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的敲门声传到符云生的耳朵了。

    大概是之前交给杰森的事情有答案了吧。

    “请进。”符云生沉稳的声音传出,希望杰森的结果不要让他失望。

    “老板。”杰森关上门,走上前鞠躬,说到,“查到了之前刺伤您的人是谁派的了。”

    “谁?”符云生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喜色,却也听不出任何该有被刺杀的愤怒恼火,倒是平静的像一潭死水一样,给人一种沉稳安然。

    杰森不知怎的,从心底里就对符云生生出了敬畏感,可这感觉并不单单仅仅是因为符云生是他的老板,而是打心底里产生的。

    “是很久之前被北安集团拒绝合作的一个商人,不久后那个商人破产了。”杰森不仅又弯了弯腰。

    “这么说那他找人行刺我就是怀恨在心咯?”符云生的目光看向别处,幽深让人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嗯,目前的证据都指向这个说法。”杰森恭敬的回答道。

    “但是那个商人他的家人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我们在调查那日行刺的事,知道事情早晚会暴露,所以现在楼底下,想要和您道歉。”

    符云生听了,勾起唇角,颇有心思的看向远处。

    “哦?是么?现在道歉又有什么用呢?如果我那天真的让他行刺我成功,可能现在他们不会来道歉吧,就该是庆祝了吧?”

    杰森听不出符云生是在嘲讽这个商人的家人事情败露才知道来道歉请求放过,还是只是随便说了一嘴,他跟了符云生这么久,就没有猜懂过符云生的心思。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杰森请示道。

    “告诉他们,让他们离开,他们的道歉,我,不,接,受。”符云生一字一句的说着。

    过了一会儿,杰森回来。

    “怎么了?”符云生冷若冰霜的声音传来,恐怕这事有点棘手,杰森才会回来。

    想当初行刺他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还有今天?既知今日,何必当初?

    符云生微微摇了摇头,即便是当初和那个商人合作,以他的心胸度量,也不可能把企业做大做到国际。

    “商人的家人表示要求和解,他们不肯离开,知道您不接受道歉,就在公司门口跪着哭着请求您放过那个商人一马。”

    “我还是不接受他们的道歉,和解什么的告诉他们别想了。他们既然愿意在那里跪着,那边跪着吧,但是你下楼的时候召集保安,让他们去别的地方跪着,别影响了公司的形象。否则这件事,可就大了。”符云生起身给自己到了一杯红酒,漫不经心的说道,可言语确是十分伤人,寒冷刺骨。

    杰森不禁哆嗦了一下,谁知道他的老板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狠绝,行事也变得雷厉风行了许多。

    杰森感觉一阵头皮发麻。“知道了,老板。”

    另一边,在一旁候着的林悠然不仅打了个冷颤,她觉得符云生做事狠辣了许多,和当初刚刚从父亲林原诚手里接手公司的那个符云生判若两人。

    刚刚接手的他虽然经过很多训练磨砺,但是毕竟是新手,做事沉稳谨慎,凡事留有余地,绝不把人逼到绝境,做事情换位思考,很多时候还是透露出刚经过高等社会磨砺的少年模样,有着棱角,有着朴素的一面,对人温和从容,做事滴水不漏却体谅着别人。

    如今的他做事狠辣决绝,决定的事绝不允许改变,做事不留余地,把伤害他对他没有利益的人逼上绝境,杀鸡儆猴,以儆效尤,做事虽然如旧的沉稳谨慎滴水不漏,但是曾经的那份从容包容温和,和一份体谅却消失殆尽,倒是多了总裁该有的雷利果断。

    “悠然?”符云生的声音传来,倒是少了分冷漠,多了分亲近。

    他的声音将林悠然的远飞的思绪拉了回来,想起来了她是来递交辞职书的,符云生却不同意还当着她的面把辞职书撕掉这件事,不由得之前内心的平静有被愤怒的大潮席卷。

    “你还是不同意我辞职的事么?”林悠然努力平静的面对符云生。

    “是的,我不会同意,不会同意你辞职的。”符云生平静的回答道,他绝对不会同意,不会同意让悠然辞职,让他爱的女人离开他!

    “好啊,可以啊,既然你不同意,那我只好告辞了。打扰了,总裁。”林悠然略带气愤的声音飘荡在空气里,每一句话说得都极慢,有心的人都能听的出这话里的气愤恼火。

    “悠然……”符云生的声音传来,“要一起吃个饭么?我记得你一直喜欢吃……”

    还没等符云生的话说完,林悠然的声音不耐烦的打断他,“抱歉,总裁,我没有时间,打扰了您的好意。”

    没等符云生说话,林悠然夺门而出。可能在符云生面前能这么任性而且夺门而出的人大概只有她林悠然一个人了吧。

    今天真是倒霉死了,辞职书好不容易写完却被他斯成碎花了,我真是倒霉啊。林悠然在心里嘀咕着,脸上是无奈遗憾,不过没想到的是符云生现在已经变了这么多啊,真是……世事沧桑算得上?

    林悠然自嘲了一下,什么时候自己也这么文艺了起来,还突然间冒个文词出来?

    她摇了摇头,却在出办公楼大门的时候在一楼大厅听到了角落里的乞求声。

    这不是那个商人的家人么?还没走么?林悠然疑惑的望过去。

    “求求您了,让我们见一见符总裁吧。”

    “求求您,您再和他说说我们真的想和解,能不能别上法庭啊……”

    “是啊,我们家那个本来做生意就失败了,他也是一时糊涂啊,真的能不能通融通融啊……”

    “求求您了,别上法庭我们怎么做都行……”

    哭喊声一片,让人心塞。

    “抱歉,这是我们老板的吩咐,他不接受任何理由的和解和道歉,只能是……法庭上见。”杰森面无表情的传达着上面那位给他下达的命令。

    商人的家人们哭的更惨了,可无论如何,杰森都不会答应,因为这是老板下达的命令。

    “保安队,将他们带出去。”

    身后的保安队出来将哭喊着的家人们带走。

    林悠然感到一阵心寒。

章节目录