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只做殿下的鬼

    “你走吧,本攻并不需要你来守着。”玄澈平静的说道。

    扭头看了看旁边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有些想笑,他好久没听到这么好笑的笑话了。

    忘忧看着玄澈微抽的嘴角,猛地将他推到在地,趴在他身上,准备给他一拳。看着他没有一丝波动的眉眼,幽幽的看着玄澈:“你信也好,不信也罢!”

    玄澈突然翻身将身上的女子压在身下,本来平静无波的桃花眼里似是卷动着漩涡,让人沉逆在一片面无边际的黑暗之中,:“那你可别后悔。”

    玄澈起身,收起一身邪佞,想着突然从自己身下消失的女鬼,更像是落荒而逃。修长的手指捻着纸钱一页一页的烧着,眼神变得幽深幽深,像是一团化不开的浓墨。

    想做什么呢?

    忍不住轻咳了两下:“咳咳……”

    他看着孤零零的躺在棺木里的母后,眼里染上幽森的笑意:“孩儿会让那些人都来给母后陪葬的。”

    门外那些宫女太监,看着殿内一会自言自语,一会在地上翻滚的太子,眼神有些怜悯。

    忘忧回到客栈,脸色有些微红,想着自己竟然被调戏了。

    要不要调戏回来!

    玄澈再次见到忘忧,是在半个月后,自己即将要被送到天机府里。说是跟着国师清修,压压自己身上的煞气~玄澈觉得有些讽刺。

    天机府是南夏大国师的住的地方,在皇城北面,无妄山脉的无妄峰上。无妄峰是无妄山脉最高的一座山峰,被群山环绕。整座山脉瘴气横行,长年无人敢进。

    在南夏的最北边,而跨过无妄山脉,便是北夏。

    正因为如此,南夏与北夏才相安无事多年。

    天机府就矗立在这样一座山上,更显得神秘。

    忘忧一袭黑色长裙,领口微开,一朵朵血红色彼岸花从裙底顺延着开满了整条裙子,斜躺在马车上,长发被一只有暗红花纹的白玉簪松松垮垮的挽着,怀里抱着一只睡着的狐狸。

    一只手拖着脑袋,一只手环着小狐狸。两只玉足裸漏在外,玉足上面挂了几只用红线串着的铜铃铛。姣好的面容一改半个月前的可爱,看着多了些少女独有的妩媚。

    忘忧撇了撇玄澈,自从他上了马车,发现马车上多了个她,愣了一下,就端坐在马车上,闭目养神。

    忘忧盯着一言不发的玄澈。“我叫忧忧,忧愁的忧。你可以管我,”然后突然坐起身,盘腿坐在玄澈对面。“叫姐姐。”

    玄澈睁开眼,极美的桃花眼,认真的看着十四五岁左右的忘忧。仿佛要把忘忧看透一样,“沈如意。”

    忘忧看着玄澈的眼神,噢,不,现在是沈如意的眼神,“你这样看着我,我会觉得你爱上了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是已经爱上自己了吗。

    沈如意怪异的看了一眼忘忧,就不在讲话,接着闭目调息去了。

    过了一会,忘忧听见沈如意的呼吸有些沉重。像是忍者什么。

    随后便咳了起来。

    “在练下去,就要走火入魔了——如意弟弟”

    沈如意黑眸加深,转头看了看忘忧,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你怎么知道。”

    “我能帮你。”忘忧将小狐狸放到一边,嘴角噙着温润的笑意,斜椅在车厢上,双手环在胸口。

    沈如意平静的开口:“条件?”

    忘忧突然温柔的看着玄澈,性子没有了自己记忆之中的跳脱。声音也随之温柔起来,“今天开心,不帮了。”

    沈如意掩了掩眸子里的怒火:“咳咳……”神经病。

    夜色如水,沈如意拿着木棍胡乱的拨着前面的火堆。忘忧隐着身抱着睡着的小狐狸坐在沈如意旁边,也不知道跟在她们身后的那群黑衣人什么时候动手。

    转过头看着沈如意,微微出神:天命,不可乱么?她乱上一乱又如何!

    突然轻笑了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沈如意睁开眼睛,没发现忘忧,眼神里闪过一丝讽刺。

    忍住胸腔中的咳意。

    低头起身却发现自己怀里有只小狐狸,是那个叫忧忧的。

    又看了看四周。发现车厢中出现了两行字:

    条件,将我待在身边,照顾好小狐狸。

    随后两行字体便消失不见。

    “咳咳咳咳……”

    忘忧化作一个普通的青年男子,跟着跟在沈如意一行人身后的黑衣人后面:大白天还穿着夜行衣?都跟了两天了,在不动手黄花菜都凉了。

    忘忧又跟了他们一天,这群黑衣人终于在他们到达无妄山脉的入口处,同时也是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围在沈如意他们驻扎的道路两边的树上,拔开利剑,朝着沈如意在的地方冲去。

    忘忧大吼一声:“护驾!”拖出自己没有刀刃的大刀,在月光下泛着冷清的光辉。

    朝着黑衣人砍去,只听得“唰!唰!唰!”几声,忘忧便肩扛大刀的来到了玄澈面前,后面是一地抱胳膊抱腿的黑衣人。

    沈如意身边的护卫刚反应过来有刺客,刺客就被解决了,有点愣神,又看了看自家太子面前一身布衣的青年男子,即便此男子一脸和气,看上去还有点温柔。

    飞快的集结到沈如意身后戒备的看着他。

    沈如意看着面前这个不听给自己暗示的“男子”对着身后的侍卫们说了句“咳咳……退下吧。”

    便转身看着忘忧:“咳咳……多谢大侠相救,咳咳……不知大侠要去何处?”

    忘忧看着上道的沈如意,眯了眯眼,夜间似乎咳的更严重了。一身的青衣有些松垮,广袖被夜间的风吹得微微作响,衣摆也飘飘洒洒的在空中,露出白色的短靴。

    怀中抱着一团——白白的小狐狸。

    一天不见,眉眼似乎更好看了点,看着她时,死气都少了许多,就是瘦了点,得好好养养。

    瞥着沈如意身后的一颗老树:“我叫大树,无家可归,无处可去,在江湖上混口饭吃,时常饿着冻着,我看公子衣着华贵,体态优雅,随从众多,必是生于大富大贵人家。不知公子能否赏个脸,给小的口饭吃?”

    沈如意看着面前故作无奈伤感,戏精附体的忘忧,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嫌弃,正经道:“既然如此,咳咳咳……大——大树就跟着本宫吧。保管你吃饱就穿暖。”

    沈如意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只是,咳咳咳……可千万不要背叛本宫。”眼神变得幽深,声音凉凉的,激得旁边捆刺客的侍卫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忘忧狗腿的说道:“小的生是殿下的鬼,死是殿下的鬼!”以后都是殿下的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