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八

    自大魏推翻祁凉暴政后,建国至今不过六十载,若谈一句百废俱兴还有些为时尚早,但却早过了战火纷飞,饿殍遍野的年代。

    大魏虽现在重文,但建国时重武,边疆稳固,虽有前朝后裔作祟,但终是早失民心,犹如滔水洪江中一抹浮萍,翻不起什么浪花。

    可正所谓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自邬氏太祖打下江山不过十年便撂了挑子,驾鹤西游而去,传位于刚到弱冠的高祖,高祖性情温和尊崇儒道,倒是少了几分帝王的无情,太祖遂另其长女从旁协助,并封为护国长公主(前朝石将军之妻)。

    这高祖与长公主一母同胞,长公主更是年长高祖十几载,自小便对高祖及为照顾,高祖更是对家姐生态愧疚,两人倒是刚柔并济,让大魏繁衍生息。

    只可怜高祖子嗣单薄,年过五十才老来得子,一时过于高兴撇下了嗷嗷待哺的稚子,未留下只言片语就寻着太祖去了。

    当然更多的是高祖忧国忧民为百姓殚精竭虑了三十年,终是撑不住了。

    百官守着不过刚出生几日的娃娃,各个愁眉苦脸,可是高祖中宫无人,小皇帝生母又身份可怜。

    本就对于女子上朝甚为反感,想着好不容易高祖未过世前,好不容易把长公主给请下去的百官,探讨半月,终定长公主在度出山,辅佐幼帝。

    这边再说月半一行人,刚行至城门口,便见着赵家的一群人守在城门。

    月半偷偷看了两眼,只见那群人说是一群,也不过是四个主子并着五六个下人。

    站在前头的是一个身穿墨绿锦衣约有四十岁的一个夫人,穿戴由为讲究。

    后面跟着一个二八年华的女孩,和一个不到而立的汉子外加两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赵思思拉着月半从马车里跑了下来,刚下车,便看见自己的大伯母,便迅速的松开了拉着月半衣袖的手,然后两只手并在身前,莲步轻移到妇人面前,恭敬道:“大伯母,大哥哥,五妹妹……”

    宋起和月半跟在赵思思身后也一并见了礼。

    趁着赵思思说话的空隙,月半站在马车旁,抬头看着高耸巍峨的城墙,正好一缕阳光穿过城楼尾角射了过来。

    月半眨了眨眼,看着写着燕京二字的城墙上,竟然有些想回故里。

    秦川本就偏远,虽也有些富庶,但比之燕京城,大魏的国都,那还是相差甚远的。

    所以他爹爹才一直让李家往燕京这边发展。

    赵夫人看着时间差不多,面露微笑的制止了玩闹的小辈,“走吧,先回家,有什么话回家再说。”

    月半看了一眼宋起,道了句“夫君照顾好自己。”便同着赵思思蹬上了马车。

    宋起骑在马上看着进了城的一群人,带着余弦跟在后边。

    赵思思偷偷拉开车窗帘子,笑弄道,“你家这个王八羔子还挺痴情的啊!”

    月半瞪了赵思思一眼,然后拉开车帘子,张了张嘴,用嘴型说道,“回吧。”

    宋起看了会月半,心里头暗笑自己,又不是见不到了,只是让她暂住几日而已。

    他这是魔怔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