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领脱口而出的名字令那一众黑衣人瞬间神色大变,立刻比了一个奇怪的手势,阵型快速后退,很快就空出来了一大片空地。

    上百个黑衣人显然十分的训练有素,迅速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包围圈,将一干前来赴宴的人围在里面,一百多道冷冷的锋芒正对着圈子中央的化蓝倾。

    由于没有下一步指示,一众刺客也不主动发起进攻,只是浑身戒备地看着他。

    场面一时间陷入僵局。

    表面上依旧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嘴角微勾,化蓝倾修长的双手缓缓覆上了破水温月。十指微蜷,随时准备发出攻击。

    紫烟手抱卿辰剑,悠闲地倚在门口的柱子旁,枫落锁已经收回到腰间,全然没有要出手帮忙的意思。

    黑衣人首领看向枫落的方向,见她的九龙戏珠已经收回到了锁里,明摆着看好戏的样子,不禁暗中松了一口气,随即全神贯注的与化蓝倾对巅起来,双方谁也不肯主动出手。

    一时间,院子里气氛微妙。

    紫烟依旧大摇大摆地靠在柱子上,睨着胆小地躲在自己身后,只敢探出一个小脑袋的宁若雪,满脸黑线。

    她当初到底是鼓起了多么大的勇气才能把那时浑身上下血淋淋的自己捡回去的。

    紫烟特别纳闷。

    前厅,两拨实力明显不相当的人仍然在僵持着。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整个院子仍然安静如斯。

    渐渐的,一众黑衣人突然开始蠢蠢欲动,脚下的步伐微微的移动,蓄势待发。

    突然,就在火石电光之间,被黑衣人紧守住的大门被一脚踹开。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了进来,迅速的挡在了化蓝倾的外面。

    刚刚不知去向的化蓝殇在士兵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手持金弓,一抬手就射出了一支羽箭。

    紫烟站在远处见到化蓝殇举起金弓心中不禁狂跳,见到那支羽箭之后更是脸色大变。原本依靠在柱子上的身体也瞬间崩直,全身戒备。

    应该注意到了洛紫烟的反常,若雪安抚地戳了戳她的手,示意她不要暴露。反手抓住,紫烟继续全神贯注地观察场上的局势。

    只见那支箭瞬间化作一道白芒,一瞬间就到达了那首领面前。武功远远比不上紫烟,化蓝殇自然不可能只射到肩膀。

    如同泉水击石一般,箭已经穿过了他的喉咙。

    随着首领失去了生机身躯轰然倒地,黑衣人已经全然不复刚刚的凶狠,仅露出来的双眼立刻显露出中一片悲凉的情绪。

    “杀!”将领一声令下,身后的军队瞬间一拥而上,手中的刀剑直直地朝着黑衣人刺去,百余个黑衣人瞬间被全部屠杀鲜血流过了整个院子,从头到尾竟没有多少黑衣人有所反抗。

    “何方部队?”覆在琴上的双手并未收回,化蓝倾明知故问道。

    “臣乃慧王殿下的亲卫队。”那个将领连忙单膝跪地,礼貌很是到位,但语气中却无一丝恭敬。

    化蓝倾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嘴,将眼神飘向了别处,紫烟看见如此情形,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园中气氛的微妙。

    这时宁若雪却突然感叹道“这两百个黑衣人竟然就这么被他们的主人舍弃了,也是可惜。”紫烟诧异地回头,一脸迷惑地盯着她。宁若雪却出奇地没有继续说,伸出手指了指院子示意紫烟自己看。

    那将领站起身后却并未将部队带回,反而站到了化蓝殇的身后。

    紫烟顿时心中了然。

    “刺客已退,为何还不快快退去。”再次明知故问,化蓝倾的语气中带了丝丝怒意。

    “贼人方退,唯恐还有危险,陈豪前来保护各位大人,还请太子谅……”话还没说完,化蓝倾就轻拨了一下琴弦,琴声中带了怒意。

    说话声刹然而止,鲜血顿时从那名为陈豪的将领的口中溢出。

    化蓝倾微笑,缓缓抬起手在空中拍了两下。

    寂静之中响起的拍掌声令众人的身体都随着颤了两颤。

    仅仅几息之间,门口便传来了一阵整齐划一的声音。

    滚滚的内力震耳欲聋。

    “东宫铩羽卫护驾来迟,请太子恕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