,无人可当,但却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只是一味地见人就杀。

    看也不看,紫烟突然朝身侧一抓,阴寒无比的内力瞬间将一个企图偷袭的黑衣人震得筋脉尽断,爆血而亡。

    黑衣人的几个首领明显发现了紫烟这个极度危险的人物,立刻分出两个高手朝洛紫烟袭来,身后紧跟着八个黑衣人。

    一声不屑的轻哼,伴随而来的是五条削铁如泥的蛛丝。化成一个几乎看不到的五角星直接朝对面十人袭去。

    没有一丝声音,十人在继续奔跑了几米之后先后散架在地上。

    包括那两个头领,没有一个人碰到了紫烟,除了几丝血溅到了她的脸上。

    鲜血映衬着雪白的皮肤,原本美丽的容貌顿时多出了几分妖艳,显得格外诱人。就连在远处观察紫烟是化蓝倾也是微微一呆。

    紫烟身后的房子里,宁若雪透过窗户看着紫烟,心中不禁大震——她从来不知道原来温和的紫烟还有如此一面。

    那边真正的首领也注意到了这边,周身登时怒气滔天,杀气腾腾,反手挽了一个剑花刺穿了一个侍卫,提着剑就朝紫烟走了过来。

    是了,这就是紫烟早上在后院感受到的气息。此时,紫烟是真的怒了。

    有史以来第一次,堂堂枫落没有主动出击还不断被袭击。

    芊芊十指灵动的跳跃,完美无瑕的双手在身侧微微摆动——落枫九夜!这是江湖第一杀手枫落的成名绝技,为了防止被对方认出,紫烟特意将手背在了身后。

    霎时间,整整九十九条蛛丝出现在了院子周围。

    原来刚刚紫烟在院子里并非是在瞎转,特定的阵型将枫落九夜中的第一夜“九龙戏珠”施展得淋漓尽致。

    双手猛地一收,九十九根蛛丝便先后向中间掠去。

    那首领的剑也定是一件极品,一剑砍到削铁如泥的蛛丝上竟没有一丝磨损。没能砍断,那首领也是一愣,立刻把剑横到身前,挡住了紧随而来的几根蛛丝。

    反身一跃,与紫烟拉开了一段距离,却并未继续进攻,竟然抱了一下拳,喊了一声“兄弟,得罪了。”便头也不回地投入了其他战局。

    紫烟也并未对此感到惊讶,毕竟谁也不想轻易得罪枫落。

    随着首领重新投入战局,两百多个黑衣人越战越勇。那个首领一剑刺穿了王尚书的胸膛同时,他身后的两名黑衣人也七窍流血,到地而亡。

    “锵!”刚刚不知所踪的化蓝倾不知何时来到了内堂,手中的琴古朴而又沧桑,桃花木与天山蚕丝做成了这绝世的琴音。

    那首领听到了琴声后面色大变,甚至超过了见到枫落。“破水温月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