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林悠然迈开的步子顿时就怔住了,回过头来,此时只见得一个妙龄女子踩着一双恨天高婀娜多姿的朝着符云生就走了过来,整个人一条水蛇一般的就缠住了他,而符云生也极其热络,手搂着女人的腰肢。

    看见这一幕,林悠然“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语调甚是讥讽道:“比不得符总这么好的精力,一个场子还没玩完,另一个场子也锣鼓喧天了。”

    看见这女人这么无所谓的模样,符云生顿时间气结。

    这女人,就有这么恨自己?!明明是她先跑开的,凭什么,现在过来立牌坊?!

    想到此,他的眉头一时间紧紧皱成了一个“川”字,将攀在身上的女人冷冷往旁边一推,有些嫌恶的理了理身上的西服,也跟着向着楼下走去。

    杰克了解自己总裁的脾气,因此也从不多话,只掌握着一个合适的距离空间,一路跟随着符云生走了出。

    正在这时,一个瘦矮的的穿着卫衣帽带着鸭舌帽的男人突然的走了过来,趁符云生不注意的时候将手猛地从口袋里抽了出,握着一把水果刀,径直的刺向符云生的背上。

    一刀下去,符云生感觉到了疼痛,倒吸了一口凉气,杰克眼见情况不对,立即飞快地跑了过去扶住符云生,一个回旋踢把行凶的人撂倒在地,用脚将他按在地上。

    正在路边的巡警看到这一幕立马带着其他的几个巡警跑了过来把歹徒抓住拷上手铐,看了一下符云生的伤势,说道:

    “实在不好意思先生,我立马通知队里派车来处理,您看怎么样?”

    “不用,我有车。”

    符云生冷冷的拒绝了后,看向身旁的杰克,道:“我下属会在这里配合你们录笔录。”

    说完,符云生的额头已经渗出细密的汗来,背部的衣服被血染得红一片,脸色唇色也都明显的泛白。

    杰克见状,赶紧从车的储物箱拿出一个医药箱,拿出一些医用品为符云生进行了符单的包扎,但是,眉头却蹙的越来越紧了。

    “司机,送总裁去医院,开车平缓一点,我现在立马来联系那边医院负责人。”

    杰克冷静的说完,随即将符云生扶到了车上,自己则跟随着警察去做笔录。

    来到医院,立即就转到了病房里开始做细密的检查,医生自知道这是不能得罪的主,因此做事上也是尽善尽美,生怕得罪了这A省谁都知道的活祖宗。

    而此时,医院,另一侧。

    林嘟嘟趁着林悠然和彤姐在病床旁睡得正香时候,偷偷坐起来穿上鞋子往花园跑去,一蹦一跳地捉起了蝴蝶,不断的咯咯地笑着。

    正在休息的符云生听到声音看向窗外,不知为何自己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眼神中也显露出了久违的温柔。

    仿佛是感知到了有人在看着自己,小女孩猛地转过头来,那神态模样看的符云生十分的惊讶,眉头此时也是突然的就蹙了起来,似乎是陷入了长久的思考之中。

    小丫头冲他“咯咯”一笑,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吃力的爬上了窗户,然后,陡然从窗户上蹦了下来,疑惑的看着符云生,天真的问道:“叔叔,你是不是也想捉蝴蝶啊!”

    稚嫩的奶音让符云生心里一酥,符云生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对啊!叔叔也想要捉蝴蝶!”

    “我知道叔叔现在不方便走路,可我也捉不到,蝴蝶飞的太高了,我不能帮你捉蝴蝶了,等我长高高了就能捉了。”嘟嘟挠了挠头,笑着说。

    “好!叔叔等你长高了,到时候你再给叔叔捉蝴蝶,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符云生听着这小奶娃的话不由得笑了起来,心想这小姑娘真是可爱极了。

    “我叫嘟嘟!很高兴认识你。”小萌娃笑着,说话前朝着符云生递出手来,道:

    “我妈妈说见人就要这样说,显得有礼貌。”

    她说完,见叔叔一直上下的打量着自己,顿时间又“咯咯”的笑了起来,用手指戳了戳符云生,道:

    “叔叔,你为什么会在医院啊?是不是你做错事了,挨打了?”

    “叔叔这么大怎么会挨打,我这只是···”他说着,不由得顿了顿,而后一副大义凛然模样道:“叔叔这是见义勇为了,因公负伤。”

    “可我怎么那么不信呢,叔叔看起来,可不像是好人。”

    嘟嘟咯咯笑着说着,等符云生反应过来,她已经跑出了好远。

    看到已经跑远蹦蹦跳跳的小女孩,符云生的心中不由生出几分莫名的狐疑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径直摁下拨号键来。

    “杰克,你查一下我住院这个地方一个叫嘟嘟的小女孩。她的照片我已经发到了你的手机里。”

    男人说完,径直的就挂断了电话,脸上的神色却不由得生出几分温和来。

    而这一旁,杰克从宾馆里一骨碌爬起来,按照资料上显示来到了嘟嘟上学的必经之路上,坐在旁边的一间咖啡馆里靠窗坐着观察着。

    等到快要上课的时候,他终于在人潮中看到了照片中的小女孩,于是急忙跑上前去,笑道:

    “嘟嘟,今天怎么这么晚才上学?中午有时间吗?我带你去玩去吃好吃的。”

    “我看叔叔你长得挺好看的,为什么要来骗小孩当人贩子呢?你要是再不走,我就喊人了。”嘟嘟一脸审视的看着他,狐狸眼显得可爱又狡黠。

    杰克听到嘟嘟这样说,顿时一阵语塞,还不待反应过来说些什么,却只见得这个女孩子又一次消失在了人潮里。

    迟疑了一会,他终于还是决定,再度跟了上去。

    也幸亏这个幼儿园的院长和杰克是老相识,他顶着去看望老友谈合作的名义,也如愿以偿混了进去。

    然而在院长办公室坐了还没有一个小时,突然,只见一个女教师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道:

    “院长,我们班出了一些事情,家长都闹过来了,想请您解决一下。”

    “怎么回事?”

    “我们班林嘟嘟,把另外三个小男孩,打伤了,其中一个手骨折了。”

    听到这,院长的脸上顿时就阴了下来,声音冷冷道:

    “怎么又是这个小姑娘?总打架!”

    看着院长这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杰克的眸子中顿时就亮了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