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你找她的消息,找到了吗?”

    符云生坐在车后座里,身子微斜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颇有些疲累的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还没有,不过下面人之前说看到了一个和那位小姐极其相似的背影。”

    “这么久了还没有动静?继续找。”

    他的声音陡然的变得狠厉起来,听得前面的杰克不由得就一个寒颤,车内也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车子平稳的停在了一豪华夜总会的门口,杰克这时才缓缓开口道:

    “总裁,到了。”

    听到这,符云生疲累的睁了睁眼,然而还没从车子里走出来时候,夜总会的大堂经理见到了门口停放的劳斯莱斯坐骑,立马就一副狗腿模样的迎接了上来,将他们往顶级包间的方向带去。

    刚走进套间里,一股呛人的烟味扑面而来,符云生本能的蹙起了眉头,扫视了一下四周。

    正这时,只见到在角落处有人招了招手,声音清朗道:

    “云生,来,这里。”

    听到是好友韩舟在喊自己,符云生仿佛是一头锁定了猎物的豹子了一般,直接迈开步子朝着坐在一角的好友走了过去。

    然而当符云生还没坐定的时候,突然,包间的门被推开了,老板再一次狗腿模样的陪着笑脸,将一大批年轻的姑娘送了进来,而后默契的关上了门退了出去。

    姑娘们也极其熟稔,一个个仿若花蝴蝶一般落座在了一些中年男人身边,喜笑颜开的劝着酒。

    在这些人之中,林悠然此时显得格外的突兀起来,看到旁边的位子已经纷纷被占了,于是便习惯性的朝着包间的一角走了过去,然而等她刚走到两人的面前时候,韩舟便伸出手来同她摆了摆。

    林悠然看见这模样,赧颜一笑,刚准备离开,此时,只听见一疏冷声音响起道:

    “坐过来。”

    这声音一响起,林悠然的脑子此时嗡的就炸了开,整个人定定的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快点坐过来!老孙没有教过你规矩吗?”

    身后的声音在一度响起,林悠然回过头来,欠了欠身子,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了歉,而后仿若是逃一般的离开了包间里,靠在楼道的转角处,靠着墙,往事此时如同古旧的皮影戏一样,一幕一幕的在脑子里不断的上演着。

    她只感觉到自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至极,身子也跟着不停的往下滑。

    都六年了!为什么,还是逃不掉?!

    她在心中不断想着,眼角也不由溢出一些泪来,而这时候,突然,只听得到一阵脚步声逼近。林悠然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整个人瑟缩的更加紧了。

    然而这时候,她忽然感觉自己是被一道阴影覆盖了住,下意识的抬起头来,此时,只见一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声音疏冷道:

    “你还想躲我到什么时候?”

    听到这,她缓缓的站了起来,直视着眼前的男人。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是对于这个男人的了解程度,林悠然的心中却还是有着满满的把握的。

    如果在这样躲避着沉默,只怕会招来更多的雷霆之怒。

    念及此,她索性就豁出去了,佯装着镇定的模样,嘴角微微勾起,声音冷淡而讥讽道:

    “看来符总是想多了。躲你,我还真没这个癖好!”

    “是吗?”

    男人听到这,挑眉一笑,玩味似的伸出手将林悠然额前散乱的发丝勾到耳后,而后又故意的在她的耳垂旁轻轻刮过。

    感知道面前的女人有些轻微的战栗后,符云生玩弄的兴趣变得更加浓重起来,将林悠然直接抵着墙壁圈到了自己的怀里,而后下巴搭在林悠然的肩膀上,冲着她耳朵吹气道:

    “可我好想你,都六年了,你还要躲我多久。”

    男人的嗓音充满着磁性且十分低沉,在这样昏暗的灯光下有着致命的诱惑。

    话音刚落,林悠然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她不禁有一刻的忘情,声音也随之有些嘤唔道:“你,你是不是喝醉了?”

    “清醒得很。”

    说完,他颓然放了开,眼里却还是有着几分藏不住的怒火。

    “符云生,别提‘六年’这两个字了,也别再这些无聊的话,我们俩个早就结束了。”

    说完,林悠然径直一个转身,就准备下楼。

    然而她的步子还没迈出去的时候,突然,一个强有力的臂膀就将她猛地往怀里一拉,林悠然一个没反应过来,高跟鞋一扭,脚便崴到了。

    她吃痛的一声冷哼,怒目看着眼前的男人,六年前的一幕幕此时又一次排山倒海的涌了上来,顿时间,她只感觉喉头都隐隐渗出一些血腥气来。

    脑中一阵晕眩,她似乎有些呓语般,开口道:“我求你了,放了我吧,我们遇到了相爱了,这一切,都是孽缘。”

    看到林悠然的动作和听到那话语,符云生一下子就皱起了眉头,将女人死命搂在怀里,温声道:“疼不疼?”

    见林悠然不理他,符云生直接蹲了下来,给她细心的查看脚踝,而后叹了一口气,眸子如一深不见底的深潭一般看向她,声音哀伤且颓废道:

    “我苦心孤诣找你六年,我执拗爱了你六年,你告诉我这是我一个人一往情深,我们俩个是孽缘,你怎么就对我这么狠心?

    这样的符云生,倒是让林悠然一下子手足无措来,整个人脑袋里一阵晕眩。

    突然,一阵刺耳的音乐声响了起来,大约过了十几秒钟,林悠然才如梦方醒一般,定住了心神,疏离的向后退出几步,将手机从包包里拿出来。

    刚将手机放置耳旁的时候,一女声第一时间就涌了出来,着急道:“安宁,你这是在哪呢?赶紧回来,嘟嘟高烧。”

    “好好,我马上就来,之后我去找你。”

    林悠然着急的回复着,转过身。跛着脚吃力的就向着前方走去。

    “怎么?这么着急出来卖?一个场子还没陪完,就想着奔另一个场子了?干这行的,就这么没职业道德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